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原住民”時代的孩子 智商要比父母低!

2020年世界互聯網領先科技成果發佈

網絡時代越來越多的數字裝置對下一代的孩子的腦部發育有負面影響?

法國神經科學家德斯穆格(Michel Desmurget)認爲,網絡時代越來越多的數字裝置對下一代孩子的腦部發育有負面影響。在他的新書《數字白癡工廠》(The Digital Cretin Factory)中,他語出驚人地宣稱,“數字原住民”(出生併成長於網絡流行時代的孩子)的智商比他們的父母更低。

他說,在出現網絡浪潮之前,每一個新時代的人,智商總是比他們的上一代更高,但自從網絡流行還有數字裝置普及之後,人類的智商首次出現隔代下降的趨勢。

德斯穆格的這番言論引起許多關注,他表示雖然很多人不願相信他說的話,但作爲法國國家衛生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的研究負責人以及神經醫學領域的權威人士,德斯穆格表示他的觀點背後有強硬數據支撐。以下是他對研究發現和成果的解釋。

人類智商首次下降?

今天的少年和兒童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智商比上一代更低的時代。智商是通過一個標準測試所得的結果,但這個測試也在不斷的改變,例如說,我的父母沒能通過我通過的智商測試。

讓一羣人做舊版本的測試,研究人員觀察到世界各地智商測試結果逐年增加,這就是所謂的“弗林效應”(Flynn effect),是美國心理學家弗林(James Flynn)提出的現象。

但是近年來的研究發現,在一些國家這個趨勢開始倒退。智商和一個國家或地區的衛生條件、教育系統和攝取的食物營養有很大關係,但如果我們拿一個社會經濟因素相對穩定的地方來看,“弗林效應”已經開始逐漸消失。

在這些地方,“數字原住民”是第一個智商比父母一代更低的世代,這個趨勢在挪威、丹麥、芬蘭、荷蘭和法國等地方都已經出現。

廣汽蔚來全新概念車曝光 代號“Ar18”

使用數字裝置導致智商下降?

法國神經科學家德斯穆格

現在還沒辦法判定每個一因素扮演的特殊角色,這也包括了污染(例如受到殺蟲劑的暴露程度),或者是使用屏幕的時間。

能確定的是,兒童使用屏幕的時間對智商有很大的影響,很多研究顯示,當孩子看電視或玩電子遊戲的時間增加的時候,智商和認知發展就會降低。

中國新高教集團與中軟國際教育科技集團強強攜手 合力打造產教融合最佳實踐

語言能力、集中注意力、記憶和文化等智力的根基和基礎都會受到影響,最終這些衝擊導致學術表現明顯降低。

爲什麼數字裝置會有負面影響?

業界:用新技術工具打造至簡的數字化服務

除了家庭成員的互動減少之外,兒童、少年從事其他充實活動的時間也減少了,這包括做功課、音樂、藝術、閱讀等,睡眠也受到影響,時間縮短或質量變差,使用屏幕過久會導致注意力過度刺激,注意力無法集中,影響學習能力。

習慣長時間使用屏幕也會讓兒童少年培養出不良的生活形態,影響身體健康和腦力發育。

監管發聲穩定市場信心 債券市場回暖

任何數字裝置都一樣有害嗎?

沒有人說“數字革命”不好,數字裝置應該要廢除禁止,現在每個人在工作時間也是用數字化工具,小孩上小學之後,家長教她如何使用一些軟件,在互聯網上查找信息。

數字賦能新命題 同盾聚焦數據安全

學校應該教基本的電腦技能和工具嗎?當然應該,同樣的,老師也應該使用數字科技協助教學,如果是教學所需而且有效幫助學生的話,當然可以使用數字裝置。

但是當孩子或青少年拿到任何一種數字裝置,最有可能的情況是他們把數字裝置作爲娛樂用途。

這些娛樂用途按次序分爲:看電視(包括電視、電影、短視頻或系列影片),這是任何年齡的人使用屏幕的第一個用途;其次是電子遊戲(主要是動作或暴力性質);最後是到了青少年階段開始,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瘋狂自拍照。

看完《奪冠》郭艾倫流眼淚:世界盃沒打好自責一輩子

兒童和青少年都花多少時間在看屏幕?

