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秀吉川郎接过药剂,二话不说便倒进了嘴里!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某个部位变硬了。
……不对,是全身都变硬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实感在皮肤上扩散,让秀吉川郎觉得自己可以胸口碎钻石!
这是超稀有的被动防御技能钢铁皮肤!
而且还是等级直接拉满到与修为持平的三阶钢铁皮肤!
秀吉川郎怀着激动的心情,拿出大铁剑就往自己脑门上招呼!
苏妍大惊失色:“你疯啦!”
叮!
打铁的声音。
甚至还溅起了几丝火花。
秀吉川郎毫发无伤!
苏牧笑呵呵地问:“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自己站起来了!”秀吉川郎说道,“像个真正的爷们!”
苏妍也呵呵笑了起来,只不过是冷笑,“是吗?有多爷们?”
動物聊天群
“……对不起!”秀吉川郎再次变成了小媳妇。
苏牧也是没想到,自己成天成天的给别人撒狗粮,今天狗粮却落到了自己头上…
无视掉两人的打情骂俏,苏牧问道:“这种药剂,你们觉得该怎么定价?”
苏妍也收起玩闹的心思,看着桌上空空的玻璃试管:“所以它是真的可以让修炼者领悟指定技能吗?”
“不然呢?”苏牧看向秀吉川郎,“我刚才给你的药剂,是钢铁皮肤没错吧?”
“嗯嗯!”秀吉川郎连连点头,他可是早就想要这个防战神技了!
苏牧又拿出几支小试管:“这是火系的炎爆术,这是冰系的冰封术,这是雷系的天雷降,这是风系的大龙卷……”苏牧挨个报出药剂的名字,这些都是各种常见属性中极其稀有的技能,喝药领悟的概率不超过1%,自己学的话,就算天赋不错,也至少得花上三五个月。
“发财了发财了……”苏妍满眼小星星,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家超市被挤爆的样子。
苏牧轻哼:“这就发财了?”
“难道不是吗?”苏妍反问,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叫嚷起来:“城主大人,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这种药剂不能量产啊,那样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
“你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小财迷了?”苏牧好笑道。
“她一直都很财迷!”秀吉川郎不吐不快的道,“我每次的任务酬金都必须在第一时间上交!”
“你闭嘴!”苏妍狠狠瞪了秀吉川郎一眼,然后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没错,我就是财迷,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否则的话,你家纯夏也不会让我来管账了。”
“是是是。”苏牧连忙道:“你放心,这药剂不但可以量产,而且还能接受预订ꓹ 要多少有多少,想要什么样的技能都行。”
“真的?”
“当然。”
“那给我来一个治疗术先。”苏妍准备亲身试药ꓹ “先说好啊,我的天赋是火,跟治疗没有半点关系。”
火啊ꓹ 怪不得脾气那么暴躁呢,看把人秀吉川郎凶成什么样了…
苏牧在心中暗暗吐槽ꓹ 随后顺手从系统商店里换了一支圣光药剂。
大哥有罩門
苏妍若是要别的技能,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拿不出来ꓹ 恰恰这圣光术是现成的。
郭阳好歹是个S级ꓹ 从胖子身上摸来的技能品质应该不会差。
苏妍拿着药剂看了看,发现和之前秀吉川郎喝的那支好像没什么不同。
药水都是透明的,试管的大小也一模一样,苏牧是怎么分得清哪个是哪个的?
算了…管他怎么分的呢,又用不着自己操心,喝了再说!
苏妍一边想着,一边拔掉塞子将药剂倒入口中。
“咕噜咕噜。”
秀吉川郎满脸的感动。
他知道ꓹ 苏妍是为了奶他才会想着去学治疗术的。
这个女人,总是刀子嘴豆腐心。
神話版三國
平时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ꓹ 可关键时刻比谁都靠得住。
有個總裁非要娶我
这就是爱啊!
