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長生記
小說推薦九天長生記
剑清什么都没有做。
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
只是呆呆的望着。呆呆的望着。
明心心中有愧。到了玉清剑堂之后,便一直低着头,不敢望向剑清。
“你将头抬起来,我要好好看看你。”剑清有些悲伤的说道。
于是明心抬起头,一双眼睛却依旧不敢直视。
“对不起,是我害得剑尘大哥死掉的。”明心低声说道。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无需有愧疚之意。”剑清轻声说道:“我将你叫来并没有其他的意图,我只是想好好看一看,剑尘拼了命也要保住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对不起。”明心再一次说道。
“有些事情,道歉是不能解决的。你若真心觉得对不起,就应该好好活下去。莫要辜负剑尘给你的这条性命。”
剑清说罢,眼圈有了红了起来。她转过头,轻轻擦拭了一下。再转回时,已是恢复如初。
“除了那一句话外,他还有没有提过我?”剑清轻声问着。
明心不愿骗她,也是轻声答道:“没有。”
剑清并不惊讶,凄惨的笑了笑:“看来我在他心中,永远都只是小师妹而已。”
“你知道吗?我喜欢他很久很久了,从我入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明心一怔,有些呆滞的望着剑清。
剑清的双眼,虽也是在望着明心,可眼神有些空洞,显然已是回忆起往事来。
“我不止一次幻想过要嫁给他,可惜那时,他已有了心上之人。我也只好把这份情感压在心底。”
“可是后来,我听说他的心上人,同他人成了亲。而那个人,又是他的好友。”
“从那时起,他就变了,变得沉默寡言,总是一个人暗自出神,彻夜买醉。看他这样,我心疼不已,可师尊却是不准我去安慰,说这是他命中该有的劫,这个劫,只能由他独自去渡。也是那个时候,我知道了,作为红尘剑的持剑者,是需要斩断七情六欲的。做一个无情无欲,无爱无恨之人。”
“我知道他过不去这道坎,我太了解他了。那样一个感情至深的人,怎么可能会斩断七情六欲呢?我知道,他过不去的。”
穿越也消魂:四爺你欠調教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渡过了许多年,没想到,他竟然看开了。我虽是为他高兴,却也是感到忧伤,因为渡过这个劫难,他就要变成无情无欲之人了。”
“好在最后,他依旧没有变成那样的人,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为了别人而丢掉自己的性命呢?”
“好好活下去吧,哪怕是为了他。”
剑清的话,在明心脑中不断回荡着,久久不散。
寒門寵後
出了屋子,明心并未走出多远,便坐在了地上。
仰望天空,他心中感慨万分,觉得自己亏欠剑尘的,实在是太多。
瑶瑶虽未与他一同进到屋中,不过明心的样子,心中也是猜出了几分。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想也是无用了。”瑶瑶轻声说道。
火影之無限潛力
“我知道的。”明心长叹一声。
全球中武 520農民
这时,那少年又是跑了过来,对着明心拱手道:“陆公子,剑魔师叔请你到斩魔剑堂一叙。”
“带路吧。”明心起身,并未多问。
斩魔剑堂。剑魔与剑君都在这里等待着明心。
“小兄弟,坐。”剑魔道。
“二位,不知找我有何事?”明心未坐,站着问道。
“小兄弟,我想知道修罗殿那二人的事情,修为如何?越详细越好。”剑魔道。
明心皱了皱眉,他知晓剑魔的意思。多半是想要瞒着剑无双要下山追拿慧海与血道人。
“恕我直言,那二人修为甚高。一般的大能者都未必会是其对手。单凭二位,胜算不大。况且,剑无双前辈曾言明,此事需从长计议。冒然动手,怕是会吃亏。”
