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秦殤
小說推薦熱血秦殤
方越看着这个越众而出的中年人,猛然产生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他既然占据了这具躯体,自然也拥有了方越所有的记忆,当然明白这个中年人就是东方一叶,但现在的东方一叶仿佛并不是记忆中的东方一叶,而是多了一种让他感觉十分熟悉的味道。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李天一一眼。
白鰱傳
“吼!”李天一化身的巨人一声大吼,大步而来。
“不知好歹的小辈!”李天一狞笑着,一拳砸向地上的东方一叶。
拳未至,一道飓风贯下,封死了东方一叶的所有方向,便是想逃也不可能。他只能承接李天一带着巨力贯下的拳头。
东方一叶淡淡一笑,右手抬起,遥点上空。指处,一声虎啸凭空而起,一只斑斓猛虎凌空跃出,无上的王者气息充斥在天地。
虎为百兽之王,虎啸声处,万兽丞服。而此时东方一叶头顶的斑虎,居然是完全态的先天力量。声动九天,围绕在东方一叶周边的禁锢立刻土崩瓦解。斑虎凌空跃起,化做一道流星,咬向李天一的拳头。
李天一大骇,急忙缩手急退。却见那半空中的斑虎一动未动,只是作势而噬,便如大敌临头一般。
方越眼中闪过杀气,眼中光芒闪烁。
“原来是你!你不姓东方!”
“你也不是方越!”
“你姓姜,你是我千余年里百寻不见的姜氏长女的后人。”
“不错,我便是你的死对头,孟姜女的后人。你也不是方越,你是为求长生而不惜托史假死千古一帝秦王赢政。”
“既知是本皇到来,你还不束手就死!”
“你杀不了我!你用二鼎打开时空大门,借尸还魂,但方越的身体毕竟不是你的,想必始皇的功力最多只能发挥五成吧。”东方一叶淡淡一笑。
“哼,竖子狂妄!本皇的五成功力,又岂是你可以承受的?”
“那你看我现在够不够格!”东方一叶双臂一振,口中发出低沉的啸声,啸声由弱而强,转为隆隆的雷鸣。天雷阵阵,大地抖动,无尽的天地之力在东方一叶的身边集结。
众人皆色变。这已不是人力所为的境界了。
便是半空中的双面妖人也被这隐隐的威压所震摄。
方越脸上露出异色。杀气不减反增。
“你竟然炼化了力量之源,倒是小瞧了你。想不到人世间还有能承受这天地之力的人!”
“我当然不能,但她能!”东方一叶傲然道。话音刚落,一道红光破影而出,一个身形妙曼的少女笑吟吟地出现在东方一叶的身侧,她咯咯一笑,娇声道:“东方大哥不行,但我行!”
