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BB……”夏冉扯了扯嘴角,一瞬间恍然大悟了过来。
这样就说得通了,毕竟他对于空气之中无处不在的灵子信号,是没有怎么在意的,就像是现代世界的普通人对于四周大气之中充斥着的各种各样的电磁波,一向都没有什么感觉一般。
即使夏冉能够察觉得到,能够确切的看见,也能够像是读取电磁波之中承载的信息一样,读取灵子网络里的资讯流动。可是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没有什么必要。
而且即使现在的灵子网络还很简陋,不像是后世的互联网一般规模庞大,但是好歹也是覆盖整个欧洲地域的“魔术”网络,而且最近还已经从不列颠本土开始,尝试开放下层链路给民众,灵子网络正在向着民用领域开始普及……
又因为中央主机就设立在光辉之塔这里,甚至于整座塔本身也可以看作是一座巨大的、足以覆盖全世界的灵子信号发射塔,基本上每时每刻都有来自欧洲各地的海量信息汇聚而来,进行着各种处理、运算之类的数据吞吐。
所以说,就算是BB在刚刚不加掩饰的在夏冉房间附近开启数据传输,将发生的事情给阿尔托莉雅直接现场直播也罢,也很难会被当事人发现——
魔术师能够察觉得到自己身边的灵子网络出现的信息流动,却只是习惯性的觉得是正常的,是灵子演算装置在接收来自全欧洲的海量信息,运算处理完毕之后还要发送反馈回去……毕竟完全没有防备,因此也就没有尝试读取那些信息。
果然还是真正的樱乖巧可爱得多了啊……
夏冉单手按住额头,仰头叹息一声:“果然,我当时就不该心软的……”
“不行,不能够这么算了……我这就去和她算账!”稍微停顿了一下,他一锤手掌,很是认真的这么说道,然后就要转身从走廊的另一侧离开。
“这件事不急,Master……还是先说说现在的这件事情吧,你忘记你答应了我什么了?”恼怒不已的阿尔托莉雅眼疾手快,一步上前,直接抓住了想要趁机溜号的这个家伙。
“啊?什么?”夏冉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望着她,“我没有答应什么啊,我当时明明什么都没说,美狄亚小姐就来了……”
因為是你
“你……!!”少女气急,问题是这个吗?
“……”另外一边,莫德雷德脸色阴沉的看着两人的互动,感觉自己的存在似乎是非常多余的样子,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ꓹ 身后若有似无的开始散发出某种低沉的气压,肉眼可见的黑气向着四面八方散发。
阿尔托莉雅稍稍冷静了下来ꓹ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用非常严厉的眼神紧紧盯着自己的御主:“如果我现在没来的话,Master你打算做什么?”
“……帮助小莫继承大统。”魔术师老老实实的回答。
王妃兇猛:勾個王爺來生娃
“我还没死呢!”骑士王恼怒的提高声音分贝。
“咳咳ꓹ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啊,只要正常的传位ꓹ 让她继承卡美洛的王位就可以了……”夏冉举起手指挠了挠脸颊,解释说道。
阿尔托莉雅很努力的按捺住拔剑捅他的冲动ꓹ 星之圣剑失而复得ꓹ 但是这么久没有用过,也已经有些生疏与不习惯了:“总而言之,我是并不准备承认这件事,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这句话一出,就宛如是一柄利剑,边上的莫德雷德的表情瞬间变化,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滴血ꓹ 痛得无法呼吸。
就像是当初摩根安排她隐藏身份,磨砺爪牙ꓹ 她却一点儿都没有遵从ꓹ 而是直接向亚瑟王披露了这一切。就是因为她对父亲的憧憬与崇拜ꓹ 要远远超过母亲的执念与野心ꓹ 她希望得到父亲的承认,为其为自己的父亲而自豪。
所以她没有按照摩根的意图而行动ꓹ 而是想成为父亲认可的高洁骑士ꓹ 但是在那天ꓹ 阿尔托莉雅却是同样无情的拒绝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能够承认我!亚瑟王不是一向都以清廉正直,公正无私而闻名的吗?为什么在我的事情上就要这样子区别对待?!”
低沉的声音响起ꓹ 发出询问的并不是魔术师,而是叛逆的少女骑士,她愤怒的握紧拳头,咬牙问道,死死盯着父王的眼眸里充满了剧烈的憎恶:“难道我……身为摩根分身的我,就应该被你这样厌恶吗?”
那既是对阿尔托莉雅的憎恨,也是对这样的自己的厌恶。
为什么不将王位让给自己?
有一家農莊
为什么不承认自己为子?
为什么,自己会以这种形式诞生?
她对于父王的爱有多炽热,随之转变而成的恨就有多强烈,认为「父王」不承认自己这个「儿子」,是将对摩根的不满迁怒到自己的身上,厌恶着她的姐姐利用魔术仿造复制以她为原型的人造人!
但是这一点儿都不公平!这明明就不是自己的错!
