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
“不可能不可能!”周老鳖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你说的那个人我也知道,不仅拿到了摸宝的头奖,还在白家古玩店斗宝赢了竹海大师,怎么可能是他!此沈秋非彼沈秋!俩人都姓沈,人家那是正儿八经的鉴宝宗师,我说的那人完全就是个古玩白痴!居然看的上我家那些废铜烂铁!真正值钱的玩意都在我这箱子里头呢!剩下的那些白送给别人都嫌占地方!哈哈!”
周老鳖随即将皮箱子交给小娟,小娟带着手套依次检查了里面的几件值钱的宝贝。
一只晚清的清瓶、一副民国的黄铜烛台、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老东西。
“周老板您的这些东西我大概看了,都是些老东西,但都算不上精品,我这边给你估价3w您没有意见么?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可以找经理来给您甄别?”小娟态度严谨朝周老鳖问道。
“没意见!没意见!三万就三万!卖东西还就得是你们长阳轩最公道,童叟无欺价格公道,不像外面的那些铺子拐弯抹角的都要赚上一笔!”周老鳖大手一挥爽快说道。
其实这些东西的价格他早就有数了,三万块绝对是给的公道,沈秋那边花了三十六万买下了店铺,那么他这三万块就等于跟白捡的没什么两样。
“好的!周老板您的这些货我就收下了,你旁边稍做休息,稍等五分钟财务就会把那笔钱直接打到你的账户中!”小娟给了手势,示意周老鳖旁边休息,鞠躬请上来后面排队的客户。
“先生你好!你也是来着卖货的么?”
“是的!”
周老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听到这客户的声音回头瞥了一眼,第一时间觉得有些耳熟。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背后这人年纪轻轻、长相帅气、这人不就是买了自家古玩店的沈老板么?沈秋?
“哎呦我去!这不是沈老板么?巧了巧了!怎么你也来长阳轩卖古玩啊!”周老鳖见着沈秋就差点笑出声来,眼前这位就是周老鳖的财神爷啊,开古玩店三年一分钱没赚,这位沈老板一天就让他转了几十万。
“是是是,我也是来卖货的……”沈秋并不意外,刚才沈老板吹嘘的那些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盘下你的那家店,手里面没现金流了,打算先卖件东西缓和缓和……”
店员小娟也倍感意外,眼瞅着气质不俗的沈秋怎么也不像是盘下海宝古玩店的傻子啊。
“先生您好,请问您贵姓。”
“免贵姓沈,我叫沈秋……”
“沈秋?”店员小娟的眼眸明显一怔,刚要开口就被周老鳖抢了一句:“沈老板?你手上什么宝贝卖到长阳轩来?咱们俩也算是有缘了,让我先帮你掌掌眼!”
“啊哈,其实也没什么周老板,就是您给我剩下的那些东西,手上确实没钱周转了,先拿一件过来应急!”
“是吗哈哈哈?”周老鳖一听这话整个人就乐了,沈秋拿什么东西过来换钱他都不意外,唯独听说是古玩店的存货他就忍不住笑了。
海宝古玩店的情况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值钱的那些玩意都在眼前柜台上放着呢,剩下的那些东西没一件是好货,说好听点说是古玩,难听点说它们是垃圾都一点不为过。
沈秋居然拿它们来换钱,怕不是来搞笑的吧?长阳轩收货的起步价就是五百,怕是把存货堆都翻烂了也找不着一件价值过五百的吧。
“沈老板?你确定是拿我店里的东西来换钱?”周老鳖朝店员小娟使了个眼色:“我都不知道店里面有什么值钱的家伙,要说里面最值钱的就是我留给您的那张《黄花梨》的桌子,不过那玩意人长阳轩看不上,顶多就算是个旧家具!哈哈哈!”
沈秋也笑了,手提袋拿到柜台上说道:“能换多少钱是多少钱,长阳轩是燕京的老牌古玩店了,价格公道我也放心!”
“说的好说的好……”周老鳖笑哈哈的朝沈秋竖起大拇指:“年轻人做古玩就得有这种心态,小娟啊你就先给沈老板的宝贝估价,我不着急哈哈!”
異界龍魂 暗夜幽殤
受制於帝 半月流觴
按照长阳轩收货的规矩,首先就由顾客亮出宝贝,再由店员确认宝贝的完整性,最后手戴一次性的收到接回去,中间不存在直接接触。
“好的好的!”沈秋打开了手提袋,取出里面的宝贝,外面简单的用报纸包裹了几层,大小如一个保温杯子的大小,类似于一件瓷器、或者笔筒之类的。
“沈老板?”周老鳖脖子够的老长,咧嘴问道:“你该不会把我家的那只笔筒拿过来了吧?啊?如果真是笔筒,我劝你还是早点打道回府吧?那玩意是我花了一百多块钱买来的装饰品!压根就不是古玩!哈哈!”
沈秋摇头否认:“还真不是笔筒,是您店里面留下来的一只罐子!”
沈秋说罢抽掉了表面的包子素裹,露出来一只黑漆漆的罐子,这罐子的造型有些特别,整体呈大肚的模样,周身一片漆黑,肚子中央还贴着一个显眼的楷体字:茶!
“哎呦挖槽!”周老鳖立刻尖叫了开来,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件宝贝,这不就是他古玩店里面用来装茶叶的茶叶罐么?
“沈老板!你就拿它来长阳轩换钱?这不就是我喝茶的茶叶罐么?哈哈哈哈!我开始怀疑您的目的了,您压根就不是来卖东西的!您一定是借着卖宝的幌子,来搭讪人家小娟姑娘的是不是?是不是?”
店员小娟脸红到了耳根,挺胸特别打量了眼前的这只黑罐子,依稀能够闻到其中传来的清香茶叶味道,再加上外面的字体再明显不过了,这确实是一只普通无奇的茶叶罐。
總裁輕點愛:前妻求再嫁
“先生你确定就是这件宝贝?”
“是的!”沈秋面色淡然确认道:“就是这只罐子,小姐你帮忙看看能价值多少钱?”
“别闹了沈老板!你说它能值多少钱?这就是我从家里拿来装茶叶的玩意?你没看到么?上面清清楚楚贴着《茶》字呢!超过五十块钱就算我输!哈哈哈哈!”
沈秋抬头清澈眼眸问小娟:“小姐你怎么看?”
魔天屠龍 黑鷹
曼珠沙華之二:彼岸花 滄月
“这……”小娟支吾了一句,但还是按照程序戴起手套仔细查看。
情動天下(全本)
这罐子确实没有出奇的地方,大肚外表上贴着《茶》字不说,上面还搭着一只蓝色的盖子,估计是周老鳖随便找来凑合的一只盖子。
要说年代,这件罐子倒还有些时间,从外表的包浆可以判断这应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正如周老鳖所说,这只是普通人家用来装茶叶的器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历史参考价值。
“这位先生,您的这只罐子我看了,是一件普通的茶叶罐子,我这边给您的价格是100块,不过我们长阳轩的收货标准最低是五百,您的这只罐子低于了这个标准!”
在小娟的心里这罐子的价值最多不超过五十,给一百是顾忌到了沈秋的面子,好歹人也是风度翩翩的大帅哥,给五十确实让人家帅哥下不来台。
“仗义仗义!”周老鳖竖起大拇指:“不愧是长阳轩!给的价格就是公道!沈老板你也看到了!你的这件宝贝只值一百呢!哈哈!”
沈秋摇头,笑着指着那件黑色的罐子:“对不起小姐,这个价格我不认可,麻烦叫你们经理来重新估价!”
紙刺刀
“啊?喊我们经理来重新估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