原来,当方越那惊天一击出手时,他还尚未将力量控制得十分精细。无匹的巨力将二鼎冲撞在一起,天地之力交锋,将整个血城大殿的四面墙壁尽数毁去。但余力未消,混沌鼎的控制力量出现了一丝裂隙,那枚蕴含着无上能量的力量之源怒射而出,消失不见。
方越初时并不着急,因为他明白,以力量之源所蕴含的能量,世上无人可以承接,纵是落入人手,那人也势必会被这惊人的能量化为齑粉。
彼时,东方一叶因感应到混沌鼎的气息而五内俱伤,盘膝调息,却见一道乌光凌空射来。身边一直关切地护卫他的冰女唐一菲不知厉害,只怕异物伤到东方,迎上想将乌光接下。
东方一叶大惊,他清晰地感受到来物所蕴含的巨大能量,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抗。他欲张口喊住冰女,却觉身体冷若冰霜,全身的肌肉亦被冻住,张不开口,发不出声音。
东方大怒,凝神调动残余的神识之力,就算将神识之海崩碎,亦要从这身体的禁制中挣脱出来。在这生死一瞬,突然,一道红影脱体而出,身影如鬼似魅,迎着那道乌光而去。那女影娇口张开,竟生生将那乌丸纳入口中,半空中一个回转,落在东方一叶的身前。乌光散去,同一时间,东方一叶的禁制消失,他脱身跃起,再看,却是久违不见的鬼灵笑嘻嘻地看着他和冰女二人。
鬼灵再现,冰女亦是喜出忘外。
鬼灵见东方一叶面露不解,这才简短地将来龙去脉说出。却原来,金衣东方自知自己和乌衣东方定有一劫,便一心在神识之海中苦修,研究鬼灵再造之法,百般求索之下,终天让他想到一法,就是牺牲自己庞大的灵力,修补破碎的鬼灵身体,唤醒她的灵识。但如此一来,不但金衣时日不多,鬼灵也无法得到先天灵力,恢复能力,但这样才能保有一丝希望。因此金衣与乌衣替东方挡下必死的一劫时,才有那一句嘱托。不想,就在混沌出现的一刻,时机便到。
力量之源非人力可以收纳,但鬼灵的身体却是先天灵力所筑,正与力量之源同源,借由鬼灵的身体,不但可以将力量之源炼化,而且将鬼灵的灵力再度攀上巅峰。
鬼灵说罢,娇影一闪,潜入东方一叶的体内,出现在了东方灵识之海的孤岛之上。东方不敢怠慢,凝神内视,随鬼灵来到灵识之海。此时,东方一叶的灵识之海已掀起滔天巨浪。
孤岛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延向天际。灵识之海中,浊浪排空,遮天蔽日,风起浪涌,天地变色。
天空之中,五彩云霞凝结升腾,一个个巨兽出现在天际,而且不断地变幻着形体,生长着。
金蛇、斑虎、巨熊、火鹤、青龙、白象依次出现,将整个天空占满,众神归位,无尽的灵力充斥在天际。而这一切,竟然只发生在一瞬间。
身体之外,冰女唐一菲警觉地护在身侧,但此时众妖大战,无人看到东方的异样。
气机牵引,冰女感到身边人的变化,再回头,东方一叶已站立在身边,面容无惊无喜。
冰女却知道东方变了,模样没有什么不同,但气质大变,不怒自威。冰女看东方黑衣破碎,伸手扯下身上白袍,小心地披在东方身上,系好丝带。东方没有说话,但看着冰女的眼神温暖如春。
时值方越欲以二鼎之力灭杀二妖,这才排众而出。
方越眼睛眯了起来,点了点头,“原来你的身边还有这样的天地灵物,真是不简单。刚才我只是想杀了你一人就罢了,现在看来,你给我的惊喜太多了,为了不再另生枝节,今天在场的人,一个都不可能生离。”
情深入骨:隱婚總裁愛不起
“那便放马过来!”东方一叶沉声道。随着他的话音,空中再生异变,斑虎的身侧,一个个幻形出现。
金蛇游走如电,静时蛇首狂点,动时吞吐如针,身法诡异。
黑熊坐起,眼神如火,双爪挥舞,爪影撕裂空间,暴虐无比。
火鹤随着唳声出现,身着巨焰,鹤鸣如枪,在场功力稍弱的人立时头脑晕旋,几欲跌倒。
青龙腾云驾雾,在风雷中翻滚,龙目电光闪耀。
白象巍峨如山,风云变幻,岿然不动。
女神的近身護衛 肥茄子
六神归位,天地之力凝结,仿佛可与二鼎分庭抗礼。
一見誤終身
直到此时,方越的脸色才微微一变。
“原来如此,我道你有何本领接下本皇的一击,原来你凭力量之源,已将姜氏秘功修到二阶化境。好,看你这化境之界能否挡本皇这一击!”
