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
黑风谷内。
熊升老祖与刚刚成皇不久的熊印神子冷汗直冒,后怕不已。
亏得它们刚才还想着要出去为地蛟妖皇摇旗呐喊表露忠心抱大腿呢,结果,地蛟妖皇几句话下来,简直就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浇得它们整个一透心凉。
“还好咱们刚才没出去,否则若是地蛟妖皇大人看到咱们黑风谷非但没事儿,反而还有新皇晋级,肯定得发飙!”
熊升老祖深吸了一口气,面色阴郁地抬头看向虚空。
“咱们黑风谷一直以来都以妖圣岭马首是瞻,说是盟友,其实更像是附庸。”
“现在,妖圣岭倒霉被毁,地灭族亡,血脉无一存活,地蛟妖皇大人心中不忿,牵怒咱们其实也不难理解。”
“只是老夫没有想到,地蛟妖皇大人竟然会如此直白地表露心中的不满,甚至连一点儿遮掩都没有。这明显是在盛怒之中啊,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出去劝说,指定是找死的命!”
熊印神子也面色难看地微微点头。
现在它们还是缩在圣地之内最为安全,至少有规则禁制在,哪怕是地蛟妖皇,也不能轻易闯入。
“不着急。”
“不出意外的话,地蛟妖皇大人应该会直接去找人族的麻烦,待它在人域吃了亏,受了打击,自然就会变得清醒过来,到时候咱们再去投靠劝说也是不迟。”
显然。
誤惹不良拽殿下 海浪魚
熊印神子也不看好地蛟妖皇的人域之行。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人域之中有同样巅峰皇境的剑皇分身,有刚刚破境成皇的数十人族皇者,只凭地蛟妖皇一妖过去,铁定是要倒霉的呀。
不过,即便是打不过,熊印神子也不认为地蛟妖皇会有性命之忧,毕竟是五大妖皇之一,又是五大妖皇这中最擅长保命的地蛟妖皇。
纵是吃了亏,受了伤,想要逃走退回的话,总是不会有半点儿问题的。
所以熊印神子对地蛟妖皇还抱有几分希翼。
“希望如此吧。”熊升老祖轻叹一声,道:“人族那边的情况自封山之后就再难探清,谁知道他们的皇者境具体有多少,实力又在什么层次境界?”
“老夫还是担心,地蛟妖皇大人一但深入其中,会遭了什么意外。那样的话ꓹ 咱们妖域可就是真正的雪上加霜了!”
明日,皇殒异象接连不断ꓹ 人域之中规则霞光也是接二连三,各大圣地的大妖只能隔空远远观望,对于人族破境成皇的数量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但是这些新皇的具数量与实力境界ꓹ 根本就探不分明,也不敢去轻易窥探。
熊升老祖摇头自语道:“算了ꓹ 多思无益,现在咱们还是多督促族中的半步妖皇加紧修炼吧ꓹ 趁着大道规则压制消散的空当ꓹ 让族内多出几只皇级大妖才是正途。”
不管怎么说,它们妖族的半步妖皇数量,要远远高于人族的半步皇者,而且妖族晋级破境得天独厚,没有大道规则所限购,只要修为到了,自然就能顺利晋级。
所以ꓹ 熊升老祖与熊印神子皆都相信,只要给它们足够的时间ꓹ 妖族的皇者数量必然可以再次反超人族ꓹ 它们封山不出的日子必然不会持续太久!
此时。
限制級特工_6
妖圣岭。
空间波动接连震荡ꓹ 一个人身蛟头ꓹ 身着莽袍的地蛟大妖破空而至,正好出现在已经破落不已的妖皇殿中。
地蛟妖皇右手虚抬ꓹ 周围百米之内的时光规则缓缓流动倒转。
很快ꓹ 它的身前就出现了一方三米长宽左右的虚似镜面ꓹ 镜面之内,正是一日之前ꓹ 妖圣岭圣地破灭时的景象。
画面中,杨帆只身入境,先是操纵二十只半皇大妖自爆残杀,后又控制了神禁之眼,肆意残杀了整个地蛟一族!
“竟然只有一个人!”
錦繡善謀
“真是废物啊,蛟玉还有银蛟、金蛟这些废柴,竟然连一个人族少年都斗不过,真是死不足惜!”
“还有蛟萝这个混帐,竟然被一柄神剑分身给吓破了胆,眼见着圣地被毁,族人被灭,也不敢出头露面,更是废物!”
“等等!这个人族少年控制那些半皇时所施展的手段,似乎有点儿像是异人族的神魂烙印啊!”
魔師逆天
“难道他并非人族,而是异人族冒充假扮?”
“算了,不管他是人还是异人,敢毁我圣地,灭我族人,注定都难逃一死!”
