風雲之劍動武林
小說推薦風雲之劍動武林
破旧的屋子里,伏着两条黑影。
朱敏和小七正趴在地上,一人手里提着个黑色的布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忽然就听到小七叫道:“老大!快看!我又抓到了一只!”
朱敏却连头也没有抬起来,仿佛已听得烦了,嘴里嘟囔着道:“云大哥分明就是嫌我碍他的事,居然让我们深更半夜替他抓这种见鬼的东西,还说什么越多越好。”
她抬起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有些昏昏亮了,再看看手里的黑布袋,气愤地道:“这么多总该够了吧,就算是用来吃,也够他吃一顿的了。”
做撒旦的情人 美人憑欄
云笑天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忽然笑道:“我遇到过许多比这还要危险得多的情况,却还是活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欧阳弱舞道:“哦?”
云笑天道:“就因为我这人运气一直不错,总有满天神佛相助。”
欧阳弱舞冷笑,道:“只可惜神佛也总有打盹的时候,这一次只怕就是你倒霉的时候了。”
云笑天笑道:“依我看,这一次要倒霉的人,只怕也未必是我。”
他已看到窗外有一只手伸了进来。
就见一样黑乎乎的东西从这只手里撒开,忽然就黑压压一片飞进了屋子里,落在了地上,到处乱窜。
竟是满屋子的蟑螂。
欧阳弱舞目中忽然充满了恐惧,惊叫着往门外奔去。
可是有人却不肯让她逃走。
忽然人影一闪,本来躺在床上的云笑天已不见了,谁也无法形容得出他的身法之快。
只见两条人影相交一瞬,忽然就顿住了。
云笑天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而欧阳弱舞却已动弹不得,脸色苍白。
满地的蟑螂到处乱跳,有些已跳到了欧阳弱舞的脚下,甚至跳到了她的身上。
欧阳弱舞看着这些可怕的东西在她的身上爬来爬去,一张美丽的脸已吓得毫无人色,身体忍不住发着抖,忽然咬着牙恨声道:“想不到你居然也会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
云笑天笑了,道:“你觉得这手段卑鄙?”
欧阳弱舞瞪着云笑天,紧咬的双唇微微发颤,一言不发。
云笑天悠然笑道:“但我却觉得这才是武学的真谛,武学的最高境界岂非正是不费吹费之力击败一个可怕的对手。”
欧阳弱舞目中恐惧之色越来越浓,甚至还带着些哀求,忽然大声道:“你能不能先把这些东西从我身上赶走?”
云笑天答得很干脆,道:“不能!”
欧阳弱舞已几乎气得哭了,忽然咬着牙,大声道:“我告诉你她在什么地方。”
云笑天已离开了那栋小楼,小楼上远远传来了欧阳弱舞的哭泣声和咒骂声,她几乎已将这世上最恶毒的话都骂了出来。
軟萌甜心:惡魔哥哥太寵我
谁也想不到这个心狠手辣、自视甚高的女人,也会像市井泼妇骂街一般将世上最粗鄙的话都骂了出来。
可是云笑天却一点也不在乎,他的心里简直愉快极了,因为他已经让欧阳弱舞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更重要的是,他也已知道了林语彤的下落。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林语彤,他心里忽然就觉得兴奋极了。
可是他并没有高兴多久,就又陷入了惊骇之中,等到他找到那地方的时候,房间里已空无一人。
林语彤去了哪里,难道又被人掳走了?
云笑天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冰窟。
忽然身后传来刺空声响,夺的一声,一支飞镖钉在了门上,上面还绑着一封信。
云笑天立刻拔起飞镖,展开那封信,只见信上写的是:人已平安,长亭相候。
天已微亮。
长亭在簇拥的柳树间半隐半现,宛若一个害羞的少女。
一个身穿红色衣衫的女子在长亭外徘徊,已不知将脚下的路走了多少遍,一双明亮漆黑的大眼睛瞪得又圆又大,不住地望向柳亭镇入口的方向,透着焦急之色。
这红衣女子正是消失已久的林语彤,自从被人带来了这里,她已在这里等待了快一个时辰。
她等的人当然是云笑天,可是等了许久,却还是没有见到他的人影,她的心里不禁担心了起来。
她刚转过身子,忽然就听到一个令她魂牵梦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了起来。
“你在等我?”
