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戰王歸來
小說推薦最強戰王歸來
一直潜伏在外面的沐辰,一直找不到可以直接进去的机会,周围到处都是守护的人。
门口不过也就是一个小小的铁门,从这附近进去绝对是不可能的。
網遊傳奇之職業玩家
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防住沈冲他们几个人,这里的所有地方都有无数的人守着,几乎是一两米的位置就有一个人。
沐辰就觉得奇怪了:“这个小地方也能有这么多的人?”
空間之田園農女
天嫁之合
他实在是找不到可以直接切入的地方。
而镇子里面的警告也一直没有解除,看来沈冲他们暂时也没有危险,这是目前唯一可以分析出来的信息。
就在他决定要放弃返回的时候。
这天沐辰很早就从树上醒来,准备收拾收拾自己残留下来的印记,就准备离开了。
突然从阵子外面开过来了几辆车。
他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阵子的铁门居然已经打开,之前的那些守卫也都不见了。
沐辰觉得这是一个契机,他稍微转移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更加靠近大门。
在树上,他看见门口不仅没有了之前的守卫,甚至还有几个衣着正式的人守在门口。
其中居然还有那个长相魁梧的,行为怪异的女人,这一次她转换了自己的穿衣风格,看起来还真的就像是一个正经教练一样。
沐辰看到车上下来了几个人,身上的衣服居然有战区的标志。
看来这是来巡视的,怪不得这里的东西都已经拆掉了。
居然还是连夜拆掉的,这里的人的效率还真不低。
邪少寵妻無下限
沐辰发现,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唯唯诺诺的男人,脸上全是不自信,看着就不像是个领导人。
反倒是他身边的那个小助理,虽然只是一个女人,但是目光如炬,看得人的心里发怵。
甚至有好几次,那男人不停的回头看向女人,直到女人点头,男人才接着说话。
沐辰趁着几个人转身的时间,直接溜了进去。
鐵夫藏嬌 玲瓏絳
里面的场景和之前他们来的时候看到的差不多,完全就是一副普通的小镇风光,不过相比之下可能更加繁华。
四周到处都是叫卖声,吆喝声,还有小孩子在大街上到处玩耍、叫喊,那声音听起来还颇有一些童真的味道。
要不是之前沐辰看到过这里真正的景象,还真的会以为这里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沐辰假装自己只是一个游客,四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不知不觉间居然走到了之前的那个小旅馆。
他眼睛一下就看到了,后花园里还停着那一辆李峰没有开走的车。
难道说他们还没有离开?沐辰心里想着已经朝那扇门走过去。
他将自己的耳朵贴在门上,仔细聆听里面的声音。
除了轻微的有一些桌椅板凳碰撞的声音以外,没有一点人说话的声音。
这让沐辰有些疑惑,按道理来说,有人来检查,或许正好需要住房,这个老板这么贪财,不可能不出来迎接,加上后花园的那个车,一切就变得可疑了起来。
沐辰没有直接开门,而是绕到了后面。
这辆车上的东西全部都在,按照老板贪钱的心态,这些东西早就应该成为他的囊中之物,现在居然能够乖乖的呆在车里,沐辰笃定一定有问题。
他还没来得及走到房门前,刚到拐角处,就听到“吱呀”一声,有人开门的声音。
被遊戲追殺的領主 愛寫書的喵
他赶紧侧身躲了起来。
狼毒花 權延赤
里面确实走出来一个人影,这不像是自己认识的背影。
原本沐辰还以为这是沈冲他们回到这里,准备利用这个车离开的。
这会儿出来的居然是别人,沐辰下意识地认为沈冲他们出事了,这东西被别人占用了。
沐辰看对方鬼鬼祟祟的样子,是不是给看向身后,应该是还有同伙。
他心生一计,直接冲上去,扣住那人脖子,拉着这人转身一看:“你们……”
几号居然空空如也,没有人?!
入骨相思
沐辰收紧了自己的手:“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在这儿?这车跟你有什么关系?”
玄天魔帝 執筆天涯
还没得到这人回答,里面就走出来了一个人。
这不就是沈冲吗?!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两人对视之后,赶紧收起了自己的武器,冲上去互相就是一个拥抱。
但是这个院子实在是太明显了,直接对着大街。
“快进去!”戚耳已经看到了自己母亲的身影。
沈冲赶紧拉着沐辰进去,刚才本来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逃出来的,没想到沐辰居然会出现。
进房之后,沐辰和沐斯年紧紧的抱在一起。
“你没事就好!”沐斯年最近简直就是茶饭不思的,一心都是想着沐辰。
这一点,沈冲完全可以理解,沐家目前只有沐辰一个继承人,沐斯年自然是宝贝的。
“你不是已经跑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沈冲将沐辰拉到自己身边,了解具体情况,“是不是外面又出什么事了?!”
“确实!”沐辰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我回去后没多久,乔勒来找过我,让我告诉你千万要快点回去,第二天我还收到这封信,虽然不知道是谁写的,但内容是差不多的,我想着一定有问题,所以就过来了。”
沈冲拿过来那张纸一看:“黄飞?”
之前在战区的时候,沈冲见过所有上将的笔迹,因为黄飞是个直肠子,追求能力的人,所以他的字有一种独有的苍劲,看着就让人觉得很正直,所以他记得很深刻。
“你是说乔勒也说过这个话?”沈冲不相信地再一次问道,得到的却是沐辰肯定的答复。
黄飞和乔勒之前虽然都不待见沈冲,但也确实没有害过自己,倒是还帮过自己,虽然都是为了战区的利益,尽管都不是单纯为了自己,但也确实心地正直。
要是他们两个人都说了,那肯定有问题。
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他们两个人都给自己发这样的紧急的密函。
沈冲当下将去找卡莎城堡的决定取消,立马改道回去。
几个人出来之后,发现这车根本就坐不了这么多人。
加上戚耳和沐辰,这车的位置就更不行了。
无奈之下,李峰和楚狂人只能选择暂时躲在后备箱。
里面倒是不闷,但是两个长腿长手的人根本就放不下,更不要说两个人了。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踩我?!我的脸都被你踩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