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滚滚起伏的渊川水雾,一波又一波升入天际,再涌向南方,笼罩整个城市的天穹虚空,使得不大不小的临渊城,彻底成为了一座雾城。
雾城之内,无数人影闪动,一位位修士和土著子民纷纷一股脑涌向北方,将临渊城那并不宽敞,且略显破败的北城城门堵的水泄不通。
“听说这月牙宝船即将来到临渊,我这会儿又收罗了不少仙币,若是存上去,等下次宝船来临时,又可大赚一笔。”
激昂兴奋的声音自一位临渊城的本地土著中传出,随后这位头顶一闪一烁长明灯的中年修士,连同身旁几位魁梧人影,大力拨开周围拥挤的人群,继续向着前方的北城门挤去。
此时临渊城的北城门已然几乎被完全挤爆,随后中年土著的耳边,一道喘着粗气的回应声传出:
“钟汉子,我看你的脑袋是被门给挤了,这月牙宝船前几天刚刚自咱们临渊城南下,你才上过船,现在又要去交易,想什么呢,这月牙商队早就宣告过规矩,交易时间不得少于一个月。”
“话是这么说没错,万一有例外呢,不然你看周围这些人挤破脑袋往北钻干什么?”
偷上壞總裁
中年汉子的话语落下,其抬手对着面前密密麻麻涌出的人群一指,继续开口道:
“这里面的人大部分都不是去碎叶城的,那地方太邪门,而且住着的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说白了,所有人都想看看这宝船会不会在城外停下,毕竟这可是个聚宝盆。”
總裁老公太難纏
“我估摸着宝船不会停,之前便有消息说月牙商队会在近日集体回归碎叶城,而今儿午时过后,渊川上的那座越渊之桥即将浮河而出,错过了这一次,要等待数日才能继续北上。
豪門蜜愛:首席盛寵小萌妻
“宝船的目的已然极为明确,不会停船,诸位不必如此着急ꓹ 悠着点,悠着点。”
中年汉子身旁的人影虽然嘴上这么说ꓹ 但是身体却极为诚实的更用力挤向前方,同时耳边一声又一声高喝此起彼伏:
“让一让,都让一让!”
“挤什么挤ꓹ 没看见前面这么多人,再挤的话ꓹ 脑袋都要挤破了。”
伴随着城内的人潮,如海啸般滚滚涌向北城门ꓹ 被挤在前方修士直接开始破口大骂ꓹ 随后距离城门不远处的数位脾气暴躁修士,直接调动起身体内天地元气握拳,对着前方本就极为残破的城门,一拳轰出。
“轰!”
一声巨响之后,临渊城的整个北城门,连同整一面城墙,在一道道修士目光的之下ꓹ 开始轰然倒塌。
拐婚36計 年念歌
“塌了,塌了ꓹ 这些外来北上修士不讲武德ꓹ 竟然把临渊城的城门都给拆了ꓹ 要知道这城门历史悠久无比ꓹ 没想到在今日被硬生生挤塌了!”
响亮的惊呼声自拥挤的人群响起,但是转眼却被一道更加剧烈的轰鸣声给完全打断:
“哐!”
QQ飛車之飛躍地平線 耀子陽
随后大量顺着倒塌城门而冲出城外的修士ꓹ 疑惑的环顾四周ꓹ 寻觅着这轰鸣声的来源ꓹ 喃喃的疑惑声传出:
“奇怪,这城门都踏了ꓹ 为何还会有如此巨响,莫不是城内有剧烈震动不成?”
刹那之后,就在众人疑惑环视之际,整个临渊城的大地骤然间狠狠一震,同时狠狠震动的还有虚空之中弥漫的翻腾水雾,以及所有修士的心弦。
同一时间,一声又一声前所未有响亮的轰鸣,贯穿整个天地之间:
詭戲錄
“咚,咚,咚!”
“此声音自南方而来,是宝船,能引起如此震动者,非月牙宝船无疑!”
下一息,便有见多识广者张嘴高呼,声音刚落,临渊城外的茫茫水雾,好似遇到了一尊体型庞大无比的上古巨兽,被向着两侧推开。
水雾之内,一片横跨整个天地之间的巨大阴影开始浮现,随后越来越响的震动声响彻天地,阴影也愈发清晰。
随后一股强烈无比的压迫感,连同被冲开的水雾一齐,浩浩荡荡的迎面轰击在地面之上汇聚的无数修士脑门之上。
“咳咳!”
一口水雾迎面灌入嘴中,猝不及防之下的修士们,一边咳嗽,一边赶忙抬手遮住自己的脸面,随后一缕缕刺目的迷幻耀光,自前方的水雾之中照耀而出,照射在所有人的身躯之上。
临渊城内的许多人并非第一次见月牙宝船,但是在幻彩迷光照耀天地之后,还是极为疑惑的发出一声询问:
“幻彩宝石迷光,是月牙宝船无疑,不过这宝船此次为何阵仗如此巨大,如同神明出征一般惊天动地?”
妃不驚人王不休
询问声落下,水雾之内的宝船之上,一道浑厚的声音便直接传出,转眼响彻四野,缭绕于所有人耳畔:
“月牙宝船直接北上碎叶,不于临渊城停留,且本船不接受半路上船,诸位散去!”
此言落下,山呼海啸般的轰鸣声自虚空深处传出,下一息,天穹上浮动的所有雾气一齐向两边散开,就如同有一双天地之手自浓雾间伸出,用无与伦比的伟力,将临渊城外以北所有的水汽全部拍散。
刹那之后,城外所有人的视线变得极为清晰,一副夺天地之造化的场景便直接出现于眼前。
只见临渊城向北的视线尽头处,中原大陆向着北方延伸出了一片巨大的平台,此悬崖平台就如同恋人分别时,紧紧伸向对方的手,亦如同冤屈者在死前那不甘的仰天头颅,伴随着一股古老苍茫气息向外席卷,在无形之间,带给人难以想象的冲击力。
此台名为登川!
于此同时,登川台外,一条肉眼难以望到对岸尽头的大川滚滚流淌,川内无数江水沸腾流转,形成滚滚水汽笼罩虚空,远远望去,此川如同自混沌之中而来,在人世间流淌一圈之后,又重回混沌之中。
“渊川,这便是传说之中的渊川,此川因为终日水雾弥漫,就连临渊城得子民也鲜有见过其模样的时候,此时能够得见,实乃幸运至极啊!”
一声声惊呼,自临渊城外响起,随后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一艘由八龟驮行,宝光闪耀的庞大宝船骤然间于云雾见冲出,紧接着越过整座临渊城,向着登川台浩浩荡荡而去。
月牙宝船的速度奇快无比,甚至只用了数十息,便直接跨过大量距离,直接来到登川台的尽头,同时后方的骇然之音传出:
興唐群俠傳
“这宝船要做甚,莫非是想要直接跃入渊川之中不成,它疯了?”
王者峽谷最強小兵
此骇然之言还未落下,所有注视着前方之人在下一刹那齐齐张嘴发出一声怪叫:
“这月牙宝船真的疯了,它飞起来了!”
怪叫声刚落,所以人目光聚焦之下的八尊地纹骇龟,齐齐扛着月牙宝船一跃,一头冲入渊川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