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纵使林洪再怎么注重身份礼仪,面对这等言语也终于忍不住了。
他本以为夏风的存在已经够离谱,没想到还有更离谱的。
如果没有院子里那些金刀金甲的皇家卫队在,林洪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黑帮老大,而不是维多利亚的国王。
听到维娜的话,炎国的代表们再次变脸,可这一次,却说不出什么斥责的话。
没办法,人家是国王,身份已经到顶,再往上没有了,你投诉都没地方投。
….
面对此等豪言,林洪只能沉下脸道。
“维娜国王,东国的归属还没有定下来,怎么就成了你的地盘?”
维娜一脸嚣张,随后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模糊道。
“那是你们炎国没定下来,属于你们自己的事,我们维多利亚已经定下来了,东洲,西川,现在都是我维多利亚的国土。”
林洪的脸色几乎阴沉到了极点。
“哦?看来维娜国王是承认了侵略之意,我可以这样理解么。”
陪君醉笑三千場 芷清
“不不不,我维多利亚从来不做侵略之事。”
“那你怎么解释!”
维娜将棒棒糖从嘴里拿出,上身前倾,将脸凑近低声音道。
“你叫林洪是吧,我想问你个问题。“
林洪有些拿不准的皱起眉。
“请问。”
“林洪大人,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还是你在装傻,或是你以为我傻?”
“你……”
下一秒,维娜猛的一拍桌子,威严的声音响彻房间。
“东洲统治者樱武家族乃我维多利亚讨伐对象,如今军队溃散,家主成功擒拿,东洲的统治地位已经瓦解,至于西川的统治者西宫家族,已有自愿放弃统治权的意图,现东洲和西川两个无主之地,林大人,谈何侵略?”
綻放吧,少年
….
伴随着国王的“正义宣言”,维多利亚方的代表个个挺着身板,像胜利者般看着对面。
林洪被噎的脸红脖子粗,但在这种时刻他必须要说话。
“维娜国王ꓹ 您这是什么道理,如果这样的话ꓹ 我大炎也一样…..”
林洪的话再次被打断。
“那是你们大炎的事,与我维多利亚无关,短短1年之内ꓹ 我维多利亚先后经历了内外两次战争,维多利亚帝国从不故意挑起战争ꓹ 但也绝不怯战,我相信ꓹ 世界各国对此都不会怀疑。”
面对如此霸道的言行ꓹ 林洪再也坐不住了,“腾”的一下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我代表炎国此番前来是秉持着互利共赢的前提来商谈,难道维娜国王打算以武力威胁?”
维娜眯起眼睛。
“林大人,你是不是对威胁有什么误解?”
妻色撩人:總裁大人請深愛
“难道不是么。”
…..
英雄聯盟之流浪武士 蒼狼
林洪确实对威胁产生了误解,维娜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刚刚的话根本算不上威胁,接下来才是。
不再多看林洪一眼ꓹ 维娜侧过头,高声道。
“军部听令!”
中央军总司令和军部总参谋长一个立正ꓹ 洪亮的声音从二人口中发出。
“末将在ꓹ 请陛下吩咐!”
维娜义正言辞的下令道。
“从今日起ꓹ 帝国正式将西川与东洲纳入管辖领土ꓹ 帝国总军部响应一级号令,不惜一切代价守护我国领土不被外敌践踏ꓹ 鉴于西宫家族在交接事宜上存在停滞ꓹ 对其家族武装力量暂不与镇压ꓹ 除此之外,西川与东洲境内一切非我帝国武装力量ꓹ 一律驱逐,如有反抗,杀无赦!”
中央军总司令和总参谋长齐敬军礼,高声应道。
“是!”
婚姻大作戰
…..
这回林洪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和国王一比,林洪甚至觉得刚才的夏风十分儒雅随和,至少,还是讲那么几分道理的。
维娜的“最后通牒”直接让这场商谈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很显然,她不是来和你商量的,而是来宣誓领地的。
就像是草原上的狮王,无论是守护还是侵略,从来都是霸道的以自我利益中心,绝不会与外人分享。
…..
西宫凌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当然,他也没打算发表什么意见。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对整个西宫家来说,他们当然更愿意接受维多利亚的统治,因为他们知道,拯救西宫家于水火之中的夏风明显和维多利亚是穿一条裤子的。
但是,他们又不能直接将统治权让给维多利亚,因为这会得罪炎国。
如果过程中出现变故,导致最终炎国拿下了统治权,西宫家可能会因此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西宫凌担心的。
假戲真婚
不过从目前的局面上来看,维多利亚的国王明显不是个善茬。
即便炎国占据着地利的优势,维多利亚军的气势和战意也要让对手忌惮三分,毕竟,中央军在东洲刚刚打了胜仗。
西宫凌又暗暗与站在后面的夏风对视了一眼。
然而,夏风却没有在看他,而是一脸黑人问号的盯着维娜的后脑勺。
….
不得不说,维娜这套八王拳确实把夏风给看懵了。
当然,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因为这就是维娜一贯的行事风格,如果她的敌人以为一国之主要顾全大局,那就大错特错了。
總裁狠狠寵,嬌妻要不夠 竹鴿X
在维多利亚,顾全大局是国民议事会的工作,而国王则是开疆扩土的推土机。
维娜继任国王之位也只有短短的1年,而在这之前,她一直是国际著名黑帮格拉斯哥帮的老大。
格拉斯哥帮是靠什么起家的?
没错,是源石,作为泰拉中部的源石走私大户,格拉斯哥帮的货源根本没有稳定的来源。
说白了,源石是靠抢的,手快有,手慢无,慢了不光啥都捞不到,可能还会丢掉性命,天灾区域没有规则,没有法律,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发现源石,没有人会石头剪刀布,更不会坐下来商量。
心鏡 席絹
….
就比如在饭桌上,只剩下最后一个蛋糕,现在炎国的意图是好好商量一下这块蛋糕该怎么分,并且拿出了一些有利于自己得筹码,给对方施压。
而维娜的做法是,无视你的一切筹码,先伸出舌头在蛋糕上舔一口,让上面沾上自己的口水。
这个时候,如果对方急了,也想来舔一口,那不好意思,维娜会直接抓住敌人的舌头一把将肠子扯出来,再打个结。
……
面对此等毫不掩饰的武力威胁,林洪的脸色已经由胀红变的铁青。
他捏着拳头,咬着牙说道。
“维娜国王,恕我直言,您这是在玩火,真当我大炎不敢一战?”
维娜将那根棒棒糖再次送回嘴里,轻描淡写的回道。
“战不战是你们炎国自己的事,现在我给你们几天时间,把所有军队从西川内陆撤离,1周后,我军会进行全境搜索,所有异国武装,一律按侵略外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