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威之主
小說推薦神威之主
宣吉带着三人,连夜离开,不过几人脸色都表现出不同的神情。虽说只是暂时的分别,可她还放心不下,一个是身在离禄武院的秦玉盈和冷风,如果霍图去迫害他们怎么办?云昊只身前往朱雀大陆,要是还没到朱雀灵宫,就遇到危险怎么办?虽然问题只有两个,可是无论哪一个出事了,她都痛苦万分。
尋找人類
然而,就在之前,小虎便给冷凌说过,霍图这个人臭名在外,可恨了点,但是从不做浪费时间精力的事。假如霍图知道冷凌和云昊他们已然离开,那么便不会在离禄武院这边白费功法。再说了,阴阳阵重现,接下来无极仙岛将会投入很大的精力在这件事情上,霍图应该也会参与进去。至于那些风流事,怕是要搁在一旁了。
如此,冷凌担忧之心也就下降了一半,平时看上去这个小虎有点呆板,可是思考起事情来,头头是道,有模有样。且都是有根据有实质地推断,并不是任意的胡乱猜测。现在也就只剩云昊那边了,说好的一年之约。运气好的话,一两个月,就会回来;运气差点,一年之后;没有运气,那就是一生了。
“你有心事?”宣吉故意放慢了脚步,与冷凌同行,一路上都感受到了冷凌身上压抑难受的气息,所以这才关心道。看来女孩子的话,有时候也不能全然相信,之前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云昊,而如今,分开不到三个时辰,便开始难掩相思之苦。
冷凌摇摇头,问道:“师兄,你相信云昊吗?”
“相信他什么?”宣吉反问。
“相信他是一个命大的人!”冷凌回道,眼神很坚定,像是急于想得到一个非常确信的答案。
宣吉先是一笑,随后才说道:“当然信,不然他怎么可能和你待在一起这么久呢?”
话毕,两人都笑了,虽然是有点夸张,但是成功缓和冷凌的心情。无论是朋友还是伴侣,都要对对方保持一定的信任。不能总是向着坏的方面去想,有时候就是那样,越是担心,越容易出事;或许你在某一日太阳升起的清晨,便看到他从远方满脸疲惫,却毫发无损的归来。
第二日中午,日头高照,有点闷热,大家休息过后,看向不远处。前方是一条大河,浪花汹涌,伴有阵阵凉风。跨过这条河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一件难事,至于为何踌躇不前,那便是在等小虎,因为跨过这条河,可就不是无极大陆的地方了。
石清羽向河中丢去了一块小石头,然后问道:“小虎,你有几个师父啊?”
这个问题,没有那么不好回答,在武者的世界中,只要对方教授你东西,无论是武学功法,还是心法口诀等等,都有传授之恩。那就要叫师父,至于哪个师父可以陪你走到最好,哪个师父这一生也只是一面之缘。那就得看命数,不过,即便是一天的师父,也应当有师徒之情。
小虎也同样扔出一个小石头,比石清羽扔得更远一点,回道:“人啊,就跟这个石头一样,有些时候许多事情都不是自己愿意的。但是能溅起多大的浪花,就看每个人的造化。所以,武者修炼一途,不管有几个师父,修为高低与否,能走多远,还得看你自己。”
这个回答……宣吉无奈,显然是有点太晦涩,以石清羽的性格和阅历根本听不懂的。他也不知道这个小虎的师父到底是谁,不过这一番话下来,对方的思想还是挺有深度的。与这样的人同行,确实是一件幸事。他转移了话题:“小虎兄弟,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兄弟?小虎有些不开心,这是那自己当外人了,露出难以言喻的神情,顿了顿大声回道:“宣吉师兄,都是天宗武府的弟子,府主大人任天游可是我的师父,以后还请叫我师弟吧!”
宣吉顿觉尴尬,抬起手来却又放下,这个不能道歉,因为是自己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所以,他只能无奈地笑了笑了,再次说道:“小虎师弟,请问,接下来我们朝哪个方向去呢?”
小虎的眼睛直视东方,说了一句:“青龙大陆,青龙峰!”