“鼎来!”始皇招手祭起二鼎,眉心闪现金光,金光如注,一道血色伴着金光注入到二鼎之中。突然,鼎中发出嗡嗡的梵音,梵音一转,化做天际无尽的杀伐之声,尤如千军万马如飞而来。与此同时。始皇一手凌空拍下,重重地击在李天一的脑门之上,这一掌之力之剧,竟生生将李天一三人所凝巨人震成粉碎,无尽的血光皆纳入飞旋的二鼎之中,杀气急剧攀升,汇成百万兵马的洪流。
“杀!”
始皇轻喝,二鼎挟无尽之势,冲向东方一叶。
“封!”
东方亦是一声断喝,六神闻风而动,排成一字长阵,抵住二鼎。
天空中风云雷动,杀声震天。
东方道:“灵儿,这里有我,你去将那二妖妖力打散,让他们永守血城即可,且留他们的性命。”
“东方大哥放心,妖灵修行不易,我是不会杀他们的。”
鬼灵闪身而去,对面传来狂笑的声音,“无知小儿,你自身难保,还要顾及妖人的性命!”
“我辈有好生之德,不会如你暴虐的性子。”东方一叶张口答道,脸色却变得越来越凝重。当他终于实现了对力量之源的转化,这才清晰地感受到四方鼎中所蕴含的天地之力的磅礴。这股能量甚至已然超越了天地之间的力量,成为了凌驾于天地之上的存在。作为一名学者,这一刻,他才突然明白,这数千年前出现的四方鼎和录图书,根本就不可能是地球人所造,更不可能来自这个宇宙空间。
无上的能量倾泄而下,如同巨浪,一波一波拍向东方一叶,东方如一叶孤舟,在风雨中飘摇不定。
突然,他仰天长啸,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转白。
毕竟这力量之源刚刚炼化,还不可能运用纯熟,再加上姜氏秘功初成,根本不可能达到运转如玉的境界。而始皇在这四方鼎上投入了数千年的精力,在异度空间中不断摸索研究,对其的了解程度远非东方所及,此消彼涨,高下立判。
方越的脸上已露出一丝残忍的狞笑,东方颓势已现,胜败已在须臾之间。只不过在他们这样级数的交手中,胜负往往意味着生死的抉择。
千钧一发!
两声娇喝几乎同声传来,中间还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声。
却原来,就在东方接战始皇之时,冰女已闪身来到魔雷的身侧,一组玄奥的掌法打出,魔雷怀中的议长发出一声痛苦的**声,睁开了眼睛。冰女用族主亲传心法结合巫族手法,强行解开了议长身上的血魔图封印。
此时,东方已然遇险。冰女的惊呼声和魔雷的惊喜声同声响起。
冰女的脸上庞罩着冰霜,作为守护者一族,她是除东方之外最清楚面对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她暗下决心,族长临终前的叮咛在心头浮现,她此时才明白,族长让自己留在东方的身边真正的意义。
她转头看向议长,议长的眼睛同一时间看向她,二人目光相遇,崩出一道神光。
心领神会!
冰女身上的长衣缓缓褪去,直至一丝不存。她缓缓坐下,双目低垂,口中诵出一句句深奥难懂的文字,字音繁缛怪异,根本无人能懂。但就在她读诵的同时,她的前胸后背的肌肤上,浮现出无数不知名的梵文,文字跳跃灵动,闪耀着鳞光,如同活物一般,在肌肤下游走,直至她的全身皆被覆盖,看上去像是穿上了一件锐甲。
伴随着冰女口中的梵音,魔雷怀中的议长一跃而起,腾身凌空盘坐,上衣碎裂,飘飞在空中如只只蝴蝶,裸露的上半身上,血魔图重现,如同冰女一般。
“唵、嘛、呢、叭、咪、吽。”冰女的手中疾速地打出六个秘宗手印。
“咄!”口中一声清叱。她身上的无名文字脱体而出,印入了空中议长身上的血魔图中。血魔图红光大盛,伴随着议长一声嘶吼,血魔图脱体而出,射向空中的东方一叶。
魔图入体,东方一叶的眼中痛苦与兴奋同时出现。与双鼎相抵已现败相的六只神兽,它们的轮廓竟然变得模糊起来,六兽同声仰天长啸,化作一道道金光,全于青龙体内。
龙气翻涌,狂风大作,青龙暴涨十倍。
復仇寶寶:惹了娘親你死定了!