林语彤蓦然回头,立刻就看到了那张在她的梦中已不知出现过多少次的脸,带着既可恨又可爱的笑容,她目中忽然就涌出了说不出的欢喜之色,然后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忽然朝云笑天扑了过去,猛地扑在他的怀里。
云笑天脸上虽然还挂着那种似乎什么也不在乎的笑意,可是目中却露出了说不出的怜惜和自责之意,缓缓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
然后,他忽然就感觉自己手上一阵疼痛,这只手已被人用力地咬了一口。
林语彤用力地咬住他的手,过了很久,才松开嘴,瞪着他道:“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云笑天苦笑着揉了揉那只手,却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林语彤目中忽然闪现出神秘之色,转了转眼珠,道:“是一个人救了我,你猜是谁?你若猜得出来,我就佩服你。”
云笑天叹了口气,道:“你不必佩服我,因为我猜不出。”
林语彤抿嘴一笑,道:“就是胡秀月胡姐姐。”
云笑天也不禁怔了怔,显然也想不到会是她,忍不住道:“她也来了这里?”
林语彤点点头,道:“我也想不到救我的人居然是她。她离开了洛阳之后,就一个人到了这里,想必是为了远避江湖纷扰,却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了我们。”
云笑天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庆幸,还是惋惜。
林语彤忽然道:“她呢?”
踏天爭仙
云笑天知道她说的是欧阳弱舞,道:“她已不能再害人,但我却没有杀她。”
林语彤望着他,目中忽然充满了柔情,目光温柔如水,柔声道:“我知道。”
云笑天道:“我知道你一定知道。”
流氓奇遇記
林语彤叹了口气,道:“她本来可以活得比任何人都要好,却为了那些害人的宝藏而失去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到头来不过一场空,她做的这一切是不是值得?”
没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云笑天也不能,这答案也许只有欧阳弱舞自己知道。
可是欧阳弱舞自己是不是真的知道?
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别人选择的权利,更不能替别人决定。
可是无论谁只要作出了选择,他就同样要为自己的选择而承担后果,无论他的选择是对的,还是错的。
正确的选择迎接欢乐,错误的选择承受痛苦。
只可惜欧阳弱舞的选择似乎并不正确,所以她品尝到的想必也是个苦果。
林语彤又道:“我想她现在一定很后悔,如果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会再选择这条路了,是么?”
云笑天抬头望了望东边已然泛红的天空,道:“无论她后不后悔,都绝不会再有重来的机会,已经发生的事也已无法改变。”
这世上有些事情,只要错了一次,就永远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正如生命,一旦失去,便是永诀。
却也正因如此,这些事情才显得更加重要,也更加可贵。
林语彤忽然轻轻靠在云笑天的怀里,柔声道:“但我若是她,就绝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我知道这世上真正可贵的绝不是财富。”
这世上真正可贵的是什么?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
林语彤当然也有她自己的答案,这答案她并没有说出来,但她相信云笑天一定明白。
云笑天忽然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红日已悄然露了出来,一抹醉人的嫣红温柔地染上她的脸颊,看来就像是一个娇羞的新娘。
四下里安静极了,充满了甜蜜的气息。
谁知林语彤却突然从云笑天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就像是被他身上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似的。
云笑天吃惊地望着她,忍不住道:“你怎么了?”
林语彤嗫嚅着道:“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云笑天道:“是什么事?”
林语彤道:“刚才有个小姑娘来过这里,她居然认得我,还和我说了几句话,又要我告诉你,她已打算留在这地方,让你不必再等她了。”
云笑天知道她口中所说的小姑娘就是朱敏,不禁变了变脸色。
林语彤道:“她怎么会认得我?”
云笑天沉默了半晌,道:“你还记不记得,在悦来客栈门外遇见的那个小乞丐?”