苏牧注意到秀吉川郎的神色变化ꓹ 心中不由重重叹了口气。
这家伙肯定不知道ꓹ 刀子嘴豆腐心还有另一种说法ꓹ 叫做打一巴掌给颗糖。
自己这小迷弟啊,下半辈子估计会被苏妍拿捏的死死的了。
“真神奇啊……”
在苏牧和秀吉川郎的注视下ꓹ 苏妍完成了圣光技能的领悟ꓹ 她还没来得及过多感叹ꓹ 忽然又想起苏牧刚刚一脸臭屁的表情,他好像觉得这药剂不算什么ꓹ 于是赶紧问道:“苏牧,你是不是还有其他更好的东西?”
“嗯,没错。”苏牧非常实诚的点了点头道,“我身上的宝贝多着呢。”
重生之暴君
“快拿出来拿出来。”苏妍兴奋道,“这回咱们真要发财了!”
有道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修炼者最宝贵的东西就是时间,而这种药剂,却可以帮助修炼者节约大把大把的时间,少则一月,多则半年,苏妍觉得,一支药剂卖100万都不过分!
然后,她看到苏牧又拿出了一支试管。
这回和之前不同了,里面的液体是金色的,一看就非常高级。
“这支和刚才的领悟药剂差不多。”苏牧说道,“只不过它领悟的不是技能,而是天赋。”
苏妍嘴巴都张了“O”型,领悟天赋??
束婚無策
“该不会天赋也能自己选吧?”
苏牧摊了摊手,作无奈状:“是的呢。”
“哇你个奸商苏牧!”苏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
“哈…?”
苏牧缓缓打出两个问号。
我计划什么了?
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先卖觉醒药剂,让所有人都成为修炼者,然后再卖技能药剂,让所有修炼者都能获得自己想要的技能,最后是天赋药剂……因为前面两个环节,会产生许多对自己天赋不满意,但又拥有自己非常喜欢的技能的修炼者,他们如果想让技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除了更换天赋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苏妍自顾自的分析着。
“如此一来,大部分人都会掏两次钱,算上觉醒药剂的话,那就是掏三次钱。”
“这还只是开始,因为天赋一换,以前的技能就都没什么用了,他们也不可能只靠一个技能去异界探险,所以他们又必须倒回来买更多的技能。”
“这完全是要把大家的钱包都榨干的节奏啊!苏牧你简直是个商业天才!”
苏牧:……
商业天才?
行,你说是就是罢!
不过,苏妍这么一说,苏牧才发现这个天赋药剂对那些买了觉醒药剂的人有些不地道…
尽管赵果果当时那套“觉醒天赋与大脑的知识储备量和种类相关”的理论是正确的,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根据购买的书籍觉醒到了对应的天赋。这就是个概率问题,总有幸运儿,也总有倒霉蛋,要是这些倒霉蛋知道了天赋其实可以自行选择,估计得在背后骂死他这个不讲武德的奸商……
于是想了想,苏牧说道:“你们对现在的市场比较了解,这两种药剂的价格就由你们来定吧,但有一点必须记住,天赋药剂必须比觉醒药剂贵10倍以上,只接受提前一周预订,S+级封顶,且一天不超过三单。如果客户有以前购买觉醒药剂的凭据,那就适当的给一点折扣,不能让他们心里不舒服。”
黎明社现在代表的自由城政府,本身政府亲自下场做生意就已经很玄幻了,苏牧必须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否则一个弄不好,真挂个奸商的名号在头上就不好玩了。
“一天三单,啧啧,这是要搞饥饿营销啊。”苏妍很是佩服地看着苏牧。
到底是会长都喜欢的男人,办起正事来是一套接着一套的连环套,真厉害!
有一个这么心脏的老板,何愁赚不到钱?