“……”
“……”
阿尔托莉雅皱着眉头转过头去,面对激愤不已的莫德雷德,稍稍沉默了一下,接着还是面无表情的回答:
“……我从来也没有憎恨过你,还是那句话,不传王位于你的理由只有一个——你没有为王的器量,仅此而已。”
莫德雷德却是微微一愣,她记得这句话,因为在生前这就是阿尔托莉雅对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在剑栏那里对她作出的最后回答。
不过在当时被怨气蒙蔽了双眼的莫德雷德看来,这样的轻飘飘的一句话,完全没有任何的说服力,根本就是父王不想承认她的敷衍说辞而已……当然,现在也是一样。
莫德雷德一心想要得到阿尔托莉雅的承认,她的双眼只能够看到这个。所以一旦这件事没有能够如愿,或者被否定了的话,她就无法冷静的思考其他的事情了。
又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没有为王的器量这样的事?自然只会觉得是不管自己努力到什么程度,即使比任何人都要优秀,在自己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亚瑟王蔑视为玷污了她一生的孽子的原因。
“好了好了,你们都冷静一下吧……毕竟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问题不能够坐下来好好谈的呢?”
明末中樞一木匠
眼看着两个骑士少女之间的火药味浓烈,似乎即将就要重演历史的样子,夏冉赶紧插入两人之中,制止有可能出现的碰撞。
“谁和你是一家人!”憎恶之火正在心中熊熊燃烧的莫德雷德,却是一点儿都不领情,咬牙切齿对他怒目而视。
“我是说你和阿尔托莉雅是一家人,父子也好,母女也罢,这个事实总归是不会改变的……”夏冉也不在意,很是淡定的纠正叛逆期的少女的说法。
“谁和她……她是、是……”叛逆骑士脱口而出,本能的就要反驳,不过话说到一半就反应了过来,顿时卡壳了似的,脸色憋得通红。
魔劫墮天 落葉心辰
想要否认却口不对心,但如果不否认的话,又觉得自己弱了气势。
总而言之,甭提憋得有多么难受了。
“Master,请你不要多管闲事……”阿尔托莉雅也是很恼火的蹙起眉头,也就是多年的感情以及磨练出来的神经,才能够让她一直保持冷静。
换作别人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不断地挑动她的敏感神经,估计早就已经被圣枪刺穿了……
傾城魅妃之淚染殤城
“我也想不要多管闲事啊,但是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吗?怎么可能不管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魔术师也是略显无奈的说道,“而且说到底,你们两个人的性格也实在太别扭了一些,明明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我也真是看不过去了……”
这件事又不可能说能够无限拖延下去,迟早阿尔托莉雅和自己都是要离开的,即使自己已经将这条世界线,从整个宇宙的量子记录固定带之中剪定,置入自身内侧重新展开,也改变不了什么。
夏冉也不可能说他在自身内侧展开世界,然后自己躲进自己的内宇宙世界之中,就能够从整个外界的因果之中消失了。
或许以后会有希望,但是现在是不可能的。
極品逍遙高手 青山依舊在
所以回归这个结果也是必然的,因此阿尔托莉雅也必须要放手才行,她需要在那之前确立继承者……这难道还有别的什么选择吗?谁都知道,莫德雷德真的是唯一的人选了。
除非骑士王能够在离开之前抓住时机再生一个,这样子的话,倒是还能够有额外的选择余地。
“……”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阿尔托莉雅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默默别过脸去,没有说些什么。
看样子她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夏冉这才感到多少松了口气,他也不是不能够理解阿尔托莉雅,大概是对方一直都在下意识的否定莫德雷德,因此根本就没想过这一茬,也忽略了她早晚要放手的事实。
“……”边上的莫德雷德也是张了张口,却同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是看向魔术师的眼光已然变得警惕而又复杂。
这人到底和父王是什么关系?自己该不会多出一个监护人来吧?
还是说,就是因为他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对自己是这样的态度,会帮助自己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他难道是把自己当……当作是他的女儿了不成?不,不行,太恶心了,自己绝对无法接受!
叛逆的少女骑士下意识的在脑海里这么胡思乱想着,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表情就和心情一样,是前所未有的复杂。她本能的在抗拒这样的事情,甚至只是想一想就觉得自己绝对无法接受!