林语彤道:“记得。”忽然惊道:“她难道就是那个小乞丐?”
云笑天点头道:“不错。”
林语彤不禁怔住,过了半晌,才道:“她长得既好看又可爱,却为何要女扮男装假扮成一个满脸灰土的小乞丐?”
云笑天叹了一口气,道:“那只因为她那时只是别人的影子,别人要她做什么,她就只能做什么。”
林语彤忽然就注意到地上也有影子,刚刚升起的太阳将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她忽然道:“这么说来影子岂非也很可怜?”
云笑天道:“那倒也未必。”
林语彤道:“未必?”
鋼琴王妃 流浪小貓
云笑天道:“这世上令人厌恶的影子也绝不少。”
林语彤叹了口气,道:“可是这世上为什么会有影子?”
云笑天道:“因为有光。”
林语彤道:“有光就有影子?”
云笑天道:“没有光,也一样有影子,只不过却没有人能看得见它。”
林语彤道:“看不见的影子?”
云笑天道:“看不见的影子就藏在人的心里,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影子。”
林语彤道:“我不懂。”
云笑天道:“欲望就是人们心中的影子,挥之不去,驱之不散。”
他忽然又道:“有些人的影子是财富,有些人的影子是权力,而有些人的影子却是仇恨。”
林语彤道:“欧阳弱舞心中的影子当然就是财富和权力。”
云笑天叹了口气,道:“一个人若是太贪心,往往失去得就会越快。”
林语彤忽然用眼角瞟着云笑天,道:“那你呢?你难道也有自己的影子?”
云笑天道:“我当然有。”
林语彤道:“你的影子是什么?”
云笑天忽然仰起头看着远方,道:“你也许并不知道,我本来并不相信别人,更不相信情,因为在我下山之前,有一个人用他一生的教训告诉我,这一生绝不能为情所困。”
保安的逆襲 夜幕下的九尾
林语彤目中忽然透着怜惜之色,道:“你一定……”
云笑天已接着道:“但幸运的是,我遇见了你!”
林语彤脸上又浮起了一抹嫣红。
云笑天又接着道:“自从你出现在我的心里,我心中的影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他凝视着林语彤道:“因为你就是我心中的光明,只有光明能让影子显现,也唯有光明才能真正驱散影子。”
林语彤低下头,似已不敢再看他,却忽然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盯着云笑天道:“既然我对你这么有这么大的好处,你是不是该好好报答我?”
云笑天道:“你想我怎么报答你?”
林语彤仰着头,想了想,道:“你是不是应该兑现你对我的承诺了?”
云笑天盯着她看了许久,直盯得她心里有些发慌,却忽然背着手大步走了出去。
林语彤望着他的背影,忽然咬了咬嘴唇,大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说话不算话?”
云笑天头也不回地道:“谁说我说话不算话?只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完。”
林语彤道:“什么事?”
云笑天道:“找到那笔宝藏。”
林语彤咬了咬嘴唇,道:“想不到你也会贪图那害人的宝藏。”
云笑天道:“你错了!害人的从来都不是宝藏,而是人心。”他又接着道:“宝藏为善为恶,只看拥有它的人如何使用。”
林语彤道:“那你呢?你要怎么使用它?”
云笑天道:“无论什么样的宝物,若躺在深山里,便一文不值了,所以我要为它们找一个真正有用的去处。”
林语彤抿了抿嘴,忽然就奔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叫道:“等到你为宝藏找到好的去处,莫要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熱血的心 花弄影
就在他们的身影即将消失的那一刻,旁边的树丛中忽然钻出了两个人影,一个清丽灵秀的姑娘,手里牵着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
朱敏和小七。
小七忽然仰头道:“老大,我们为什么不和大哥哥一起走?”
朱敏痴痴地盯着远方,目中泛着晶莹的光,道:“因为大哥哥还有他自己事情要去做。”
小七道:“那大哥哥还会来看我们么?”
朱敏道:“他……他会的。”说话间,两行晶莹的泪水就如清泉般沿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