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宁然被许玉珠那么拉着手哭,心情有点一言难尽。
听宁成晖和许玉珠那么说,许林也急忙看向宁然,忐忑道:“然然,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直觉告诉许林,对宁清凤,姑姑姑父下不了狠心,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靠他这个侄女了。
况且……况且这么久以来,宁然已经帮他们想过很多办法。
可见是个有主意的。
宁然看许林一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舅舅,我跟你回去一趟。”
闻言,许林眼前一亮,连忙点头。
到这时候,他也顾不了听一个小姑娘的话有多诡异。
只是觉得宁然那么说,就好像真的看到了解决的办法。
仿佛只要宁然一去,事情就能迎面而解。
宁成晖的身体才好转,根本去不了向阳村。
他着急道:“然然,你去了之后,好好和你小姨说,别……别……”
宁然平静的看他,“别什么?”
宁成晖只觉喉间发涩,艰难道:“别太为难自己,你小姨听就听了,不听……也没办法。”
宁然意味不明的笑了声。
三嫁酷王爺
宁成晖难堪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宁然。
许玉珠想不了那么多,叮嘱道:“然然,外婆知道你厉害,去了之后,你先看看你祖父,他身子不好,千万别气出个好歹来!”
这话令一旁听着的许林有点奇怪。
宁成晖紧接着对宁然道:“对,对!紧着你祖父,别让你祖父出个好歹,不然……真是还不清了!”
许林这下听的有点糊涂,下意识看向宁然。
姑姑姑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让宁然去看看他爷爷?
他爷爷那是陈年旧病了,如今又被宁清凤给气晕过去,只怕病上加病,更加严重。
都市最強兵王
少不了最后得送医院来。
就算宁然去了,能有什么用?
难不成宁然还会治病,能让他爷爷好过来吗?
“嗯,好。”宁然顺手拿起来她的单肩包。
就算宁成晖和许玉珠没那么说,这趟去了,她也会检查一下老爷子的情况。
宁然转头对许林道:“舅舅,我们走。”
许林连忙点头。
向阳村离县里的距离,比宁水村离县里近。
尽管如此,最快也要小一个小时才能感到,必须得尽快走。
许林是真怕,万一他们回去晚了,宁清凤越闹越厉害怎么办。
家里就许保民和杨玉兰,都是宁清凤的长辈,但宁清凤面前,这长辈身份显然也不管用。
進球萬歲 豬頭七
而许保民和杨玉兰老实了一辈子,要真和宁清凤吵起来,怎么可能是宁清凤的对手?
许玉珠欲言又止,“然然,要不……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
宁然脚步顿住,缓缓回过身去。
看许玉珠的眼神十分冷静。
宁成晖看了眼许玉珠,连忙道:“然然,外公不碍事,一会儿你梁老师就回来了,有他们陪着,外公没事的!”
“但老师只是我的老师,他没有义务跟责任照顾你们。”宁然淡淡道。
逆天獸妃:皇叔大人劫個色
许玉珠和宁成晖一下子就被噎住了。
许林愣了下,觉得这气氛不太对。
宁然看眼宁成晖和许玉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放心吧,不出两天,你们就能见到宁清凤。”
宁成晖和许玉珠顿时眼前一亮。
宁然冷冷的勾了下嘴角,转身和一头雾水的许林离开。
宁清凤闹到许家,不就是想见宁成晖和许玉珠?
宁然不知道宁清凤这是要干什么。
等见到宁清凤了,把一切事情都弄清楚,宁然怎么可能会拦着宁清凤见她外公外婆?
甚至于宁成晖现在住的病房,现在的衣食用度,现在的居住幻境,宁然都不介意让宁清凤见识一下,适当的刺激刺激宁清凤。
因为那样一来,有些事情,即便宁成晖和许玉珠不愿意,也必须要面对。
宁清凤是什么样的人,宁然还是很清楚的。
直至离开医院,许林有些犹豫。
“然然,你……你一个人可以吗?”
宁然面不改色道:“舅舅,宁清凤只是想见我外公外婆而已,没事的。”
江湖第一高手
“可你不是不想让她见姑姑姑父吗?”许林疑惑道。
宁然就笑了声,挺冷的。
“之前不让见,我外公才刚动了个小手术,需要好好休养。我不想让宁清凤来打扰我外公,平白添烦心事。”
“而现在……”宁然看了眼许林,“既然她都闹到许家去了,再不出面,也说不过气。”
许林有点愧疚,“然然,对不起,让你一个小姑娘出面。你放心,有舅舅在,不会让你小姨伤到你的。”
说着,许林纳闷不已。
明明小时候,宁清凤还是个好的,有一次见他,还会亲热的喊他表弟,人也嘴甜。
看上去挑不出什么错。
为什么宁清凤长大后,竟然变得这样蛮横了?
连自己的亲戚都不顾颜面,还带着外人去?!
许林想不明白。
再一想到那位已经过世的清云表姐,许林不由看了眼身旁快步走着的宁然,默不作声。
他忍不住想,要是清云表姐没做出那事,依她温柔和善的脾性,一定会很讨老人的喜欢。
说不定,他爷爷也就不会那么排斥姑姑和姑父了。
事出突然,宁然为了能尽快赶回向阳村,想租辆车回去。
许林也怕时间来不及,就没有那么不舍得花钱了。
就算他一个大男人能走的起,宁然一个小姑娘也受不住长时间赶路。
但宁然好人许林都没想到,不光平时几个常用的租车点没有牛车,连县入口那儿也没有听着拉客的。
宁然有点奇怪,“今天他们生意那么好,都不在吗?”
许林急的都要出汗了。
眼看到了正午,日头毒得很,他们要是找不到车,就只能走着回去。
许林怕宁然经不起晒,再中暑什么的。
可要是再等下去,还不走的话,回去就会很晚。
宁然知道这个道理,见实在找不着车,想了想,就对许林道:“舅舅,我们直接走回去。”
“那你……”许林担心的看着宁然。
宁然神色如常的摇头,把包里的水壶翻出来,递给许林。
嬌妻在下:總裁請疼我
“时间耽搁不起,我们直接走。舅舅,你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许林也确实咳渴得厉害,就直接接过来。
一口水下肚,许林觉得浑身都清爽起来,人也没有那么急躁了。
他点点头,“那好,然然,你要是觉得晕的话,跟舅舅说,舅舅背你过去。”
宁然心里一暖。
鬼種 申且
接过水壶放回包里,就和许林快步走着离开。
这时,后面不远处,一辆军绿色的车迅速往这边开来。
宁然若有所察,鬼使神差的往后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那辆疾驰而来的军车。
所过之处,激起不少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