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獵魔師
小說推薦九品獵魔師
外部的压力来自海龙卷,不是他掌握了水元素可能早被挤扁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发现自己躺在海底,睁开双眼看到了黑魔和地鸣怪。
“这和苦海不一样!”
在海底说话这么清晰,说明地鸣怪对水系元素掌控的不错。
水质透明,几条类似鳗鱼的奇棘鱼,还有令人恐惧的齿鱼,在四周缓慢地游动着。
大主宰说左面第四个海龙卷通向冰雪大陆和洪荒大陆的交界处。
黑魔向上游,地鸣怪紧随其后。
水温越来越温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是阳光!
当他们浮出水面的时候,黑魔、地鸣怪睁不开眼睛,太亮了,是金乌散发出的热量。
回家了!
在这之前踏夜不信能这么快回到属于他的世界。
海水和苦海一样汹涌,金乌格外明亮。
黑魔和地鸣怪适应不了。
“用布把眼睛蒙起来!”
启大人气定神闲地悬在空中说道。
海面上漂浮着一个人和两个魔。
踏夜帮两个魔戴上眼罩。
习惯黑暗的魔突然见到阳光会失明的,踏夜的适应情况要好很多。
“这是哪?”
“古溱海!”
听了启大人的话,想起有一次他问库库尔坎,羽蛇神在哪,库库尔坎告诉他,在古溱海的海心。
突然醒悟他们现在在古溱海的海心,为了证明,他向海底潜去,海底最深处有个巨大的泉眼,周围暗流涌动,恍然这就是来时的通路。
掬一捧泉眼附近的水,清甜,是淡水!
库库尔坎说古溱海的海心有淡水,曾给过他们一个装满淡水的水囊,他和埃克曲瓦、伊希切尔整整喝了数月。
想起埃克曲瓦,他的鼻子酸溜溜的。
用皮囊装满淡水,这皮囊是个三级地宝,比不上库库尔坎那个,只够他们数天用的淡水,但这已经足够。
物是人非,他不再是那个耽心没有淡水,耽心会迷路,耽心永远走不出古溱海的渺小生灵。
試婚夫妻 夏灩
当他浮出水面的时候,启大人黑魔联手打开了一个时空通道。
启大人和黑魔联手有超越鹰鸽狼三将的实力。
地鸣怪第一个跳了过去;踏夜展开翅膀飞了进去,最后是启大人和黑魔。
打开时空通道需要能撕裂长空的能量,启大人能力有限,就是黑魔也只能打开一个附近的时空。
联手后一加一大于二,就有能打开一个通向遥远区域的时空。
一婚成名
下一刻他们出现在一个森林里,那有高大的望天树,有已经泛出金黄的榕树,有挺拔的椰子树,还有些奇花异草。
是奇幻森林!
初来时在这遇到过一个有很多故事的亚兰匏。
转念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森林的腹地。
“不妨比试一下!”
说这话的是黑魔,蒙着眼的魔说要和人比跑路,若换成是别人一定让人误以为是在吹牛。
美漫之復制強者 川南劍君
地鸣怪明明落后他很远,但只要一个起跃就到了他的前面;黑魔则直接玩起了消失。
启大人说道:“我不奉陪了。”
这人和他们分道扬镳。
把飞行速度提高到了极限,但地鸣怪却紧追他一步不落,绝不会撞到那些茂密的树木。
靠的是第六感。
出了奇幻森林进入陨落山脉。
比不上乱风闪电驹,但超越了飞翼的速度。看到云中城了,他没有停歇,在云中城上空绕了一圈;看到会友商队正在整装待发,他继续向前飞;看到死寂山谷了,伊希切尔的坟萤就在那。
山谷内一片寂静,座马手下的死灵们都得到了解脱,不见瑟西,看到一片荒凉的废墟,他收了虫翅,走进这片废墟。
这是落霞城。
找到夏尔人藏身的那个天坑,喊了几声,从树梢上跳下一个头戴斗笠身穿紧身衣的人,这人他似曾见过,施展的拳法好像是五禽拳。
上次还有个背着几柄细剑的人,就是樊离。
“我找顿珠。”他只说了这句话。
一会顿珠出来了,虽然物是人非,但他依然能辨别出那个风韵犹存的妇人。
他说明来历,要见小埃克曲瓦。就是埃克曲瓦的孩子。
襁褓中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比埃克曲瓦还要强壮,看到这人披着的三色褡裢,他笑了,这孩子比埃克曲瓦有出息。
“你是谁?为什么见我?”
这个年轻人诧异。
“我是你的父亲。”
本来他想说我是你父亲的兄弟,但最终说出来的是这话。
让年轻人把他当成父亲,永远不要知道伤心往事。这个年轻人有和他相似的经历。
至高懸賞 酒煮核彈頭
茫茫人海,他不知道谁是自己的父母,谜一样的身世。希望这个年轻人永远快乐,不要像自己。
年轻人的眼圈红了,跪在他面前泣不成声。
多少次他幻想也有这么一天跪在自己的父亲面前。
他对这个孩子说道:“去碎叶城,找虎卫营的苍漠,我会去那接你的。”
说完这话他把雪之影交给这个年轻人,然后展开虫翅眨眼消失。
“父亲牛B!”
