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牌了:我是魔教教主
小說推薦攤牌了:我是魔教教主
几声沉重的咳嗽声从木门之外传出。
陈长安听着声音便能认出这是白帝的,当然他也能从这几声咳嗽声里听到更多的东西,比如白帝的身体内的魔道之力已经压制得接近极限。
“嘎吱——”
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响起。
白帝宫最高的阁楼上那一扇罕有人知的破旧木门被推开。
陈长安拭掉面上的汗水,从其中走了出来。
一阵寒风扑面而来,让原本大汗淋漓的身体感到一阵激灵。
萬龍神帝
这阁楼的两边的窗都开着,面前的门也开着,站在窗边可以观看星河日月,看雪老城外的风景,站在门内则可以俯瞰整个雪老城,将这万妖所聚的城池一眼收入眼底。
不过,陈长安看了一眼便觉得异常。
整个雪老城都在落雪,这此处阁楼的门窗之上却是看不到任何的雪迹。
陈长安没有功夫去问这关于雪景的事,因为殿内的那人可是一直盯着他。
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个人。
“上来了?”牡丹娘娘红唇微动,嘴角边泛着笑意,眉眼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长安。
不得不说,现在的陈长安是有些狼狈。
相比于他在白帝殿内那意气风发的模样,这一刻显得要落魄很多,如同世俗人口中的落汤鸡一般。
浑身的白袍都被汗水浸透,那一条石梯不能动用灵力也不能动用道意和法相,对于他而言,肉身虽然是本命物,但爬得那般高,还有万般压力加身不断增强,汗流浃背是在所难免的事。
“托牡丹娘娘的福,我的身体还算是够硬朗!”陈长安平静的回答。
“咯咯,有趣!”牡丹娘娘看着陈长安挺直了腰板还有些狼狈的模样,不由得想起了他在石梯之内的样子,当即掩面轻笑。
坐在书桌前的白帝放下手中的茶盏,淡淡道:“阿妹,你先出去吧,我跟他单独谈谈!”
“好!”
牡丹娘娘轻应一声,而后身影一闪,直接在阁楼之上消失。
偌大的的阁内,当即只剩下陈长安和白帝二人。
那個男生他好拽 本軒
陈长安看着白帝,不远处的这个男人此刻已经换上一声纯白色的袍子,金色的眸子十分平静,神情淡然,不似在白帝殿内那般充满威严,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长辈。
他看着陈长安,金色的眸子中似乎有几分疲惫,身上的魔力没有丝毫的掩饰暴露而出。
壕,別和我做朋友
是的,在这座阁楼之内,在此刻他不用隐藏身体的情况,他便是要让陈长安看个清楚,看完之后再看看他还有没有办法能让自己修成圣体。
陈长安亦是看着白帝,双眸平静。
明瓦
但这种平静之下其实隐藏着波涛汹涌的心绪。
在他的眼中,白帝身上有着一股巨大的魔气,宛若一条魔龙一般将他的身体缠绕而住,而魔龙之口便在白帝的脖颈之处。
这是典型的魔道功法走火入魔反噬的迹象。
若是寻常的修行者遇到这种情况纵使不死也早已修为尽废,抱恙在床苟延残喘了。
然而眼前这白帝,竟是硬生生的凭借着自身修为的浑厚将那条魔龙压制在脖颈之处,他的泥丸宫位置,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散发而出,镇压着脖颈之下的魔龙。
若是那象征着魔力的魔龙弱小一些,没准就被白帝眉心之处的那股力量完全镇压,甚至都可以剔除出体外。
看到这,陈长安的心中已然十分震惊了。
白帝不愧是白帝,修炼残缺的魔道都能修炼到如此恐怖的地步,若是让他修炼完整的,这会儿没准都要要踏足到魔道的至高境界了。
空气足足沉寂了十余息。
綠茵之王
白帝看着陈长安,缓缓开口道:“如何?”
陈长安眼眸一扫,问道:“白帝是想问什么如何?”
白帝道:“你现在还有把握能解决我身上问题,让我修成圣体?”
陈长安想了一下,道:“解决问题一定可以,但修成圣体可能要看白帝您自己的造化了!”
白帝皱眉,道:“什么意思?”
陈长安淡淡道:“解决您身上的问题,只需要一部完整的魔道功法,让您从修行走错的路中走出来便是,但我方才看您身上有两股几乎不相上下的力量,您若是要将其中那股魔道的力量修成圣体自然不难,但若是要将另外一股力量修成圣体,我可能便无能为力了!”
他所精通的是魔道,从白帝的身上看到的也是魔道。
而且在他看来,魔道的那股力量是要强大于白帝本身所修炼的那股力量,但若是白帝并不愿意修行魔道,那要修成圣体魔道能起到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他自然没有什么办法能帮一个圣境的妖帝修炼成圣体。
白帝沉默。
若是陈长安直接诶答应下来,他便会直接让他离去,但他说出这么一番话,却是说明他真的看出了自己身上的问题了。
總裁大人,我養你
可是这也有麻烦了。
方才陈长安大殿上所提的,是让他将女儿嫁给那个李周来换取他的办法。
他能嫁女来换自己的修行么?
而且那李周真的配得上雅儿么?
这一刻,他的心中是万分的犹豫。
“你真的不愿意娶雅儿么?”
白帝双眸紧紧盯着陈长安,问出了问题。
这是一个问题,但其实不算是问题,但凡人便能听出这是他的意向,更像是他在求陈长安。
是的,若是求可以的话,他觉得自己会求陈长安娶白雅。
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陈长安的师傅,理所当然的也不太会喜欢陈长安,但他不得不承认的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确是十分优秀,虽然他是人族,但他身上的每一点,都让他十分满意。
至少在他的看来,若是自己年轻时在他的位置,做不到向他那般出色。
陈长安看着白帝,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笑意,无奈的一摊手。
“白帝大人,我觉得在大殿上说的话我没有必要再说一遍!”
陈长安的话音落下。
他看着白帝,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情。
白帝微微皱眉,犹豫了有十余息,而后最终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
陈长安微微一愣,有些惊讶,堂堂白帝竟然在问自己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他连忙道:“您请问!”
白帝看向陈长安,双眸中带着淡淡的精芒,道:“你觉得那个李周能坐在这阁楼之上,掌管雪老城,镇压整个妖族么?”
陈长安眼眸微微一凝,他总算知道白帝为什么要问他能不能问一个问题了,原来是打算开始谈条件了。
“现在不能,但以后能!”
陈长安淡淡道,他对于李周有信心。
“以后是多以后?”
這坑爹的仙俠
白帝目光盯着陈长安,言语中带着几分急迫。
陈长安没有半分犹豫,淡淡回应道:“短则十年,长则百年!”
以李周的黑血体质,修炼血魔录,在这个灵气充裕的世界,若是败年之内还没有建树,那不是半道夭折就是废了。
“当真?”
白帝有些诧异。
他以为陈长安至少会说三百年,甚至连一千年都想到了,然而他却只说了一个最长百年。
百年时间,对于妖族而言可谓是十分短暂了。
如果真的如此短暂,他倒是不介意赌上一赌。
“自然当真!”陈长安道。
“好,那若是百年之内他还没有达到本座认为可以坐在此处掌管雪老城,镇压整个妖族,你要如何?”白帝问道。
“我可以先将解决您身体问题的功法给您,若是百年内李周达不到您说的要求,婚约便算作无效,如何?“陈长安当仁不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