地蛟妖皇双目之中寒光闪烁,确定了毁灭妖圣岭的罪魁祸首之后,神念瞬时四溢而出,真接就将整个人域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很快,它就在人族的联邦中心城发现了杨帆的踪迹。
与此同时,地蛟妖皇还看到了九级妖皇境界的吞天兽,七级妖皇境界的虎煞分身,以及八级妖皇境界的铁齿鳄。
除此之外,还有五十余位人族的高阶真皇,及二十余位人族的低阶真皇。
咝!
地蛟妖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还仍在梦中。
兩小無猜:嬌俏青梅逗狼少
人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真皇武者?
就算是本源星域的规则压制消散,人族也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造就出近八十位皇级至强啊!
妖族的五大圣地之前是干什么吃的,它们怎么能让人族发展进境得如此迅速?
这特娘的不科学呀!
地蛟妖皇有点儿懵逼,头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突然有一种它们妖族马上就要大难临头的不详预感。
網遊之極度狂人 女圭女圭
“本皇才闭关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啊,怎么外面的世界就已经变得如此陌生如此凶残了?!”
“还有,那个杨帆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虎煞妖皇与火凤妖皇皆有精血分身留在他的身边,还有那只铁齿鳄,明显是鳄元妖皇的血脉子嗣,为什么也成了杨帆的宠兽?”
“难道这小子就是火凤妖皇以前一直要寻找的本源意志的化身么?”
地蛟妖皇心中的疑惑一件接着一件,怎么也想不明白。
仅只这一瞬间,它王者归来的无上心境就被打击得七零八落,心中不自觉地就萌生了退意。
它又不傻,明知打不过还要过去,那不是报仇雪恨,那是给仇人送菜啊!
“早知道,本皇就特么不出来了,没有超脱破境,在本源星上似乎已经有点儿玩不转了啊!”
“现在留在这里,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子,擎等着被人给群殴欺负了!”
直到这一刻。
地蛟妖皇才算是明白,为何其余四大妖族圣地,全都死闭了山门,当起了缩头乌龟。
特么。
这情况下,不把脑袋缩进龟壳里,那根本就是在找死呀!
就在所有半皇大妖及那些新晋成皇的神子们以为地蛟妖皇要发飙,要为自己的族人报仇,去攻击人族城池去击杀杨帆这个罪魁祸首大展神威的时候。
谁也想不到,刚刚还不可一世,怼天怼地对空气,想要把所有人全都给弄死的地蛟妖皇,心里已经打了退堂鼓,怂了。
刷的一下!
地蛟妖皇就将它覆盖人境的神念完全收回,而后右手微抬,在身前划出了一道空间裂缝,抬脚就要钻入其中。
“汪汪!”
暗影三十八萬 那多
一声清脆的狗叫声突然在地蛟妖皇的身后响起,之后空间波动震荡,瞬时就将地蛟妖皇刚刚开辟出来的空间裂缝给震了个粉碎。
“蛟泽,既然来了,着什么急走啊!”
“刚刚你不是还叫嚣着要弄死我的主人呢吗,怎么现在却泄了气了?”
大黑立在地蛟妖皇百米外的位置,虚空飘浮,出言调笑。
“喵儿呜~!”
大黑的调笑过后,一声猫叫也开始在地蛟妖皇的另外一侧响起,小花抬起前爪洗了一下自己的猫脸,轻声言道:
“还用问吗,肯定是被吓破了胆呗,这是在着急跑路呢。还五大妖皇之一呢,我呸!”
这时,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有些不耐烦地在另一边响起:
“你们两个就是废话多,这只地蛟想要对主人粑粑不利,直接干死不就完了,瞎墨迹个什么?!”
鳄美丽、大黑、小花,还有一个一直没敢开口说话的梅花鹿,分别从四个方向将地蛟妖皇给围在了中间。
杨帆麾下的四大妖皇宠兽全都到齐,就在地蛟妖皇肆无忌惮地探出神念横扫整个人族联邦的时候,它们毫无不犹豫地就循着地蛟妖皇的神念气息直接锁定并挪移到了此地。
而杨帆。
此时就站在大黑的头顶,听到鳄美丽想要直接开干的话后不由微瞪了这虎娘们一眼。
本主人得活儿还没干完呢,你瞎嚷嚷个什么劲儿?
这可是一只巅峰妖皇啊,你当是过家家呢,不把它身上的底牌给掏干净,一会真干起来的时候,出了意外谁负责?
你们三只宠兽死不死的无所谓,本主人的小命可是金贵的很那!
杨帆的意念不停,神级采集术不断地在地蛟妖皇身上采集着。
“你对巅峰妖皇蛟泽的使用了神级采集术,伴生技能破神被动触发,采集成功,皇级神兵+1,皇级护甲+1,精神力+50,技能熟练度+100。”
“你对巅峰妖皇蛟泽的使用了神级采集术,伴生技能破神被动触发,采集成功,皇级灵酒+99,皇级宝药+99,精神力+50,技能熟练度+100。”
“你对巅峰妖皇蛟泽的使用了神级采集术,伴生技能破神被动触发,采集成功,无属性规则妖核+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