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当然,楚云肯定不可能真的透露这些消息。
说了,宋靖也不会相信。
而哪怕是见到了官月清提供的照片证据,楚云从内心深处,也最多只信了五成。
照片,是可以作假的。
婚然天成:名少的千億逃妻 飯掌櫃
就算照片是真的,也未必就能证明这件事是绝对真实的。
这年头,只要不是亲眼所见,什么事儿都有可能造假。
楚云的表情十分随和。
宋靖似乎也并没被这次的流言蜚语影响太多。
他很平静地喝完了咖啡,并向楚云宣告了他即将和官月清离婚的事儿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和你交恶。我也没那么小心眼。”宋靖抿唇说道。“但咱俩注定成不了朋友。”
这句话,已经是极大的隐喻了。
在宋靖这级别的红墙子弟眼里,当不了朋友,基本就算是敌人了。
楚云微微点头道:“我也的确不需要那么多朋友。”
结束这场见面。
狼性誘惑
想你是座不夜城
楚云离开了咖啡馆。
宋靖则是面色平静地坐上轿车。
车内还有一个人,正是李谪仙。
他坐在司机位置,似乎很关心宋靖与楚云的见面。
“他怎么说?”李谪仙问道。
“他否认了。”宋靖说道。“他说他是清白的。”
“你信吗?”李谪仙问道。
“我信。”楚云说道。“也没有不信的理由。”
李谪仙微微点头:“他的确不是一个轻易会放纵自己的男人。我也不信他会和官月清有什么瓜葛。”
“那整件事,就没有一点真实性?”李谪仙眯眼说道。
武絕淩天
宋靖闻言,重重吐出口浊气:“也许真的一点真实性都没有。官月清搞这么多事儿,只是为了和我离婚。为了重回自由身。”
“她太折腾了。”李谪仙摇摇头。“也一直没有停下过。”
“我了解她。”宋靖抿唇说道。“她渴望得到的东西太多。她也不甘心当一个普通人。一个被彻底忽视的女人。”
“像她这样的女人,不可能当一辈子的家庭妇女。”宋靖说道。“她一定会为自己争取,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你已经签字了吗?”李谪仙忽然转移了话题。“在离婚问题上,已经点头了?”
“还没有。”宋靖摇头说道。“在离婚前,我会再见她一面。最好,连官世恒也见一见。”
養娃壓力山大
李谪仙闻言,目光复杂地凝视着宋靖:“你是在怀疑什么吗?”
“我只是单纯的好奇。”宋靖耸肩道。
“这种好奇,我觉得没什么必要。”李谪仙摇头说道。“在红墙内,你应该是最了解官世恒的年轻一辈。他的为人,他的作风,甚至比你还要克制,还要理性。”
官道天驕
宋靖笑了笑。反问道:“在结婚前,我被官月清恶心过。我在离婚之时恶心她一下,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李谪仙愣了愣。随即点头道:“明白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谪仙忍不住笑道:“我以为你真的可以做到毫无波澜。”
“我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情绪,有波动。”宋靖淡淡说道。“就因为她是女人,我就可以纵容她的一切?这不公平。”
李谪仙点头道:“你想怎么做,或者需要我配合的话,我随时可以出手。”
“那倒不用。”宋靖摇头。“我自己可以搞定。而且我也没打算闹到什么地步。就是见见面,谈谈心。”
李谪仙闻言,不再多言。
……
见完宋靖,楚云直接回家睡午觉。
这场见面并没对楚云造成任何影响。
他很悠闲地回家睡觉,然后赶在下班前来到公司,接顶梁回家吃饭。
吃过晚餐,夫妻二人窝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楚云一只手搭在顶梁的肚子上抚摸。颇有点按摩的功效。
此刻。他的内心极为满足。
也并没有任何遗憾。
哪怕他未来的人生,还有无数挑战等待着他。
但至少在此刻,他的人生是圆满的。
“跟你分享个劲爆故事。你以女人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事儿有多大的可能性。”楚云说道。
“你说。”苏明月微微点头。
“官月清亲口告诉我,她被她大哥侮辱了。也就是那位极有权势的官家之后,官世恒。”楚云缓缓说道。“她甚至提供了照片作为证据。你觉得这事儿靠谱吗?”
苏明月闻言,微微皱眉道:“这事太恶心了。”
近身保鏢 柳下揮
“咱们抛开一切客观因素不提。你觉得这事儿有几成可能性?”楚云问道。
“我见过官世恒。”苏明月说道。“他是一个非常沉稳老练的男人。从我的角度来说,他不可能干这种自毁前程的事儿。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
“哪怕是在极端特殊的环境之下,也没有可能?”楚云问道。
“没有。”苏明月摇头。
“那反过来呢?”楚云问道。“如果是官月清设局,让官世恒栽跟头呢?”
“有可能。”苏明月说道。“你和我提过,官月清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只要有足够的动机,她的确有可能这么做。”
締約吧,妖狐大人 玉衡暄琰
楚云吐出口浊气:“这么说,你觉得这事儿是有可能的?”
“嗯。”苏明月点点头。“当然,只是有可能。”
楚云笑了笑。忽然有些诡异道:“我活了半辈子,从没见过像她这么疯狂的女人。”
苏明月沉凝了片刻,忍不住问道:“那她究竟为了得到什么,可以做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得到她想要的一切。”楚云说道。“她想要掌控自己的人生。她不接受被任何人控制。”
“倒也能理解。”苏明月点头。“但是,她应该选择更好的方式。而不是如此恶心的手段。”
“大概也是被逼急了吧。”楚云吐出口浊气。
他不想成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他也没必要对此指指点点。
哪怕官月清已经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来了。他也想保持最基本的男人风度。
两口子闲谈了会,楚云跑去厨房端来一碗营养品。督促着苏明月喝下,这才蹲在一旁,给顶梁揉腿。
誓為毒妃:王爺相公請小心
怀孕后,顶梁的双腿偶尔会感到发酸,甚至肿胀。私人医生说是正常现象,闲下来按按摩就会缓解症状。楚云得到了叮嘱,有事没事就给顶梁按按摩,反正他手法娴熟,是得到顶梁认可的。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又是正常送顶梁上班。
不过今天楚云没在公司消磨时光,而是送到公司门口就溜了。
因为今天,他要见一个很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