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寵天王
小說推薦戰寵天王
华龙大帝姬南天艰难地站起来,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看着一步步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柳如烟,面目狰狞,“杀,给朕杀了她!”
国师赵玄机和花月夜站着不动,腾龙殿外,不少冒险者却咬牙站起来,脱去外面的战袍露出穿在里面的皇家禁卫战甲,怒吼着飞身向柳如烟扑去。数百人汇聚在一起声势浩大,要挡下柳如烟的脚步把她乱刀砍杀。
华龙大帝姬南天亲自来到了腾龙殿,行动看似危险、鲁莽,实则早就布下了伏兵。
之前,洪渊就有些疑惑,想不明白华龙大帝怎么会如此冒险,也不明白腾龙古城内怎么突然间来了这么多厉害的冒险者,现在终于恍然大悟。
“保护陛下,杀!”
騙婚成愛:總裁的首席秘妻
醫妃天下:腹黑帝君請休妻 m檀香雪
天才少年 坐懷不亂
“杀了这个妖女!”
皇家禁卫们杀气腾腾,仗着人多势众越冲越快。
“乌合之众!”
柳如烟冷哼,修长的手指在长琴上划过,指尖轻抚琴弦。只听叮一声琴响,皇家禁卫们就齐齐失声惨叫,脑袋直接爆炸开来,只剩无头尸体继续向前冲,然后轰然倒地。数百个灵海境的皇家高手,几乎在同一时间遇难死无全尸。
腾龙殿内,华龙大帝姬南天、国师赵玄机和花月夜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洪渊也是心头大震,脑海里迅速浮现相似的一幕。碎叶城柳记商行被血洗的那天晚上,也是同样的情景,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无头尸体,脑袋全都炸开了。
“原来是这样。”
“姑姑,凶手当真是你?”
洪渊呢喃,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敢面对现实。一直以来,他都找不到血洗碎叶城柳记商行的凶器,一点痕迹都找不到,现在终于知道是什么武器了。放眼天下,最隐蔽的武器就是琴音!
柳如烟抱着古琴袅袅而来,毫无障碍地穿过门前禁制踏入腾龙殿,把诸多灵海境大高手阻挡在外面的古禁制,对她来说似乎不起任何作用,甚至说根本就不存在,一身修为已经不是深不可测所能形容,远比国师赵玄机还要逆天。
“妖女,你……,你是谁?”
赵玄机都紧张起来,脸庞仍然冷峻,额头上却渗出一滴滴豆大的虚汗。
身为一个绝代国师,当今神鬼大陆第一人,他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也见过了无数大高手,但没有一个人能和柳如烟相提并论。以往的对手,在他眼里都有破绽,隐藏在深也在他的通天神眼下现出原形,在关键时刻被其一击必杀;但展开通天神眼向柳如烟看去,看似处处都是破绽,但仔细再一看,每一个破绽都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力量旋涡,那是一个个可怕的陷阱!
赵玄机变色,越看越心惊,鼓荡法力全力施展通天神眼,看到的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尊光芒万丈有着吞天气势的神祗,只是手脚上隐隐拖着黑色的神纹锁链。传说中,那是天界禁锢的神器,是对天界天神的惩罚。
“你不是人,你……,你是一尊被贬下天界的天神?”
赵玄机彻底惶恐起来,感受到了无边的压力。站在面前的不是半步天神境的巅峰高手,也不是一尊伪神,而是一尊确确实实的天界神祗,并且,看样子在天界都是出类拔萃的天神!传说中,只有犯了重罪的超级天神,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一般的天神,直接就被抹杀了。
“不错,修为很一般,眼光倒不算太差,难怪号称神鬼大陆第一人。”
柳如烟袅袅地向前,脚步不快,但没有任何停顿,由始至终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体内没有散发出一丝杀气,无形的压力却让人喘不过气来,有股要窒息的感觉。
“杀!”
