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德碼”增加教師負擔,是一種沒有實際意義的”加碼”

或許是受到健康碼在疫情防控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啓發,一些地方越來越喜歡在“碼”上做文章。日前,浙江溫州市上線“甌越師德碼”,教育行政部門、學校和教師本人能在線瞭解師德師風情況,並可爲每位教師出具師德健康報告。

這一做法引發了爭議。有人認爲,“師德碼”可以讓人們更加了解師德情況;有人質疑,既然老師有“師德碼”,那是不是還應該有“學生碼”“家長碼”“官德碼”……畢竟人人都該有“德”啊。

不過,溫州市教育局說了,“師德碼”主要用於教育行政部門對教師職業發展管理,比如教師職稱評聘、表彰獎勵、推優評先等方面,不對社會公佈。”看來,“師德碼”更像一個內部考評記錄,而不像一些網友想的那樣:人人都可以通過掃“師德碼”,查看一位教師的師德如何。

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相關部門在推出“師德碼”時的審慎。道德是一個寬泛廣泛的概念,既包括公德,也包括私德;既包括職業道德,也包括家庭道德。主管部門對“師德”的考覈,只能是教師工作範圍內的言行舉止。但既如此,“師德碼”與本就有的教師考覈有什麼區別呢?“教師職稱評聘、表彰獎勵、推優評先”又與“師德”有多大關係呢?

就算要打造一個名副其實的“師德碼”,又該怎麼考覈師德呢?師德本就帶有主觀色彩,很難被量化,有時甚至連邊界都是模糊的。比如,一名教師大聲呵斥學生,對一些人來說,這是“嚴師出高徒”,是教師在殫精竭慮地教導學生;但對另一些人來說,卻可能認爲老師對學生態度惡劣,缺乏師德……誰來區分每一種情境下的師德成色?誰來確保“師德碼”不成爲讓教師羣體動輒得咎的存在?

看完張一山的《鹿鼎記》,我想向黃曉明道歉

用法律與公序良俗、職業操守爲師德劃定一個底線,是必要且也用的;但試圖用一個“碼”來承載“師德”的好壞,就好像用一條線把人分爲“好人”和“壞人”一樣,不切實際。這種“萬物皆可碼”的簡單粗暴做法,與此前某地推出“文明碼”是一種思路。一個用“碼”來衡量師德,一個用“碼”來計算文明程度,彷彿複雜的人可以簡化成一串數字,清清楚楚地貼在牆上供人評判。

量化道德、文明,某種程度上是一種物化人格。對此,網友們看得明白。有網友感慨:“這個碼那個碼,師德不能憑看得見的那些評先,師德好壞你見不到啊。”還有網友直言:“搞什麼形式主義,讓老師迴歸教學纔是最實在的。”這些樸實卻道出事情本質的聲音,相關部門該認真聽、聽進去了。

師德很重要,但“師德碼”更像是一種增加教師負擔,又沒有多少實際意義的“加碼”,價值和可操作性都令人生疑。年底了,教師的工作本就很繁重了,就別再用層層加碼來增添他們的負擔了。用好現有規章制度來考覈,讓教師們安心教學,不香嗎?

沙特能源大臣:中國經濟復甦對全球意義重大

誤指學弟性騷擾,是什麼讓清華學姐“我是女性我有理”?

一汽大衆邁騰尊享品質價格感人無處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