明心不愿见二人去送死。再者说,他当下也不知晓慧海与血道人身在何处。
“不。不。你误会了,我并没想要单独去寻,我只想心中有个了解。 ”剑魔见明心有所误解,连声解释道。
“这样啊。”明心想了想,便将慧海与血道人的修为告知了剑魔。
剑魔听后,皱着眉道:“那血道人的修为我也是略知一二。未曾想这副殿主的修为,竟是比他还要高出许多。看来这二人,当真是不可小觑。”
“不仅如此,这二人还修炼了魔族功法,可以说是完全打不死的人,这个才是最难对付的。”
“这个简单。”剑魔道:“我的斩魔剑,正是其克星。若是被我击中,他们那引以为傲的痊愈能力,怕是要不管用了。”
说罢,剑魔祭出一把又宽又大的巨剑。剑身漆黑,无锋无鞘。
“这斩魔剑,正是为了对付魔族才被打造出来的。说来惭愧,这么多年在我手中,竟是没有发挥其一丝功效。因为如今的九州,想找到魔族实在是太难了。他们若不施展灵气,单论外表,是完全看不出异样的。”
“剑魔师兄,你快将剑收起来吧。”一旁的剑君说道:“这里还有客人在此,你将杀人的兵刃拿出来做什么。”
“我这剑,只杀坏人。这小兄弟又不是坏人,有什么好怕的。”
剑君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而后对着明心说道:“我这师兄,就是这般大大咧咧的性格,小兄弟你莫要往心里去。”
“不会的。”明心道。
“也不知师尊多久才会想好对应之策。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剑魔将剑收了回去,道:“依我来看,这修罗殿的妖人竟敢害死剑尘师兄,此次若不将修罗殿连根拔起,都算不得替师兄报了仇。”
“修罗殿虽是邪门歪道,可其势力,却是不容小觑。你可知,这修罗殿乃是邪道中顶尖的宗门,其地位,可不比我们三千剑阁差。想要连根拔起,不必多想,定会是一番恶战。我想师尊是不会这么做的。伤亡太大。”
“邪道中的顶级宗门又怎样,不依旧是一盘散沙,待我杀了那殿主,余下的人必定会一哄而散。不足为惧。”
“若真有你想的这般简单,可就好了。”剑君道:“你忘了。当年师尊曾与修罗殿的殿主交过手,以师尊的修为都在其手上占到便宜,凭你自己,还想要杀了他?无疑是痴人说梦。”
这二人的性格,截然不同。
想比于剑魔,剑君实在是稳重的多。看起来更有师兄的样子。
“剑尘师兄的仇,一定要报的。可这事亦如师尊所言,需从长计议。当下你就不要再多想了。”
剑君站了起来:“小兄弟,你无需再留在这里,我陪你出去转一转。”
明心点了点头。
亦如剑君所言,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
二人随即出了屋子。在三千山中随意走着。二人走的很慢,仿佛多年老友一样在散着步。
“小兄弟,说实话,我对你很感兴趣。”剑君缓缓道:“我与剑尘师兄相交百余年,他的秉性,我十分了解。能让他付出生命的,除了那位素素外,我从未想过,竟然还会另有其人。而且,还是一位他从未提及过的人。”
说到这里,他望了一眼明心,又道:“看你年岁不大,我不知你与他有着什么样交情。会让他心甘情愿的为你死去。”
“我曾帮他寻到过一株草。天澜仙草。剑尘大哥需要天澜仙草来救素素的命。”
“原来是这样。”剑君笑笑:“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
二人越走越高,越走越是偏僻,最后,来到山顶的边缘处。从这里望去,天上的白云几乎触手可及。
明心还在怔怔出神,一旁的剑君,却是闪电般的出了手,封住明心的灵气。
“你做什么?”
擬態怪物們的遊戲 悲傷之人的絕唱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里的风景不错,将你葬送在这里,也算是件好事情。”剑君笑道:“对了,忘了告诉你,其实我,是修罗殿的人。”
剑君的手,轻轻一推,便是将一动不能动,被封住灵气的明心,推下了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