花月夜最先按捺不住了,挥舞着月之刃扑上去,要和柳如烟决一死战。
叮!一缕琴音幽幽响起,花月夜的身体倒飞出去,胸口被贯穿不停地淌血,天界接引令牌则到了柳如烟手里。堂堂一尊联盟巨头,在柳如烟面前一招都挡不住,竭尽全力了连柳如烟的衣角都碰不到。
国师赵玄机再次变色,华龙大帝姬南天更是脸庞惨白,柳如烟远比预料的还要恐怖。
再厉害的高手,在一尊天界神祗面前也无能为力。
在神鬼大陆上强势了数十年的赵玄机,突然有股无能为力的感觉,甚至,兴不起抵抗的念头无法出剑。
赵玄机骇然,和华龙大帝姬南天对看一眼,硬着头皮咬牙扑上去,凭着一股顽强的意志强行反击。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琴声响起后,君臣两人全都躺在了地上。
總裁大人請愛我 凍檸七
純戀時光:王子別憂傷 嫻雅玫瑰
两人修为也果然非同一般,避过了爆头的袭击,但仍然遭到了致命的重创。赵玄机胸口被贯穿,华龙大帝姬南天被拦腰砍成了两截,两人的接引令牌都到了柳如烟手里。柳如烟的攻击实在太快了,就连洪蟒和鬼五等人都看不清楚,只有洪渊隐约看到琴声响起的刹那,一柄柄无形利刃从琴弦上弹起,那是天下最可怕的杀器!
“死有余辜,这天界令牌,是你们这些蝼蚁所能拥有的么?你们不配。”
柳如烟冷哼,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站在角落里的洪渊,霎时间,除了洪渊外,大大小小的妖兽全都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感受到了无边的威压。柳如烟抱着古琴,袅袅地向洪渊走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渊儿,走,回家了。”
“家?在哪里,回碎叶城?”洪渊下意识问。
“当然不是碎叶城,我们回天界。”
柳如烟晃晃手里的天界接引令牌,说道:“有了这三面接引令牌,我们就可以重返天界,回四大天神家族了。”
“四大天神家族?”
洪渊呢喃,没听说过什么四大天神家族,也不想知道,“姑姑,碎叶城柳记商行的人是你杀的么?”
柳如烟脚步微微一顿,“是,是我杀的一个不留,他们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姑姑只好全都杀了。”
“叶柔也是你杀的?”洪渊再问,双眼满是痛苦。
醫品毒妃 紫嫣
唉,柳如烟点点头,幽幽叹了一口气,“小丫头太聪明了,竟然知道拿你的药渣去找人研究,我已经警告过她了,但她还是多管闲事。没办法,姑姑只好送她上路了。”
“原来,我小时候身体一直那么虚弱难以修炼,全都是拜姑姑所赐。喝的不是补药,而是毒药。”洪渊懂了,心里却在淌血,双眼湿润想起了惨死的叶柔,痛苦地抬头看着柳如烟,“为什么?姑姑,告诉我为什么?”
柳如烟沉默,然后幽幽一声叹息,继续向洪渊走去,“有件事情也该告诉你了,其实,你不姓洪,复姓夏侯,叫夏侯渊,是天界四大天神家族之首的夏侯家族后裔,我则出自另一个天神家族相柳家族,真名叫相柳如烟。很多年前,我和你父亲夏侯无极青梅竹马,一起仗剑走遍了天界的天涯海角。但后来,你父亲却娶了一个叫慕容霜的女人,那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了报答他们的薄情寡义,在你的满月酒那天,我特意带了些人去夏侯府拜访,然后就带着你下凡到了神鬼大陆。把你带走的那天晚上,真是热闹啊,到处都是红彤彤的,真是让人怀念,哈哈哈……”
柳如烟哈哈大笑,原本波澜不惊的脸庞扭曲起来,比一个大魔头还要狰狞,“洪渊,走吧,跟我回天界去杀慕容霜那个贱女人,让她看看,她儿子长什么模样,哈哈哈!”