“青龙峰?”宣吉、冷凌、石清羽同时念了出来,同样看向东方,地之界排名第二的大陆,只要越过这条河,从此就踏上了一个新的征程。
“云昊,我们会在青龙峰等你回来,一定要平安归来!”冷凌在心中默默说道。
“小竹,不知道你在青龙古宗过得怎么样,病治好了没有,我这就来找你。”宣吉嘴角划出弧度,内心非常激动。
石清羽呢,永远都是那么小孩子气,在其他人遐想的同时,他自己已经御风飞行到了河对岸,还不招手,高声叫喊:“你们快跟上啊……”
在宣吉和冷凌也飞走之后,小虎神色有点黯然,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安,自语道:“师父,你可不要怪我啊,云昊算是徒儿出来交往的第一个朋友,更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朋友。”说吧,青木真气从体内被释放出来,很自然地借助河岸边那些草木的灵气,飞过河去。
四人长成一排,最后看了一眼无极大陆,暂别了。
愛若初見
他们四人确实行进的速度很快,不过云昊这边可就慢了。他换了一身极其普通的麻布衣,脸上也弄得乌黑,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的很。走到一颗大树下,取出怀中的地图,瞅了瞅,深吸一口,然后坐下。从幻戒中取出一个大饼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谁说武者就能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全凭体力来赶路,饿得很啊!”一边大吃,一边自言自语。怪不得行进这么慢,原来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去赶路。无极大陆可是很大的,宣吉几人着急忙慌御风飞行,都需要一个昼夜,而他,已经走了三天,还有七天的路程。
巫途 吾道不孤
他现在完全想象自己不是一个武者,就是一个去救人的人,如果御风飞行,气息泄露,若是被其他人感知到了,恐怕会遇到**烦。
他抿着嘴,使劲将大饼咽了下去,真是扎喉咙啊,演戏就要演全套嘛。即使有武者从你身边经过,也会完全无视。
吃了一块大饼子,云昊感觉好多了,只是这一身臭味,他不进不觉得难闻,反而很开心,越来越像田野里的傻小子了。于是将幻戒重新放回口袋,继续背着天炎极刃前行。他背了许多柴火,将天炎极刃放在中间。
如此,一个砍柴少年,背着干柴,总走在山间小道上。还有七天的路程,他一定要平安离开无极大陆,只要进入朱雀大陆,他相信认识他的人寥寥无几。可是这次天宗武府的新晋弟子决斗大赛,让他出尽了风头,也埋下了数不尽的危险。
四天后,他出现在一座大山前,这座大山前,身处山脚下的他几乎没有。群山林立,峦峰怪入,在烈日的直射下,山头就像是着了火一样,在泛着涟漪。不过一阵山风由高向低吹下,凉意阵阵,时不时还能听见几声鸟鸣。
總裁的替嫁前妻 夏涵沫
这风一直吹到了云昊的脸上,他不禁打了个哆嗦,怎么回事,没有感知到任何异常啊。这大热天,怎么会打哆嗦呢?他深吸一口,眼神呆滞,想起了刚才一个老伯说得话,跨过这座山就是朱雀大陆的领地,也就是,他安全离开无极大陆。
虽然只是短暂的离别,确还是有点不舍。不知道他所承诺的一年之约,会不会如期兑现。
这座上高耸入云啊,要是爬的话可能还得三天,不过这里地处偏僻,就连那个打鱼的老伯都不知道这座山的名字,一定是极少有人来。为了赶时间,他便没有保留,背着一捆干柴,纵身一跃,来到了半山腰。
娶個天師做老婆 小小羽
落下的那一刻,忽然觉得有点恍惚,一股无形的气息,瞬间穿透了他的身体,仿佛他自己就像是透明虚无的一般。待到站稳之后,摇了摇头,歪着头,风声鸟声叶子刷刷声,再无其他怪异的声音。接着又感知了一番,一切正常,这里天地灵力倒是充沛的很,可是没有一点武者与妖兽的气息。
都输高出不胜寒,到了山腰间,确实凉爽了很多。他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方,放下干柴,坐在原地,因为山腰间,没有非常平整的地方,所以他打坐的姿势有点搞笑。但这不影响什么,只要心境如水,便能安稳如山,气息自当归顺。
見習護花神仙
文藝啟示錄 牧暢玄
云昊没有休息,而是在修炼,他清楚这次在战斗中的感悟,很丰富,此时借助休息的时间好好领悟一番。泣血泪,第二式苍穹之泪第三重,他修炼成功了。为了巩固基础,加深印象,保证在以后的战斗能快速熟练的运用出来。这一次的修炼,很重要。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之后,他睁开了眼,除过邋遢的外形,最有亮点的便是他的眼睛,绽放着异样的光彩。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一口污浊之气,接着再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果然是舒坦。差不多了,是时候该走了。
他背起干柴火,正准备越过这座上,岂知腿没有站稳,摔了一跤。他有点不敢相信,武者上天遁地,无所不能,怎么会在这样的条件下跌倒。就在他走神的时候,一股缓慢的气息再一次环绕着他的身体。
“有东西!”云昊自语道,同时放下干柴火,取出天炎极刃,握在右手上。感知力与魂力齐齐释放出去,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怎么回事,那股奇怪的气息可以怎么一会在,一会又消失了呢?
有点诡异,不管了,他准备强行飞过去,这里不安全。突然,他的脚底下出现一个黑洞,刚才还是岩石块,怎么瞬间变成黑洞了呢?云昊想用力量设下一个屏障护住自己,同时延缓下降速度。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他的下降速度特别快,快到已经不敢睁眼,不敢去感知,生怕会被两旁风给撕碎。这不是大地引力所致,大地的引力没有这么变态。他明白了,这个貌似无敌的黑洞中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在强行牵引着自己,说白了也就是生拉硬拽,将自己拖进了黑洞。
虽然感知力受限,但是可以感受到两边的风俗,很快,说明这个黑洞很深,别说是平常人,即便是一般武者估计都很难出来。可是他没什么办法,力量完全使不上劲,气息很混乱,只能闭着眼,尽力保持清晰的意识。他怀中抱着天炎极刃,等待黑洞的洞底,不知道落地的那一刻,自己是否已经变成了一块肉饼。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听见“扑通”一声,云昊掉了下去,庆幸的是,洞底并不是什么坚硬的土地岩石,而是一汪死水。其实云昊早就晕了过去,以他的修为是撑不住的,这种拖拽他的力量定然不是天地之力,而是有人刻意为之。不,还不能那么确切地说成是人,或许还是妖兽,神兽!
