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阮思弦把金玉满堂,塞进老太太手里。
“这是…”
“我准备送您的寿礼。”
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从阮思弦眼里,噼啪打在地上。
她的心…
都要碎了!
“金玉满堂,寓意家族兴旺,儿孙满堂。”
“孙女不孝…”
“这一切,可能只会在梦里实现吧!”
阮老太盯着手里的金玉满堂。
絕世大邪神
转眼面无血色!
眼前景象,天旋地转,人已朝地上倒去。
“老奶奶!”
“妈…”
众人无不大惊。
阮家人搀扶着老太太,她面如死灰,双眸紧闭,已然昏迷过去。
“妈,你醒醒啊…”
韩雪萍吓的半死。
但不管怎么叫,人就是不醒。
“怎么办?”
“药刚刚吃完,现在送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阮家人乱作一团。
许多人说话时,已经带着哭腔。
雷神傳奇 斑蝥
“奶奶!”
阮思弦跪在老太太跟前,满脸泪痕。
众多富豪,只能摇头叹息。
本来是八十大寿,可谁能想到,会发生这么多意外?
“江先生。”
農門飛出金鳳
黄秋沉吟半晌,来到江凌云跟前。
“医者仁心,还请您出手…”
江凌云冷若冰霜。
半晌,也没有回应。
黄秋咬咬牙,老脸逐渐涨红。
忽然当着众人的面,向江凌云鞠了一躬!
“江先生!”
他言辞恳切,无比真诚。
“阮老太或许有错…”
话没说完。
江凌云目露寒芒!
“或许?”
他冷笑不已,浑身散发恐怖气息,令人如置冰窖。
“自私自利、狼狈为奸…”
“此等奸邪之辈,连畜生都不如!”
黄秋脸色难看。
阮老太究竟做了什么?
居然把江凌云,得罪到了这种地步!
江凌云轻哼出声。
“医者仁心。”
“但我,不是兽医!”
但…
噗通!
“江先生救命啊!”
阮家众人,竟向江凌云齐齐下跪,痛哭流涕。
“都是我们,我们有眼无珠…”
“老太太年事已高,要是就这么走了,阮家…”
“阮家可怎么办?”
江凌云别过头去。
面不改色。
“无能为力!”
这?
阮家人满眼热泪,呆愣的望着江凌云,脑子里阵阵嗡鸣。
心如死灰!
黄秋也唯有苦笑。
阮、黄两家,生意上有些瓜葛,近年来愈演愈烈,但多年的交情,让他见死不救,实在于心不忍。
可江凌云的脾气…
此刻。
一道清澈柔和的女声,忽然传进耳畔。
“求求你…”
阮思弦紧紧攥住江凌云的手臂,那双动人心魄的眸子中,泪水如河水决堤。
声音带着哭腔。
“奶奶确实有错,我…”
“我愿意替她弥补!”
“住口!”
韩雪萍目眦欲裂:“弥补什么,为什么求他?”
“他就是个废物!”
阮家人痛哭流涕,这种时候,他们也只能病急乱投医,韩雪萍这些话,是真是假,已然没人能分得清楚。
江凌云根本没有理会。
他凝视阮思弦,心中剧痛。
她到底知不知道…
自己在说什么?
如果所求之人,心起歹念,她要怎么办?
“那好。”
江凌云深吸口气。
目光,转移到老太太身上。
所有人眼前一亮!
“多谢,多谢江先生…”
阮家人齐齐拜倒,却是哭的更厉害了,阮思弦连忙退到一边,唯恐打扰。
唰。
透视眼开启!
江凌云目光如炬,寥寥几眼,阮老太的病情、病灶,如何医治,已然了如指掌。
这是…
雲虞之歡 芥末綠
胶质母细胞瘤。
多发于大脑,是所有肿瘤当中,恶性程度最高的一种。
当今医学束手无策!
一旦患病。
纵使做手术、接受化疗,也于事无补,仅能靠替莫唑胺维持生命。
少数能活过一年。
但八成以上,连半年都坚持不到。
總裁有毒:丫頭,你不乖!
“难怪。”
江凌云暗自点头。
眼前,阮老太的大脑皮质下,肿瘤细胞成片,已对大脑组织,造成了破坏。
这也是脑胶质瘤的恐怖之处。
随着前额叶被破坏,人将变的反应迟钝、喜怒无常,最终大脑被彻底侵害,也就离死不远。
江凌云收回目光。
“以她的病情,最多再撑一个月…”
罢了!
他把心一横。
蹲下身,右手探出,放在阮老太额头。
透视之下。
脑胶质瘤细胞,斑斑点点、呈星形,密布大脑皮质下。
这种斑点…
也都是阴气!
只是,并非丝丝缕缕,形态不同罢了。
呼。
随着精力集中。
点点阴气如受指引,自前额叶部位,不断飘浮,向江凌云掌心游荡。
只是。
虽然斑斑点点,看似不多。
然而阴气分量极重,较他先前几次所见的,更加纯粹。
剥离的难度…
也陡增百倍!
一分钟不到,江凌云汗出如浆,脸色也白的渗人。
“你…”
“你没事吧?”
阮思弦站在旁边,心提到了嗓子眼,担忧至极。
“要不算了…”
“奶奶年事已高,病情也很重…”
她声若蚊蝇,像是喃喃自语,但语气却愈发坚定。
绝不能为了奶奶…
把他搭进去!
黄秋却把她拉远,神色严肃郑重。
“阮小姐。”
“我看,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为妙。”
此时此刻。
夜半鬼點燈
江凌云全副精力,都集中在手掌之上,其他人说了什么,根本听不到。
汗水很快浸湿衣衫。
这种阴气…
实在太可怕!
以他如今的实力,很难将其尽数剥离。
唯一能做的,就是暂时阻止扩散,保住阮老太一命。
“看来…”
“只能这样了。”
江凌云暗自摇头。
丝丝阴气,终于被剥出前额叶,阮老太枯瘦的手指,兀自轻颤。
“奶奶!”
阮思弦睁大眼睛!
她赶紧跑过去,握住老太太的手。
“唔…”
阮老太艰难的喘息。
终于…
眼睛睁开一条缝。
绝了!
在场众人,看的神色呆滞,僵立原地,跟着了魔似的。
这简直是奇迹!
阮老太病情之严重,连阮家人都认定没救。
想不到…
硬是被江凌云救活了。
“这哪是医术?”
“活死人、肉白骨,难道他是神仙转世?!”
所有人无不惊叹。
阮思弦抱紧阮老太,痛哭流涕。
“奶奶…”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但就在此时。
嗖嗖!
破空之音响彻,几道黑影打破平静,骤然射向阮思弦。
“小心!”
江凌云神色微变!
本想做些什么,然而起身之际,大脑却阵阵晕眩。
为了医治阮老太…
体力与精力,实在消耗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