身后传来这个年轻人的惊叹声。
他感觉不负重托。
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 易楠蘇伊
前面就是落马坡,他直接飞过去;地鸣怪落在落马坡内,然后飞快地一个起跃就无影无踪。
有人感觉看花眼了,有人喊道“刮妖风了!”
不一会他们来到了浊水河,在这他第一次遇到的羽人。
过了浊水河就是大墙部落。
马不停蹄来到陨石场,找到初遇心宿姑娘的那个陨石坑,他缓慢地抽出藏在脊椎处的心宿刀,眼前的场景让他睹物思人。
想忘掉一些痛苦往事,但怎么也忘不掉。
地鸣怪在远处的山坡上看着他。
黑魔施展了空间挪移,所以看不到他的身影,这时候这个魔才出现。
两个上古妖魔已经不用蒙着眼了。
“怎么夜宿在这?”黑魔问道。
“没感到他现在有点悲伤吗?”
他搂着心宿睡着了,不知不觉天空中出现浩瀚星河,繁星点点。
“鲲鱼!”
地鸣怪惊叫道。
“是星星!”
黑魔仰头观看,很多年没有见过了,感觉好奇妙!
皇家殺手之鳳凰於飛 舒點兒
作了一个梦,心宿姑娘出现了,用手抚摸着他,喃喃地对他说道:“待你功成之时,我就能转世为人了,不要让神抹去我的记忆,这样二十年后我就能找到你了!”
悠然惊醒,看到心宿刀上浮起的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对着他微笑,然后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眼睛、迷人的笑容逐渐消失。
这一幕有点眼熟。
“心宿你回来看我了?”
他有点失控,可随手抓到的是空气、虚无。
听说神能让时空倒流,他想回到那个青涩的时代,尽管那个年轻人实力低微,身份卑贱,但可以把心宿救回,心愿已经足以。
有些痛来自心底,有些人是用来回忆的。
二十多年,他都在思念同一个人,明知道这个人再也回不来了,但就是念念不忘。
很多时候他想抽出心宿刀,但是不敢,就像要触碰一个让他痛彻心肺的伤口,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终极武器不能轻易示人。
一定要找到永恒大陆,让心宿复活,让魔族人重见光明。
刚才或许是刀上的器灵显身?
“嗖!”
他展开翅膀,一下就飞到了远方。
地鸣怪哇哇乱叫,跟着纵起,黑魔摇了摇头,化成一股风,呼啸而过。
过了大山就是碎叶城,站在山坡上,他就像一个雕塑,出发前他没想到能回来,直捣敌人老巢很危险,相当于自杀。
幸运的是他的实力得到了提高,支撑着他挺了过来。
曙光降临碎叶城,映入眼帘的是稻谷、油菜花,泛着层层的波浪,白色石头铺成的路上偶尔看到疾驰的狂飙马,还有慢悠悠的走行兽。
城墙蜿蜒在崇山峻岭间,浩瀚的十万大山拱卫着碎叶城。
外八城、内八城加上中央龙城共同组成了碎叶城。
黑魔、地鸣怪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这两个魔的心情肯定复杂,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来到人族的城池,面对一群头上没有漂亮小短角的家伙们。
从城里飞出个庞然大物,是震旦人的飞翼,启大人站在船舷向他们招手。
“怕这两位朋友扰民,所以先一步回到龙城,调遣飞翼,可还是晚了一步。”启大人解释道。
速度让人吃惊,自成了白袍法师后启大人有很多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
防御大阵开启,飞翼直接落进龙城。
外八城和内八城的人只见到一个飞翼飞走又飞回来,不知在干什么。
地下龙城内号角齐鸣,锣鼓喧天,上百黑衣人列队欢迎,殿内和殿外人声鼎沸,拥挤不堪,上万龙城子民在欢迎他。
欢迎英雄凯旋。
龙城有数万人,来欢迎的就有上万,历史上这种情况只出现过一次,就是几百年前震旦人击退冥族大军围困那次。
他向人群招手,感觉像个大明星。
龙城的子民素质高,见多识广,对十几米高的黑魔和长相奇特的地鸣怪态度友好。
经常有些长相奇特的不速之客会光临龙城的,所以他们不会感到特别惊讶。
重生紅孩兒 雨飛揚
龙城外的十六城对这一切浑然不知。
在龙城灵法部他看到了几位大人,炽大人、苍寂,有一位见过叫不上名字的大人披着六色褡裢,还有一位披着六个结的绶带,加上启大人一共是五位大人。
苦大人和鹰鸽狼三将,这会还在日落大陆。
“师尊命我带来个九色褡裢,”炽大人手里捧着一个褡裢,对踏夜说道“这是师尊以前的,命我转授给你。”
几道灼热的目光集中在褡裢上。
灵法部原来藏着高人,应该是这几位大人的师尊。
怎么真有九品猎魔师?
启大人曾给他做过手势,当时他以为是个玩笑。
原来历史上真出现过!
“只是个名誉,不代表你就有苍龙的实力。”启大人对他说道。
这声音在耳畔回响了几遍,突然他想到老冰虬说匿龙谷住着一条管理龙。
启和炽的师傅莫非是一条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