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言官的事情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些言官都是被刑部带走了,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还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这必将是上百年来最为轰动的一件大事!必定是要在史书上占据很大的笔墨!
陛下已经下令,三司会审。
这三司会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了,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因而,短时间内应当是没有机会开始的。
更何况,这段时间,还有另外一件大事正在悄然地进行,三司会审更是要往后拖一拖了。
这件大事,毫无疑问便是册封太子!
两天前,英国公已经前往太庙,祭告天地、社稷以及祖宗,便是为了册立太子一事。
追愛99天:教授大人,惹不起
若是放在以前,这中间应该还会隔着几个月的时间,留给准太子充足的准备时间,至于准备什么……自然是准备礼仪。
要知道,册立太子乃是大楚最为重要的礼仪之一,几乎可以说是仅次于皇帝登基,因而这礼仪的繁琐程度不用说也可以知道。
别说太子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就算是年轻人,只是短暂的练习,也未必能够完美无缺,因而必须要进行长时间的练习,长时间的准备,并且挑选一个良辰吉日,方才进行礼仪。
但是这一次却是与往常不同。
我的寶貝
陛下这边册立太子的消息刚刚传出来,英国公便前往了太庙,回来以后,宫里面便是传出消息,说是礼部已经挑选好了良辰吉日,这良辰吉日是在什么时候呢?七日之后!
从传出消息,到前往太庙,到选定日子,这中间隔着的时间,竟是不超过十天!可谓是亘古奇闻!
当然,这要是结合最近市井间流传的流言,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传言陛下乃是中了蛊毒,如今已经有一年之久,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虽然京都府衙门抓了几个传这些谣言的乞丐,却是阻挡不了这个谣言被大部分人听说。
尤其是这个关头,陛下忽然又要册立太子,还是从没有过的匆忙。
几乎可以说是坐实了这个所谓的谣言。
这对京都府的百姓们又有什么影响呢?
说到底ꓹ 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该吃吃ꓹ 该喝喝,一切都是如往常一样。
但是,对这交易所里面的人影响可就是大了!丝毫不夸张的说ꓹ 不亚于一场地动山摇!
短短几天的时间,这交易所里面的分红如同坐了过山车一般ꓹ 忽然上升,又是忽然下降ꓹ 然后又是上升ꓹ 急升,急降,然后又是急升!
无数人痛哭流涕,却也有少数人欣喜若狂,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以后再谈……
重点还是册立太子。
此时此刻,在这太子东宫里面ꓹ 无数的礼仪官分列两侧,眉头紧皱ꓹ 十分焦急地看着小皇子殿下……因为礼部已经有了文书ꓹ 直接称呼太子殿下ꓹ 如今也是可以的。
七日之后ꓹ 便是册立太子的礼仪了。
莫说是完美无缺,不出岔子ꓹ 如今便是连流程都还没有走完一遍ꓹ 太子殿下连自己应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怎么能不焦急呢?
要知道ꓹ 这册立太子的礼仪可是万分万分的重要!
若是出了什么差池,他们这些礼仪官都是要人头落地的啊!
引礼官站在赵昊的身旁ꓹ 一脸的焦急,急促地道:“殿下,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臣方才所说的话,您一定要记住了,一开始,臣会站在这里……
您行礼之后,赞礼官会宣布行册礼。臣就会引着您由东门进入殿内,然后便不是臣领着您了,改由内赞官接引您到御座前拜下,然后……”
赵昊听着这些话,眉头比他们皱的更紧,脸都是拧在了一起。
“慢些说,慢些说……没听清,先是你领着本宫到东门,然后行礼?”
这几天,赵昊感觉自己的头都要大了!
原先说是册立太子,他还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无比的伤感,这伤感的原因乃是来自陛下……
但是现在嘛,却是不一样了,他压根没有想到,这册立太子竟是有这么多的礼仪,这礼仪竟是这么的繁琐。
甚至他觉得平日里最为厌恶的算学,都是比这礼仪要让人觉得轻松。
“不是,殿下……哎呀,是臣领着您行礼……”内赞官站在旁边,焦急地道。
傲嬌世子妃:王爺跪下唱征服
“之前是臣领着您,然后才是这位大人……”赞礼官站在旁边,补充道。
赵昊听着,脑袋都要大了,大声地道:“说慢些!一个个的来,最开始是谁!”
然后又是一通乱糟糟的。
情深難負,首席的頭號新寵 顧靈舟
这也不怪他们,原先需要准备半年之久的礼仪,竟是要压缩到短短的七天的时间。
莫说是太子殿下了,就是让十分熟悉礼仪的礼部主事来,也未必能弄得清楚啊!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庭院外面忽然又是传来了一道尖利的声音。
“陛下驾到!”
话音落下,整个太子东宫响起了一片哀嚎声。
当然,这哀嚎声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瞬,这些礼仪官便立刻噤声,站的端端正正,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了。
片刻后,便看到了一道身影缓缓地走进了太子东宫。
礼仪官们忙不迭地行礼:“臣等参见陛下!”
楚皇深邃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扫视了一圈,平静地道:“众卿辛苦了,下去歇息片刻吧。”
墨裔
活骨生香 謎若桃花
貢品男後 緋葉
礼仪官们听见这话,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情都是变得有些奇怪。
他们自然知道陛下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要跟太子殿下说说话,要支开他们。
可是,距离册封礼只有短短的几日了啊!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的珍贵,即便是陛下……有什么话,难道不能等到册封礼结束之后再说吗?
赞礼官壮着胆子,拱了拱手,回了一句:“为陛下和太子殿下鞠躬尽瘁,乃是臣等的本分,臣等……不累。”
楚皇听见这话,瞥了他一眼,悠悠地道:“朕看你累了……”
“臣……”赞礼官还想要说些什么,旁边的人却是用手肘戳了戳他。
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终究还是道:“多谢陛下体恤,臣等告退。”
無敵萌妻限量版 章魚丸子
一众礼仪官行礼:“臣等告退。”
王妃偏愛薄情郎
某科學的超能力緣 妖的境界
然后,转身离开。
片刻后,诺大的庭院就只剩下了赵昊和楚皇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