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李忠信给毕兴华打了一个传呼,确定下来了毕兴华他们几个人的位置以后,李忠信便坐上封半山的车直奔江边而去。
和寝室的几个牲口见面以后,李忠信直接就提出来请他们去吃饭的事情。
“老大领你们玩了一天了,这个时候也应该是饿了,我们现在找地方吃饭去吧!你们说,是吃昨天的忠信鱼馆呢!还是吃这边宾馆的菜呢?”李忠信很是正色地问起了王武他们几个人。
李忠信看到,几个牲口在冰雪大世界这边玩冰上项目玩得都脏兮兮的,就好像是那些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一般,李忠信有些莞尔。
“老五啊!急什么啊!现在天还没黑下来了呢!我们玩到天黑下来以后,然后再去吃饭就赶趟,现在也就是下午三四点钟,我们中午老大请的忠信快餐,现在还没饿呢!
我们到这边可是花了门票进来的,不玩上一段时间,到时候那就是浪费钱了。”王武抖动着冻得通红的大胖脸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王武对于李忠信这个时间来要请他们去吃饭的事情并不怎么喜欢,他们到这边可是花了门票进来的,还没有玩上一个小时呢!说什么也不能轻易地离开这边。
“啥浪费钱啊!老大不和你们说了吗?晚上的时候我们到这边来看冰灯,白天你要是在这边呆的时间长了,晚上再过来,人该受不了了。
这边的冰灯票什么的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我们直接过来看冰灯,那些个冰上的游乐项目,晚上看冰灯的时候也能玩。”李忠信正色地开口对王武说了起来。
李忠信记得毕兴华说过,他们晚上要到江边看冰灯的,他真就没有想到,白天的时候,这几个牲口居然会玩得这么爽。
江城的冰雪大世界的主办方一直就是市里面和忠信公司,这边的票什么的,忠信公司办公室那边有很多,李忠信直接让赵媛媛给他送来了十几张的参观票,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直接就否定了王武的说法。
东北这边和南方不一样,这个时候虽然大家都穿着大棉袄二棉裤的,但是,白天要是冻透了,一时半会儿都缓不过来。
所以,李忠信直接就告诉王武,他们必要要离开这边晚上再过来。
“五哥,你别着急吃饭,进来耍一会儿呗!这里的冰圈游戏很过瘾,我们现在正好差一个人ꓹ 你过来了,咱们四对四的好好干一场。”李明飞拖着一个大的汽车轮胎大声地对李忠信喊了起来。
对于冰上撞击的这种冰圈游戏ꓹ 李明飞他们玩得是最嗨的,这刚玩没有多大一会儿呢!李忠信就过来找他们吃饭,李明飞也是觉得没有玩过瘾呢!
掌心的曲線 逆影路飛
李忠信看了看李明飞手中拖着的那个汽车轮胎ꓹ 想到李明飞说的那个游戏,李忠信立刻就把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说道:“你们玩的这个东西很危险的ꓹ 赶紧收拾收拾,把这个轮胎给这边的管理员还回去ꓹ 我们出去吃饭ꓹ 等晚上过来这边的时候,我请你们玩好玩的东西。
白天到冰雪大世界这边来玩,没有什么好玩的,人也少得可怜,等到了晚上的时候,这边就热闹了。
我特意准备了一台照相机和几个胶卷,到时候我们几个寝室的兄弟一起合影留念什么的。”
李忠信可是不想和李明飞他们玩这样一种幼稚的游戏ꓹ 要说中小学生玩一玩这个东西还算不错,但是ꓹ 他们这么大的人玩这个东西ꓹ 感觉上就有一些蠢了。
名門掠婚之嬌妻養成 小妖呢喃
要是都像李明飞那样的身体ꓹ 玩一玩对撞的游戏也就罢了ꓹ 有王武那么大体格子的,得多远助跑加上冲击力才能给王武撞动啊!
冰上可不是其他柔软的地方ꓹ 真要是一下子磕到ꓹ 那到时候一准受伤ꓹ 李忠信觉得他是不会亲自下场去玩这样一种游戏的。
“老五啊!你中午没吃饭吗?要是吃饭了的话,就进来陪我们玩一会儿ꓹ 你要是不想玩,到时候你在一边看着也成。
我在广东那边从来没有玩过这个游戏,听有意思的,比小时候玩的那些个游戏好玩多了。”王明和看到王武他们几个人都凑到了李忠信身边,他也是过来说了起来。
王明和是真心没有玩够,别看他是广东人到黑省这边呆了快四年的时间,但是,在冰上玩这样的一种项目,他还是第一次,特别是对战寝室里面其他的几个人,赢了以后特别有成就感。
陽光大宋 塵昏白扇
“你们想要玩的话,随便你们,反正我是不进去和你们玩这个了,我可以到那边去等你们。
卦術王
合租醫仙
我事先和你们可是说明白了,白天要是在冰上玩的时间太长了,那晚上就没有办法看冰灯了。
如果你们明天晚上不走,那就明天晚上咱们看冰灯,这样也可以的。”李忠信没好气地对寝室里面的几个牲口说了起来。
对于他们几个人的想法,李忠信心中是清楚的,但是,李忠信却不会进去和他们玩这样一种幼稚的玩意。
另外就是,他和毕兴华答应领寝室的哥几个看冰灯得,按照他们几个人的说法,明天晚上的时候就坐车离开,那明天晚上看冰灯就看不成了。
“你们几个过来一下,咱们投票决定。”毕兴华对场地里面还在玩得不亦乐乎几个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几个人过来投票决定。
毕兴华对于在这边玩这个东西也不是很喜欢,毕竟他和李忠信都是江城人,自从有了这个冰雪大世界,他们也是没少来这边玩耍,像毕兴华家里有在忠信公司工作的,能够拿到免费的票,所以,他也是赞成李忠信的说法。
如果几个牲口晚上不想看冰灯了,那他们愿意玩到几点他都不会去管,但是,晚上要是在这边看冰灯,真就得听李忠信的安排。
下午他们到江城新区的批发市场那边转了一圈就到了这边,在外面也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了,毕兴华也是觉得有些冷了,只是他不明白,那几个南方同学怎么就那么抗冻,到现在还玩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