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其实寇冲雪诧异的倒不是商夏能够以四阶煞元消解五阶的真罡,而是诧异他能在如此短的瞬间内做到这一点。
商夏则笑道:“弟子的本命灵煞对于破除阵法、禁制,似乎颇有奇效。”
元罡化身则不置可否,这小子的身上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秘密,就连他的四重天神通似乎都有人说他练成了两道。
每一阶的神通怎么可能练成两种?
万针松表面的禁制被破开一道缺口之后,因为刚刚受到了松针攒射,商夏并未急着进入里面,而是查看起了落在他手中的一大捧松针。
寇冲雪在一旁笑道:“不用看了,那些攒射而出的松针,大部分都有着相当于下品利器的硬度,但在脱离万针松主干之后,很快便会变成普通的松针。这株万针松上,每一根枝杈上仅有一枚松针能够因为精华汇聚而维持自身的品质,但也仅仅相当于一枚下品利器的短针罢了。”
说到这里,元罡化身抬头看了看树冠,又道:“你打开的缺口并不大,刚刚万松针攒射的松针也仅仅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我看你能从中挑出三五枚就不错的了,没多大用处。”
仅仅相当于下品利器的硬度,那就是说还不是下品利器,仅仅只能算是二阶灵材而已。
况且还只是几枚比缝衣针大不了多少的松针,对于商夏来说的确没多大用处。
只是……
商夏从那一大捧松针当中跳出了五枚三寸长短,看上去就如同翡翠一般的玉针,看向元罡化身道:“山长,我怎么瞅着这几枚松针的品质不止二阶,刚刚攒射的力度也几可相当于中品利器,这几枚松针怕不是三阶灵材吧?”
腹黑王爺的罪婢
“什么?”
元罡化身面色一惊,连忙向前走了两步,一探手便将商夏手中的几枚翡翠松针取了过来细细探查。
“还真是三阶之物!”
元罡化身的确认之后,再看向那株万针松的时候,目光已然露出了一抹火热。
不管是二阶灵材还是三阶灵物,对于商夏和寇冲雪的这具元罡化身而言,都入不得二人的法眼。
但四阶的万针松能够蕴育处二阶的松针只是平常,可蕴育而成的松针品质突兀的达到了三阶,这可就不正常了!
“难道说这株万针松如今已经进阶成为五阶的灵植了?”商夏忍不住道。
四阶和五阶虽然仅仅只是一阶之差,可带来的变化却是天翻地覆的。
王妃唯墨 檐雨
四阶的万针松可能连商夏都不怎么看在眼里,可要是五阶的万针松,便是寇冲雪也难以压制心中的贪欲。
事实上,若非是寇冲雪的本尊真身以及另外一具元罡化身尚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与商夏在一起的这一具水母元罡化身说不得便要召唤本尊前来了。
元罡化身神色凝重的上前探查,片刻之后才有些奇怪道:“不,没有。”
商夏闻言一怔,可他的神意感知却告诉他眼前的这棵松树根本不是四阶灵植所能够相比的。
商夏心中一动,恍然道:“莫不是这株灵植正处在从四阶进阶到五阶的过程当中?”
元罡化身神色怪异道:“也不是!很奇怪,这株万针松有一半儿已经完成了五阶灵植的蜕变,而另外一半儿仍旧还是四阶灵植。”
眼见得商夏愕然的表情,元罡化身一指万针松的树冠,道:“看其树冠你就能明白了,这棵万针松显然受到过重创,那被斩去了半边的树冠虽不曾被绝灭了生机,但仍旧维持着四阶的品质,而另外半边茂盛的树冠则生机盎然,显然已经具备了五阶灵植的特征,而且看样子进阶就在最近这几年的功夫。”
商夏惊叹道:“还能这样?”
元罡化身则不以为然道:“这天地间万事万物稀奇古怪的事情多了去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商夏则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这可是五阶灵植,尽管只有半株……”
元罡化身反问道:“你能将它带出这片洞天遗迹?”
商夏摊手道:“您如果都带不出去,弟子能有什么办法?”
元罡化身道:“那不就得了。如今只能想办法将其藏起来,藏到一个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的地方,再布下复杂的禁制让人难以破解,以后再进入这里的时候,便能定期对其进行收割!”