攀升的龙气夺体而出,撞向飞旋的二鼎。鼎上铭文光芒暗淡。
一道白影升起,东方一叶已稳稳地立于龙首之上,双目中金光如注,如同一尊来自天界的佛!
“不可能!”
上錯竹馬:萌妻來襲 長袖扇舞
始皇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升境界!”
“正常的情况下,我当然不可能。但你忘记了两件事。”东方一叶的收敛了真气,目光平静,声音淡定。他看向始皇的眼色不再是面对一代帝君,而像是对着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一样。
“第一,你虽然知道录图书中所言,但却认定我不可能达到姜氏秘功的巅峰,但却忘记了一件事,我的功力虽有不足,却可借助东方大陆神兽的力量,将融合之力贯注在天地之力中,达到天地之力的平衡,这便是数千年来华夏一族的根本,你虽来自华夏,但做为一代君王,你并不了解华夏真正的力量所在,力量之源是一种能量运行的方法,并不只是一种能量。第二,你虽然在四方鼎上淫浸了数千年的时间,但却忘了当年是卢生大师破译了录图书的力量,而大师的嫡传后人正在此处,你便是再研究万年,又岂能比得过完全破解录图书的后人。”
頭條婚約
东方一叶淡淡一笑,“我虽无法在短时间将功法修炼到最高的境界,但有大师后人所助,驱动血魔图将四方鼎的印记烙在灵魂之中,我便可以在瞬间将功力提升,时间虽短,但却够了。”
我真是超巨 願望的二維碼
“你可知如此,可能让你毕生难已再有机会使用姜氏秘功?这样值得吗?”
魔方大世 吾為妖
始皇冷笑道,“既知我是借还魂,难道你还能在此灭杀本皇不成?”
“我做不到!”东方朗声道,“我虽不能杀你,但却可以封印你,将你镇压在这血魔城下。至于我自己,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话音落,东方一叶手中莲花法印已成。
“封!”天空中万雷闪动,一道闪电落下,方越立时被冰封,冰中红光、金芒闪烁,将方越的身体缩成一成玉珠,落于东方的手中,与此同时,一道乌光闪出,落入脚下的漩涡不见。
东方一叶长叹一声,指尖一弹,玉珠如电,落入议长的手中。
“议长,此珠赠你,将之镇于城中,切不可放方越出来,他是始皇玉胎,恐为祸天下。”
韓娛之嬉戲人生 黑暗負能量
转身道:“冰女、黑皮,始皇狡变,早已将神识印记纳入漩涡,我还是封他不住。此二鼎他未得,一定不会死心,天地大难将至,我们决不能和他在这个时代角力。你们二人随我去到异世界,我们一定不能让这个暴君再有君临天下的那一天。”
东方一叶环视大家,郑重道:“天地大劫已种,望大家早做准备,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我们终会与始皇在此一战,始皇在异空间不生不死,在回大陆之时,便是他与我再决生死之时。”
说罢,东方一叶深深地望了冰女和黑皮一眼,千言万语,尽在这一瞥之中。三道身影如流星一般,落入漩涡之中,空中二鼎,金光闪过,随之而入,漩涡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方圆千里范围之内,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大地震动,一座金色巨城从血城的遗迹中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数年后,整个欧洲大陆都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叫一叶的东方术士在偏远的魔地与魔王决一死战,同归于尽,身体化为百丈巨城,封印魔王。人们将这座无人可以进入的金色禁地叫做魔王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