柳如烟状若疯狂,洪渊心头却越来越冷,终于看清了柳如烟的真面目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柳如烟越走越近,洪渊想拔刀,却发现体内龙力遭到了无形的压制,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身旁的洪蟒和鬼五等人也是一样。
“别想着反抗了,没用的。渊儿,放心吧,我不会杀你,没杀掉你母亲慕容霜之前,姑姑怎么舍得杀了你呢,哈哈哈……”
柳如烟哈哈大笑,声音很动听,说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正要动手带走洪渊,身后突然有劲风传来,重伤倒地的国师赵玄机飞身扑了过来,花月夜和华龙大帝姬南天紧随其后。眼看柳如烟就要带着天界接引令牌远走高飞,三人舍命来攻豁出去了。
“不自量力!”
柳如烟冷哼,指尖轻轻碰上了琴弦,正要痛下杀手,数不胜数的藤蔓触手突然从一旁潮水般涌来夺走古琴,扯断所有的琴弦。
奄奄一息的绝世藤妖也舍命扑了上来,和赵玄机等人一起围攻柳如烟。
柳如烟有些愕然,没想到奄奄一息的绝世藤妖竟然还这么强悍,电光火石之间,赵玄机、华龙大帝姬南天和花月夜的利刃就刺入了她的身体,贯穿她的胸膛、小腹和左大腿。同一时间,一股磅礴得让人窒息的力量波动从柳如烟体内传来。
“小子,还不动手?”
赵玄机厉喝,想要斩下柳如烟的头颅却有心无力了,竭力压制柳如烟的反击。
洪渊动了,摇身现出庞大的法身,打神鞭、吸血镰刀和封神钉等大杀器通通脱手而出,正要反击的柳如烟顿时遭受致命的重击。最致命的伤口在眉心,被一杆封神钉刺中,贯穿了头颅。
“洪渊,你……”
柳如烟没想到,最致命的攻击竟然来自洪渊,别的武器还没什么,伤口再吓人也不影响根本,封神钉却不同,这可是传说中古神王用来封印蝎子战神的古神宝物。被封神钉贯穿头颅后,柳如烟清晰地感应到体内神力在迅速消逝,生命力随之越来越弱。
洪渊沉默停了下来,赵玄机等人却趁机发起疯狂的攻击,要夺取柳如烟手里的天界接引令牌。
“一起去死吧,我得不到的,你们也休想得到。我死了,你们也休想活下去,哈哈哈……”
柳如烟惨笑,面目越发狰狞,突然间默念心法朝三面令牌吹了一口气,顿时,三面看上去黯淡无光的接引令牌青光暴涨,散发出狂暴的力量波动,腾龙殿乃至整个地下古城随之摇晃起来山崩地裂,一股空前强烈的危险浮上众人心头。
“这魔头要引爆接引令牌封印整座地下古城了,走!”
赵玄机厉吼,想要脱身逃命,却骇然发现反过来被柳如烟死死拉住。反倒是站在外围的洪渊,第一时间冲出了腾龙殿。
總裁夫人要離婚
“走,冲出这座地下古城!”
洪渊厉喝,率战宠军团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刚刚冲出地面,身后就轰隆一声巨响掀起满天灰尘,腾龙古城彻底崩溃坍塌。
姑姑死了,国师赵玄机、华龙大帝和三大联盟巨头,全都死了,连同天界接引令牌一起埋在了地下深处!
海賊之賞金別跑 落魄的小純潔
洪渊转身看着巨大的深坑,沉默不语。
鬼五等人也沉默不语,心有余悸还没平静下来,每个人都死里逃生。
良久,血蝠王终于打破了沉默,“大人,接下来怎么做?无论联盟还是华龙大帝都群龙无首,要不要……”
“一切功名利禄,到头来都是一场空,绝代国师和千古帝王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一杯黄土?走吧,回无尽深渊!”
洪渊彻底看空世俗的功名利禄,对血蝠王的提议没有任何兴趣,飞身向无尽深渊的方向掠去,再也没有回头。身后,鬼五和血蝠王等人率妖兽大军浩浩荡荡地远远跟上。
全剧终!
谢谢书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