漂浮在死水中的云昊,刚好露出自己的脸,一动也不动,甚至都没有了呼吸,像是死去了一般。一炷香的功夫,他还没有清醒,不过怀中的天炎极刃还被他死死地抱着。并不是他愿意清醒,而是他现在的意念已经偏离了自己的灵魂来到了一个漆黑之处。
他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却知道自己就站在原地。忽然漆黑的地方突然亮起光芒,只不过这光芒并不想烛火那般温暖,更不像烈日那般刺眼,而是一种幽幽蓝光。这里也是一个洞穴,四周黑漆漆的石壁,忽然开始显现出文字来,同样是幽蓝之色,云昊看得一清二楚!
“从弱小的凡流境,刻苦努力进入黄阙境;不惧他人言语,潜心修行,成为玄身境;偶遇机缘到达地心境;手握神兵,经历生死,化身天虚境;天赋一般,奈何懂得变通,修成魂力,以永魂境为最终的修为来到此地。其后又有逆灵境、幽王境、仙元境、玄皇境、至尊境、武圣境、天帝境,神威境,又称无上神威,修得圆满,成为天之域、地之界第一人,神威之主!而神威之主,几十万年不成出现一个!”
这个……他不懂的这段话的含义到底是什么意思?前几天白玉清轩前辈不是刚普及过嘛。然而,仅仅片刻这段文字消失,又出现了一句话?
“你若想成为神威之主,那就救我出来!”
救谁?云昊没有消化这些东西,那句话消失,漆黑的石壁竟然开始蠕动起来,最终变成一个人脸的怪物,长大了嘴巴,欲要将他吞下。
“啊!”云昊大叫一声,从死水中跳了起来,原来是场梦。他拍了拍脑袋,也许不是梦,又是那个盗梦魔在搞鬼。
他离开了死水池,来到地面上,左右看了看,是一处溶洞,里面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岩石,有的还带着颜色。千姿百态、陡峭秀丽的山峰和奇异景观,让云昊有点心动。谁能想到,外面的山峰普普通通,这山底的溶洞却瑰丽无比。
他四处大概转了转,没有任何出口,唯有他跌落下来的黑洞。他抬头望去,洞口确实有光芒,只不过就好像夜空中的点点星辰,太小了。说明洞口距离这溶洞很遥远,他感知了一下力量,很正常,只是刚才掉落下来,身体有点酸痛,幸亏是死水池。
符皇
他纵身一跃,便来到了洞口,又回到了山腰上。上来了?他来不及欣喜,一鼓作气,翻过了这座山峰,看到一处平原。又是几个跳跃,离开了这座大山,站在平原之上。
顿时,一股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云昊深深地吸了一口,接着自语道:“这就是朱雀大陆?红儿,我来了!”
不过,他始终并没有发觉,一个五彩斑斓的东西也随着他来到这个平原上,像是一个小虫子,又像是一个很小的混沌体,并在他自语的时候,钻进了他的脖颈。悄无声息,他完全没有感觉出来。
从云昊踏上这个平原时,就意味着他从此开启了新的征程。他走在这平原上,他不知道神威之主这个修为境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是他明白,只有到达那个境界,才能保护自己所爱之人,亲人,朋友,眷侣,还有那些充满善良的人。
舊日降臨 二頭魚
能力的强弱并不是体现在一个武者能打败多少人,而是能拯救多少人,这才是真正的强者。曾经的他被人叫做野种,被人叫做异类,可那又能怎样,人心要是坏了,与那残害普通人的妖兽有什么却别?
田園小農女
而且武者的世界那么神奇,他很想走到最高处,这样才可以看到更多美妙的事情。或许在多年之后,还有人记得他,一个手握天炎极刃,身披紫金甲,有着紫虚真气护体,身怀多重专属领域的少年,曾经在这地之界,打出一片天地!
这一刻,他露出了笑容,他终于明白,不要禁锢自己的行动,不要禁锢自己的思想,只要敢于迈出步子,那么便是成功。
这一次,无论是朱雀灵宫,还是无极仙岛,都无法挡住他炽热的心。晏红儿,他要救出来;七夜,他也要救出来!霍图,是一定要死的。
他知道,上天让他得到这神奇功法,绝世神兵,并不是要他躲躲藏藏,畏首畏尾,终有一天为此丧命,这不是结果;而是利用它们杀该杀的人,保护该保护的人,终成为一方强者,守护一方!
这不是预言,不是猜测,而是他云昊自己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