苏牧感觉自己是洗不白了,索性也就懒得解释了。
事实上这完全不是什么饥饿营销。
黎明社现在迫切的需要钱,不需要什么细水长流。
只要钱足够多,一次性买卖苏牧都会去做。
毕竟,帝国军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打过来。
而战事一起,钱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一天只接三单,纯粹是苏牧想给自己多留点时间做其他的事。
因为系统商城里的天赋都是他自己身上的。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要买S级的冰系天赋,他得找几只厉害点的冰系妖兽,自己先获得了这个天赋才行。这个过程可不轻松,哪怕有以太之光,一来二去也要花上一个小时左右,每天拿出三个小时来“跑单”,已经是苏牧的极限了,再多,他就没法雨露均沾了,到时后宫起火,可就不是赚了多少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我们觉醒药剂的单价是一千万,天赋药剂比觉醒药剂至少贵10倍,那就…一个亿?”说起这个数字苏妍都觉得小心脏怦怦直跳,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呢!
虽然她总把觉醒药剂挂在嘴边,可觉醒药剂卖出去的钱,都是由副校长那边在亲自查收,但天赋药剂不一样啊,这些钱是会经过她的手的,那场面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苏牧倒是没什么太大反应。
一个亿,勉强值得他这位少城主亲自去异世界跑一趟了。
“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们了。”苏牧说道,“过几天我就把货送过来,你们今晚回去商量一下,明天就可以开始着手准备投放点广告什么的了,弄个噱头出来,等第一批药剂卖完之后,我做主给你们提0.1%盈收作为奖金。”
千分之一,听起来少,一个亿也只有十万,但若建立在巨大的销量下,那这个数字就有些恐怖了,且不说其他城市,光是自由城的修炼者,现在就有三千万之多,哪怕一人一瓶技能药剂,按单价100万来算,算下来都能提好几百万了,更别说还有高端路线的天赋定制…
“不行不行,这个钱我们不能要。”苏妍偷乐了一会便连忙摆手,“我喜欢钱不是真的喜欢钱,而是喜欢赚钱这个过程,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她要是真爱钱,又怎么会找秀吉川郎这么个穷酸小子呢?
虽然话不太好听,但这也是事实啊,苏妍自家也是做生意的,和特伦普的家族还打过不少交道,从来就不缺钱花,至于为什么要让秀吉川郎上交工资,那也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管账管账,看起来是管账,实际上是在操心这个家。
“我听纯夏说过你家的事。”苏牧笑道,“后面如果要找特伦普家族合作的话,还得请你帮忙搭个线。”
“没问题,这个忙我肯定帮。”苏妍说道,“但是钱我还是不能要,否则咱们社团的性质就变了,我不喜欢那种处处都透着金钱味的生活环境。”
“你不要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为了给你。”苏牧笑眯眯地看向秀吉川郎,“你跟我混了这么久,前几天还承受不小压力,这些钱,就给你以后娶媳妇吧,别嫌少就行了。”
办公室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他们三个人,因为当初共同加入黎明社的那个小队,在黎明社和教会摊牌对峙的那天就已经散掉了,学校里的人也少了很多很多,今天是星期二,上课时间,苏牧一路过来都没见着几个。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与异族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
还是那句话。
巅峰诞生了一群虚假的拥护者,黄昏才能见证谁是真正的使徒。
秀吉川郎的父母本身也是要走的,但却因秀吉川郎的坚持,一家三口都留了下来。
这其中有苏牧的缘故,也有苏妍的缘故,可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黎明社。
苏牧从不亏待自己人。
既然经得起考验,自然就该得到应有的回报。
相比之下,一点钱而已,实在是微不足道。
一旁的苏妍听到“娶媳妇”三个字,一下子红了脸,哼道:“谁要嫁给他了。”
慓悍船王的令旗 佚名
苏牧呵呵:“我也没说他一定要娶你啊?”
“苏牧你……!”苏妍着实被噎得不轻。
论斗嘴,她哪会是苏某人得对手?
还是秀吉川郎贴心,立刻一脸认真地道:“妍妍,我一定会娶你的!”
“行了行了,别喂我狗粮了,早知道我就不该一个人来。”苏牧岔开话题道,“我还有个事情要跟你们说,这件事的宣发可以和技能药剂的广告同时投放。”
“还有新产品?”苏妍问。
“差不多吧。”苏牧说道,“我要在以太界里弄几个蛮神试炼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