傾世暖婚:首席億萬追妻 玲瓏如玉
说到这里,元罡化身再次看向眼前这株灵植,道:“现在先将有用的东西采摘一下,然后再想办法将其藏起来吧,不过还是先将气息收敛一下,否则这半树的松针便都要攒射下来了。”
商夏点了点头,运用“天人感应篇”收敛气息的手段,很快整个看上去就如同一个不曾接触过武道的普通人一般。
元罡化身深深的看了商夏一眼,随即也收敛自身气机,但他却并非如商夏那般收敛的彻底,而是在身周笼罩了一层无形的水幕,将自身的气息波动尽数遮掩了起来。
二人踏进破开的禁制缺口径直来到这株松树的树冠之下,元罡化身很是贪婪的吸了一口气,道:“好浓郁的生机,可惜远远未曾完成元罡精华的转变,否则或许能够从这里得到一缕‘长春纯罡’。”
商夏闻言也满是遗憾,他所需的十种五行元罡精华目前尚缺两种,其中一种便是乙木元罡精华。
而已经被寇冲雪炼化的本命元罡“长春纯罡”,商夏已经能够肯定定然是木行元罡的一种,只是不知道究竟是甲木之属,还是乙木之属。
商夏则在走近这株万针松的本体之后,伸手在树干上一按,脑海中的四方碑很快便给出了鉴定:受损的五阶五行木属灵植。
商夏所需的五阶五行灵物当中尚缺五阶水行灵物,而木属的五阶灵物他早已到手。
商夏仰头看向半边树冠上已经成熟的松塔,暗忖:看样子只能摘些松果和松针了。
不料这个时候却见寇冲雪的水母元罡化身张口一吹,顿时便有一股水汽涌出化作一片薄雾开始在这片被禁制形成的空间当中弥漫。
商夏见得眼前略显模糊的视野,转头道:“您这是打算用雾气将这株万针松藏起来吗?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是否应该先将他人布下的这层禁制尽数破除才行?”
元罡化身没有回应商夏,而是“呵呵”一笑,而后便见得他又张口猛地一吸,原本弥漫的薄雾顿时向着他的口中汇聚而来。
只不过这一次商夏看得分明,那些汇拢而来的雾气当中裹挟着一缕缕色彩、气息各异的“异物”。
商夏惊诧道:“煞雾,还不止一种?”
元罡化身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商夏道:“你身上不是有灵煞葫芦?还不快快将这些煞雾收起来?”
商夏连忙将葫芦取了出来照做,将这些煞雾尽数收入葫芦当中。
接下来商夏将树冠上的松塔采摘一空,里面的松子大部分还都是四阶之物,但也有三分之一已经随着万针松的进阶而成功成为五阶之物,总归让二人此番不虚此行。
这些五阶的松子不要说用来酿制灵酒,便是直接拿来食用,对于五阶武者都颇有裨益。
唯一可惜的便是数量实在太少。
城管無敵 老老王
原本树冠之上还有三阶的松针可以摘取,不过商夏和元罡化身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忽略了这一点。
倒不是因为这些三阶的松针还入不得二人的眼,懒得花费时间去一一采摘。
而是二人特意将这些松针保留下来,以防下一次这株万针松被他人提前找到的时候,能够给对方一个“惊喜”。
采摘完松果之后,商夏原本正准备破除笼罩万针松的禁制,却不料元罡化身又道:“捡一根合适的枝干取下来吧。”
幻想世界逍遙行
商夏微微一怔,这株万针松虽然极其怪异的部分进阶五阶,但哪怕是那半边茂盛的树冠中比较重要的枝干,其品质也才刚刚过四阶而已。
并非是这株万针松进阶五阶,那么它浑身上下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五阶之物。
商夏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在不动用自身煞元的情况下,亲自爬到树上斩了一根足有鸡蛋粗细的笔直枝干下来。
元罡化身见得商夏将上面的枝杈斩除,笑道:“交给器堂的人好生整治一番,便是一根上好的枪杆,妥妥的上品利器。”
接下来商夏与寇冲雪的元罡化身联手将笼罩在万针松周围的禁制破除干净,再又布下新的禁制,而后寻了一处隐秘、偏僻而又危险的位置,将这株五阶灵植藏在此处,然后又在周围布下禁制陷阱,最后元罡化身又布下一层迷雾水幕,将那一带隐藏起来。
如非是可以寻找,又或者是运气好到逆天,否则想要找到这株五阶的万针松恐怕并不容易。
直到这个时候,二人终于放下心来准备离开。
不过元罡化身却注意到商夏似乎若有所思,误会他担心万针松被藏的不够隐秘,遂笑道:“勿须担忧,洞天遗迹再次开启的时候,也是所有人一起涌入,我们大可以在第一时间便赶来寻找这株松树,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抢先。况且……你小子布阵的手段究竟是从哪里学的?径直将灵植的生机与禁制相连,强行破除禁制便是摧毁万针松,够狠!”
商夏则摇了摇头,道:“弟子倒不是担心这些,而是……弟子觉得若是此番能够进阶五重天的话,或许能够令那株万针松的另外半边树冠也能恢复生机,成为五阶灵植。”
元罡化身闻言一下子站住了脚步。
商夏有些诧异的转头看向他时,却正见元罡化身正目光炯炯的看着商夏,沉声道:“你确定能做到?”
商夏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道:“总有七八分把握吧,那万针松半边树冠的生机应当是被某种元罡之气压抑住了,只需将其从枝干当中驱逐化解,灵植自然就能自行恢复。”
元罡化身沉声道:“这件事情你暂且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商夏还待再问,元罡化身却摆了摆手,道:“等以后本尊再给你解释吧,总之这件事情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