平均來說,兩歲幼兒每天有將近3小時,8歲兒童每天大約5小時,青少年每天超過7小時在看各種數字裝置的屏幕。

這意味着當他們到達18歲的年齡時候,他們花在看屏幕作爲娛樂用途的時間,等於是一個全職工作的人16年來累積下來的所有工作時數。

這完全是失去理智和不負責任的行爲,我們沒有任何藉口這樣對待我們的孩子。

那麼兒童和青少年應該有多少屏幕時間呢?

一定要和你的孩子一起討論,一起決定他們能有多少屏幕時間。家長有責任要讓孩子瞭解,過多的使用屏幕有害大腦發育,擾亂睡眠,影響語言能力,學習退步,注意力變弱,增加肥胖風險等。

一些研究顯示,如果和兒童青少年討論並解釋原因的話,他們會更容易遵守屏幕時間的規則。

最基本的一條規則就是:不論任何年齡,屏幕時間越少越好。把握這個原則,可以按照孩子的不同年齡彈性處理。

6歲以前,最好不要使用任何屏幕,但這並不代表你不能適時的和孩子坐下來一起看卡通。6歲之後,如果他們的睡眠充足的話,可以讓孩子使用半小時或1小時的有屏幕的數字裝置,但內容必須適合孩子的年齡。

此外還有一個原則:早晨上學之前,以及晚上睡覺之前不能使用屏幕,和其他人互動的時候也不能使用屏幕。還有,在臥室裏面也不能使用屏幕。

但是,如果做父母的一整天都黏在自己的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上面,就很難要求孩子遵守使用屏幕時間的規則。

可是,不是也有研究說數字裝置,例如玩電子遊戲可以提高孩子學習表現嗎?

可以很坦白地說,那完全是無稽之談。那些所謂的研究都是傑出的宣傳,主要基於少數數據估量,發表在二流期刊上,而且彼此互相矛盾的個案。

有一個實驗性調查很有意思,研究人員讓成績課業良好的孩子玩遊戲機,4個月之後,這些孩子玩遊戲的時間增加了,讀書做功課的時間減少了,他們的成績在短短的4個月裏平均掉了5%。

另一項研究種,孩子學習一組新詞,一個小時過後,一些孩子玩賽車遊戲,兩小時後所有孩子都就寢。

沙特一石油設施遭襲爆炸起火

第二天早上,那些睡前沒有玩遊戲的孩子能回憶起大約80%的新詞,睡前玩遊戲的孩子只能記起50%的新詞。

有哪些國家開始立法限制兒童青少年的屏幕時間?

在這方面,亞洲國家走在最前面。日本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將過長時間使用電子類產品,和吸菸、飲酒和使用毒品等行爲共同列爲兒童和少年不得從事之行爲,並對父母或監護人採取罰款。

政策密集出臺 汽車消費跑出“加速度”

中國也採取嚴格措施限制未成年人着迷電子遊戲,兒童和青少年在夜晚10點至隔日清晨8點之間不能玩電子遊戲,學期中玩電子遊戲每天不得超過90分鐘,週末和學校假期每天不得超過180分鐘。

清遠:房企“無理由退房”應明確退款時限

如果這個趨勢繼續下去不做改變以後會怎樣?

如果我們放任孩子繼續濫用數字裝置和屏幕時間的話,未來的社會會變得越來越不平等,等級分化會越來越嚴重。

那些掌握資源屬於支配階級的人會送孩子去昂貴的私立學校,有真人當老師教育他們;而那些沒有資源屬於被支配階級的人,只能上普通公費學校,大部分的教育在虛擬環境下進行,與真人互動獲得支持的機會很少。

誠如社會學家波茲曼(Neil Postman)所言,在這樣的悲慘世界裏,人們只能享樂至死,通過不耗費腦力的弱智娛樂享受被奴役的過程。

當然我希望這樣的世界永遠不會成真,父母沒有任何藉口這樣對待我們的孩子,危害他們的未來發展。

德甲綜合:美因茨終獲賽季首勝 柏林聯合升至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