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宇之上
小說推薦大宇之上
观天下,天下观。
花草树木的天下是水、土构成的周围,观想不外活着。
猴子的天下是一片树林,它所观想,不过是树上的果子,目的还是活着。
它们都是生命,可以成为灵性生命获得更强更有灵觉的生命力与更高的成长极限,却十分本能。
万物求存,而求存又如何可以称之为观?
人之复杂,超越鬼神,超越仙魔。他之天下,可以无限小,亦可以无限大。
萌動網遊:高冷校草快接招
小到自身的孤岛内的琐碎,荒凉的屋宅,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乃至星球;大者无限,星空宇宙,时空过往以至于一切并未出现过,影像模糊的无限猜想。
人之悲哀在此,伟大亦是在于此。
与懵懂、本能的生命相比,与壮阔延展的时空相比,人之所以成为万物标尺,就在于小与无限之间,无限丰富的可能。
与李元真那样的神族比,人族的生存能力,生存位置十分渺小;与鬼族深蓝的生命相比,人族有限的寿命,天生无法飞天遁地的脆弱生命,实在难言高大上;与各个元素精灵族相比,人族又没有天性自由以及纯粹而优雅的生存环境。
在宇宙初生序列,无论能力、智巧、生命力的延续、环境适应力乃至于引以为傲的文化传承乃至于经典,人族无疑都是处在极其有限的最底层,可有一种得天独厚的的天性,使得人族无论怎样,在整个生存序列中,都处在领袖的位置,那就是人之情,以及情之一字引爆出来的无与伦比的力量与智慧。
道,时空,阴阳,自然,不断扩展的天下,天下观。
霸王之路 飛龍入海
在情之一字指导下,容纳万物,实现共同。
而万物永恒更是极大的弥补了人族的生存短板,在协同的前提下,不断将大宇宇宙带向一个个全新的生存高度。
即使这种生存条件的变迁与生命的跃迁越到后来越艰难,花费的时间越漫长,可今天的人族终于可以不再急促,声嘶力竭的担忧短暂的生命,不再对着生老病死或豁达,或感伤,做着种种无用的感叹,而是淡然而自信的微笑,于轻装前行中,早已抛开曾经的苦海。
就算茫然,也有了一直茫然的资本。
这时候茫然的淡定、幸福与底气十足,是从前无法想象的。
就像唐玄说的那样,“永恒,不过是摆脱了生老病死的低级生存阶段。”
唯一使命
萬法梵醫 相思洗紅豆
神心蕩漾之惹到鳳凰
未来是什么?
慢慢来,慢慢看;一路走,一路看。
万物共融,共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只是有些时候,有些表演艺术家泛滥的年代,污浊的空气蒙蔽了标尺曾经清明的眼,纯净的心。更淡了这有情业力,绝了希望。
若无一个进无止境的天下,又如何获得一个永无尽头的天下观!
若无一个永无尽头的天下观,那么这静止的天下,又如何动转为阳,与空间对,与身体对,聚阴阳而成道。
观为静,静者为阴;天下动,随生命而动,随时空而动,阴阳同体的苍生为眼,有感,天性为阳。
阴阳融融,是为天下观,即是道动轨迹。
······
······
没什么是永恒不变的,除了道;也没什么是永垂不朽的,除了道。
有迹可循的善巧、智巧,不外乎通过规律、规则的掌握获得更高的生存位置,更稳固的生存权力,可只利在当时,任何规律、规则都是道动轨迹中,一个不变变化的点,不能因为有限生命的认知就成了恒定不变的真理。
真理只是道,真实从来仅仅是情。
情蕴于观中,属阴,使之发挥作用的躯体属阳,阴阳和合靠的是气。
不断茁壮生发的气,气动成阳,静思有阴,是为另外一个阴阳。
盲目推崇智巧,视为对思的过度开发,身体跟不上神意的发展,就是阴盛阳衰。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缺乏气的中和,融通,那么生命就会出现问题。
如果指望下一代继续发扬这种智巧,摒弃一切的话,这是想象传承的过程,假使这样,那么这也是伪传承。
到我為止 遊泳的貓咪ABC
總裁的蜜愛新妻 楊一
真正的传承是永无衰败的生命,在接受时空、万物的过程中,与万物、时空之间的交互过程,兼具稳定性、单一性、进化性、独特性等特点,而伪装传承便是那一代接一代,处在最无奈阶段的生命,关于未来美好的幻想。
既然是幻想,那便是不存在的。
就算面前传下来,早已经面目全非。毕竟伪传承是极不稳定,条件又极其苛刻,终局断绝具有可预见性等等特点。
降身女配 妖若驚鴻
尋秦記續之戰龍返秦 龍竹
传承的过程,即是永恒的过程。
而稳定的永恒便是阴阳随气动而循环的过程,那么整个大世界无论多大,出离幻象,出离表象,都是这样一个属性类似的循环。
那么,这样的情况下,世界又有多大?世界能有多大?
······
······
桃源星上,彩云追月。
蔚蓝的沧海,是桃源星上的生灵对于这月的感叹。
又是一个静谧的夜晚。
茅山小屋的院子里,篱笆墙上缀满了星。
星光闪烁,唐玄在思索、微笑,孩子们聚在角落里嘀嘀咕咕的不知在快乐些什么。
女人们叽叽喳喳,早已没了神女、魔女、深蓝水女的样子,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这样的夜晚,普通的夜晚。
时空存在,却再也无法对大宇宇宙的生命产生任何限制与影响,而它们的存在只不过是生活习惯上的一个纪念。
从来没有哪一个时代,生命在时空面前如此从容,既不需要大声疾呼,也不需要无声感叹,抑或是通过各种方式麻醉自己或逃避中暂时忘却,只是从容,仅是从容。
而这从容,从始地母星到现在,差不多花了四十万年。
放在从前,十年八年都是珍而又贵的存在,一生,那岂止是狂歌顿足的悲壮?
而现在,数十万年弹指一挥间,幸福却像刚刚开始那样。
浓的化不开的业力,演化的却是淡而不变的情之宇宙。
这样的世界,就是唐玄喜欢的样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