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墨林随着她这一尖叫,憋着的一口气反倒顺了过来。往前走了两步想阻止她,却又不知所措。
站在原地,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凰久儿正享受着墨君羽的服务,忽的,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声。
抬头蹙眉,疑惑的问:“你有没有听到女人的叫声?”
墨君羽手中动作不停,接着又为凰久儿夹了一口凉菜,才慢悠悠的开口,“沒有。”
任何女人都引不起他的注意。面前的小女人才是他的菜。
他要将她快快喂大,才好下手。
冰炎動
凰久儿眸色复杂的看着墨君羽,这么明显的叫声他都没听到,难道是失忆的后遗症又严重了,连五感都开始退化了?
又看着他一直只顾着喂自己吃,而他自己却沒吃一口,不免好奇的问:“你怎么不吃啊?”
墨君羽眼皮都没掀一下的继续为她挑选下一道菜,那认真严肃的程度,仿佛在下一盘精妙的棋局。
闻言,毫不犹豫脱口而出,“等你吃饱了,我再吃。”
凰久儿:“…”
其实,他还是挺好的。
说起来,还是自己害了他。
要不然他也不会因为失忆变得性情大变。
连…爱好都变了。
可谁知,下一秒…
墨君羽执筷子的手顿在半空中,寻思了一秒,慵懒的嗓音清浅的开口,“等你吃完了,再喂我。嗯,礼尚往来,甚好。”
凰久儿刚有些感动的心一颤,无语凝噎。
这么折腾是何必呢?
就在这时…
凰久儿看到了一个她认为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的人。
墨林带着鸢花姑娘走了出来,慢慢的出现在凰久儿视线里。
凰久儿震惊的看着跟在墨林后面,身姿面容都绝佳的女子。
不可思议的抬起小手,指着她。
欲问“她怎么会在这”,刚一张嘴,一口凉菜顺势塞了她满嘴。
凰久儿狠狠的瞪了一眼墨君羽,你喂猪了?
随意咀嚼了两口,就囫囵吞下。又欲开口,墨君羽的菜却又递了过来。
凰久儿连忙伸手挡住,“等等,我有话要说。鸢花姑娘,怎么会在这?”
鸢花姑娘,不是被她送去了小鱼儿那吗?怎么会出现在墨府?
墨君羽放下手中的筷子,掀起长长的睫毛,轻飘飘的眸了一眼墨林。
醒的可真是时候。还不去领罚,跑到这来碍眼做什么。
墨林满脸哀怨的看着他家公子吃香喝辣,还有美人做伴。自己却饱受一场惊吓,顿时感觉憋屈的不行。
墨君羽警告了他一眼,就将眼神收回,放到满脸期待的小女人身上。
眉眼微挑,开始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啊,估计也是自己跑过来的吧。”
墨林:“…”
这种谎话要是都有人相信,他墨林二字就倒过来写。
偏偏…
凰久儿唇瓣一僵,极不自然的咳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这样的蠢事,能多拉一个人下水,就绝对不会少一个人。
墨林脚下一软,哎呀,还真有人相信。
幸好幸好,他刚刚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没人知道,自然就不作数。
而他身后的鸢花,从刚刚一出来,眼眸里就闪过一丝惊艳。
只是,这惊艳却是不知为谁。
……
翠轩院,翠绿碧林,花色添香。
“春桃,你回来了,怎么样?是不是真的?”
春桃一进门,墨夫人就焦急的迎了上去。抓着她的手腕,焦急的询问。
春桃连连笑着点头,又想起他家公子今日的模样,眼底的笑意更甚,甚至带了抹娇羞。
“夫人,这次怕是真的要成了。公子他呀…”虚掩了下唇瓣,接着说:“公子他怕是真的动情了呢。”
墨夫人眉眼一喜,“真的吗?太好了,不行我得去瞧一瞧儿媳妇。”
坐在首位的墨白,轻咳一声,“夫人,不急,再等等。”
哪有长辈先去瞧小辈的?羽儿也太不像话了,带姑娘回家,也不先带来给他们瞧瞧。
墨夫人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说:“还等什么?我看你就是不关心宝贝儿子的婚事。”
墨白一噎,摸着鼻子十分委屈。
他不关心,会想出那么个馊主意出来么?
到现在他都还不敢出现在羽儿面前,这个父亲做的甚是憋屈。
可是怎么办呢?自己的夫人也不敢得罪啊。
走上前,拉着她的手解释道:“夫人,你误会我了。我的意思是等他们用完早膳再过去,现在就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可谁知,墨夫人猛的一拍手,惊咋道:“哎呀,我还给羽儿熬了十全大补汤了,赶紧给他送去。要不然凉了就不好了。”
墨白嘴角一抽一抽的盯着自己的夫人,眼神里的哀怨之色十分浓重。
十全大补汤,羽儿这么年轻哪里用的着。
老公出軌後
倒是他,怎么不见夫人为自己熬过。
死神吻過的曼陀羅
春桃也是尴尬的低下头,随后又追上墨夫人的脚步。“夫人,你怎么也不问问那姑娘如何?”
墨夫人挥了挥手,毫不在意的说:“沒关系,即便丑了点也无所谓。”
春桃油然生敬,夫人真是深明大义,不拘小节。
可下一秒…
禦獸農女在種田 寶大人
墨夫人用食指托住下巴,笑的有些狡诈,“只要有人能收了羽儿,丑点就丑点。况且羽儿基因强大彪悍,定能盖过去。日后,生出来的宝宝也一定会遗传羽儿的美貌。”
春桃:“…”
夫人,你这话说的,明明是公子挑剔,看不上别人。怎么在你眼里,公子倒成了那个没人要的了。
而且,宝宝长相这事,不能这么算的吧。
她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墨夫人,“夫人,这都说儿像母,女像父。日后生出来的宝宝也不一定就继承了公子的长相吧。”
墨夫人手一扬,豪迈的决定:“既然这样,就只生女儿不生儿子。”
呃!
这事还能这么决定?
跟在一旁的墨白,听了两人的讨论,尴尬之色溢于言表,扶额无奈的摇了摇头。
八字还没一撇,就开始讨论生儿生女了,再讨论下去,不是连孙子都出来了。
于是,催促道:“夫人,咱们还是快些过去吧。”
大秦帝師 殷揚
墨夫人淡淡的嗔了他一眼,“你不是不急的么。”
怎么现在倒嫌弃她慢了?
墨白:“…”
夫人,你还记恨着昨日的话了?昨晚,不是已经向你赔礼道歉了吗?怎么…
要不,今晚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