但是……但是……
都市修真太子 塵土人生
如果这人能够让父王认可接纳自己的话……
莫德雷德紧紧的咬着嘴唇,拳头不断的握紧又放松,如此反复数次,显然内心是在天人交战。她本能的厌恶这样的事情,但是这件事可能出现的结果却又是她一直以来的希冀,因此理性和私欲在她心中不断的进行斗争,难以下定决心。
“……我们都坦诚一些吧,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不要总是打哑谜一样,让对方自己去胡思乱想,悲剧往往就是这样发生的。”
这个时候,夏冉也在侃侃而谈,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趁着阿尔托莉雅和莫德雷德都明显正在沉思什么,没有插话的空隙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看法。
“莫德雷德的想法最好懂,简单来说,她内心深处只是单纯地想得到阿尔托莉雅你的认同,希望你可以认可她是具备你的血脉的孩子而已,对于从小极度缺乏父爱的她,你的地位简直等同于上帝……”
他伸手一指莫德雷德,用一种平铺直述的语气,毫不留情的揭露了少女内心深处的想法与愿景。
“你这家伙……”
没有人会喜欢被这样子揭老底,所以瞬间惊醒过来的叛逆骑士涨红了脸,手臂颤抖着似乎是即将要拔出魔剑。
阿尔托莉雅明显有那么一刹那的动容,她并不知道自己在莫德雷德心里有这样超然的位置,不过很快的她就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平静的说道:“我可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信徒,会想要推翻自己的神……”
“爱之深,恨之切嘛,而且明明是你和摩根都没有做好父母的表率。”夏冉淡定的回答,“摩根把她生下来,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复仇的工具,而你在知道她的存在后又从来都不愿意承认她……”
再加上,莫德雷德根本就还是个孩子。
因为是以魔术制造的人造人,成长速度远超自然人,生命周期也相应短暂。与同龄人相比,当那些还不会说话走路的婴孩只知道啼哭的时候,莫德雷德就已经在为了成为一名真正高尚的骑士,而努力挥剑,锻炼自己了。
当那些同龄人真正成年的时候,她大概已经接近衰亡了……考虑到亚瑟王的统治本来就只有区区十年左右,所以莫德雷德的年龄大概也就是十年或者还干脆不到。
“继续纠缠下去,这件事终究是没完没了的,如果真的不想承认她的话,就果断一些、狠心一些吧……”夏冉眯起眼睛,注视着阿尔托莉雅,“你对于莫德雷德的存在,到底是怎么想的,哪怕是只有一次,坦诚的说出来吧。”
“哼……”
莫德雷德冷哼一声,转头看向其他地方,似乎将刚刚的事情放下了,不想和魔术师计较的样子,虽然她极力想要表现出满不在乎来,但是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她此刻充满了紧张与恐惧。
阿尔托莉雅沉默着,久久没有说话。
天譴之月
或者说些狠话,就可以直接解决这个问题了,但是她根本说不出口……而且,她的确就不是那样想的。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我的确对她没有任何的憎恨,这本来就不是她的错……”
“那你为什么不承认我!”
莫德雷德仿佛瞬间松了口气,眼睛里出现了欣喜若狂的神情,但是紧接着又转为了狐疑与警惕,被伤透了心的她,已经不会轻易相信这样毫无根据的说法了。
“因为你没有为王的器量……”开了一个头之后,阿尔托莉雅似乎也坦然起来了,她平静的注视着自己的「孩子」说道,“我深知不列颠坎坷的命运,继承这个王位意味着无穷的灾难,它不应该是你的责任……”
“什、什么?!”莫德雷德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惊住了。
阿尔托莉雅没有停下来,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我自小懂事开始,就是为了这个做准备的,十五年间日夜都在学习,就连在睡梦中都是如此……而莫德雷德你缺乏了身为王最关键的教育,因为你没有资格,所以我不会承认你的继承权。”
仅此而已。
“不、不可能!你明明就是厌恶摩根,而且担心我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私生子」的身份曝光,污蔑了你的名誉,削弱了你的权威,所以才不肯承认我!”叛逆骑士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她如此咆哮着。
“我承认我是有过这样的担忧,担心因为你的出现,会引发不列颠的决裂和内战,王国将毁于一旦,因为当时的情况你也知道,在诸多压力之下,我的行事必须更加谨慎小心。”
骑士王点点头,承认了下来,接着稍稍迟疑片刻——
“但我有考虑过,如果你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能够与那个王位真正相衬的话,那么我是会承认你的,会帮你铺平那条道路……”
“你根本就没给我任何的机会!我怎么才能够证明自己!我永远都只能够屈居圆桌末席,不是吗?!”莫德雷德顿时怒极而笑,她果然是在欺骗自己。
“我有。”
阿尔托莉雅依然是很平静的看着她:“我在出征期间,就是将守护王国的重任委托给了你这个圆桌末席,而不是其他人。”
“……”
“……”
莫德雷德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突然想起来了,自己之所以能够趁机带兵叛乱,联系那些一直心存不轨的诸侯领主们,唆使他们纷纷加入自己的麾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否则的话,她不可能轻易做成这一切。
在自己被父王拒绝,认为父王在厌恶蔑视自己的时候,却被委以守护王国的重任,明明当时还有被称为王的右手的高文,以及王的兄长凯……却偏偏选择了自己这个末席的圆桌骑士……
而她当时因为被拒绝的原因,已经变得穷凶极恶,再也无法冷静思考了。
莫德雷德辜负了王的信任,没有抓住那个机会证明自己与王位相衬的器量,而是举起反旗,发动了叛乱,让不列颠毁于一旦……
豪門之霸道總裁偏愛乖乖生
这就是,父王在回来的最后,面无表情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的意思吗?不传王位给自己的理由只有一个……
这一刻,叛逆得少女无法形容自己所感受到的沮丧与悔恨感。
曾经不断的追求,觉得大概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光辉,自己明明早就已经被授予,但却在不知不觉间被自己亲手弄坏了。
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骑士,对亚瑟王的憎恨,深信自己才与王位相衬的执念……
那样的错误,她居然厚颜无耻地相信那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