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灰鼠拜年年年好,黄鼠拜年年年高!鼠年鼠拜年,一年都热闹……热闹热闹,热闹过了都好了,好了好了,了结的好了啊!”
三月初伴随着各地老鼠传说大流行的还有这首如同石头记‘好了歌’一样的童谣!
也不知道是谁传送的,突然之间好像一晚上的功夫,北方四省的灾区,所有的孩童都会唱这首歌谣了!
直隶、山西、河南北部,山东北部……甚至关外和口外的一些地方也有孩童在唱这首老鼠好了歌!
这下社会可慌神了,封建王朝最怕的就是图谶之学说,这童谣灭国的传说可是每朝每代都屡见不鲜的。
老鼠拜年,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了,各地都有老鼠精拜年求粮食的传说。
鼠年热闹,这句话可就得反着听了,什么是热闹?兵荒马乱也是热闹啊!这句话可不是什么好话。
至于最后的好了,好了,了就是了结完蛋的意思啊!这是要诅咒大清朝要完蛋吗?
地方官赶紧下去追查,你看他赈灾不上心呢,追查这种童谣可是不敢松懈,好多传唱的孩子被拘在一起,连吓唬带吼的,结果也没有查出什么结果出来。
妃朕莫屬
好多孩子说是穿黄衣服的老头教的,还有说是穿灰衣服的,给了几块糖吃就学会了童谣!
甚至有些孩子迷迷糊糊的说是自己做梦中无意间学会的!
相思令 王子嬅
一群传开裆裤的孩子能记住什么,话都说不明白,就算告诉你事实真相你也不知道那一句才是真的!
这下地方官可害怕了,因为伴随着童谣确实各地都出现了大规模的鼠灾!
修真極惡魔頭
古代人并没有生态学的概念,虽然中国人有天人合一的理念,但是这种理念更多的是形而上的,都是思想理论上的虚无缥缈!
真正生物圈里面如何维持一个生态的平衡,这种研究根本就没有!
21世纪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地球是一个生态圈,一旦有一个地方平衡被打破,那么整个生态圈肯定每一个圆环都会遇到问题!
雪灾来了,就人类挨饿吗?不是的,动植物一样也遭难,人类饿急眼了是要向大自然找食物的,往年能生存下去的一些山林小动物,如今也都变成了人类的口中食!
猫狗就别想了,人都半村半村的饿死了,你说猫狗还能活?很多都变成了灾民的粮食,山林中的飞鸟走兽一样也遭到了过度的捕猎!
就算有幸存的,也不敢靠近人类聚集的区域了,他们都知道今年这人类都疯了!
老鼠是需要天敌来控制数量的,当天敌大量的消失,而且灾荒年间老鼠自己也找不到吃的了,它们也饿啊!
没有天敌,再加上饥饿,这就出现了非常严重的老鼠潮,肆无忌惮的老鼠开始招摇过市,根本不怕人,甚至和人共同抢夺最后的一点粮食!
青衫煙雨行
雪灾之后出现大规模的鼠灾,这其实一点都不稀奇,而这鼠灾一旦兴起,老鼠不再害怕人类了,就会缩短和人类的距离!
灾民本来就饿,身子骨弱的很,对于各种细菌病毒的抵抗力更是很低迷!
迂樂夢 文弧焰
这下可坏了,虽然鼠疫没有流行开来,但是很多古怪的疾病大蔓延,跳蚤、臭虫泛滥,很多灾民开始发高烧!
腹黑王爺的天價棄妃 南湖微風
灾区一下子又要发展成了疫区!
老百姓本来就不懂什么科学,遇到灾难了就会往神鬼方面去想,所以离奇的传说是越来越多。
恐慌的情绪正在剧烈的蔓延!
天灾来了,更可怕的其实就是人祸,黑暗中的恶鬼们,趁着北方大乱的时刻开始疯狂的造谣,制造恐怖气氛!
所谓的老鼠好了歌,不过就是西陵恭亲王的毒计之一,他就是要利用人心最不稳的那一刻释放恐慌情绪!
鬼吓人其实不可怕,人吓人才是最最可怕的!
蜜戰100天:獨裁Boss,撩一下
童谣越传越凶,地方官是越来越恐慌,他们想向朝廷汇报情况,可是却害怕担责任。一旦朝廷追查下来,自己控制地方不利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晚清官场很盛行鸵鸟思想,遇到事情先是遮掩先是隐藏,他们把脑袋插在沙子里,假装自己看不见听不着。
心中期待的不过是混乱赶紧自己过去,然后让朝廷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场混乱,那么自己的官位不就保住了吗?
遇到雪灾是这样,现在闹的鼠灾和图谶童谣了,他们还是往后能拖就拖,能躲就躲!
狂寵重生妻:邪性夫君你別鬧
扼杀谣言的最佳时期就这么被错过了,如果刚开始就那么几百几千孩童唱歌谣的时候,你赶紧上报朝廷,朝廷就可以命令四省联防联动,一起把谣言给压制住!
到时候恐慌情绪根本就传播不起来!
可是这地方官就是自己捂盖子,想着自己压制住谣言,但是四省谣言大起,是你一个府县能压住的吗?
你压住了自己这一个县,隔壁县你怎么管?
谣言是越传越广,最后那就不是几百几千孩童长了,而是几万数十万的百姓都听到了这个老鼠好了歌!
雪灾刚刚抑制住一点点,人心刚刚稳定的时刻,结果事态又向悲剧的方向发展了!
人类恐慌情绪一抬头,首先各地乡绅们动小心思了,他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立刻停止了对灾民的赈济。
他们也有自己的道理“如今雪都化了,都进入三月了,田地都见青色了,你们还不自己找食儿去?”
霸道校草:戀上俏皮小丫頭
“天天吃赈济,我们再大的地主也吃不消啊!粮仓空了,都空了,没有粮食了……”
哎呦!地方乡绅一下把赈济给停了,这就逼着百姓更多的向大自然求活命,这些百姓对生态的破坏可就越发的眼中!
鼠灾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大白天成千上万的老鼠招摇过市的奇观!
老鼠越多,离奇的传染病也就越多,人们越是饥饿,身体的抵抗力也就越来越差,结果这就成了一个恶行循环!
最最可怕的是,地方官的拖拉遮掩,让同治帝错过了最佳的救灾时期!
同治中兴遇到了最大的挑战,躲过了雪灾却没有躲过鼠灾和瘟疫的第二波攻击!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元首万岁……一路平安……元首万岁……”
那霸港,万人空巷,数十万人为肖乐天出访印度洋送行!
巍峨高大的季风号重型装甲巡洋舰,如同钢铁之山一样缓缓的在引水船的引领下向外海驶去!
周围的货轮跟这庞然大物相比就是可怜的火柴盒!
肖乐天站在船头,向码头上的民众挥舞着帽子,巡洋舰的汽笛声悠扬响起!
“交流电之父啊!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希望在这个平行世界里,你依然还是那个传世的天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