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
石室内除了几件家具外,可以说是空空荡荡,在也没有了其他有意义的东西。
肖舜几乎找遍了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任何带有文字的东西,心中可谓是十分的失望。
就在准备要动手去将夜明珠取下来带走的时候,突然现在一旁的石壁上竟然有一幅画像。
那是一副人物的画像,只不过寥寥几笔,却勾勒出了一个仙风道骨一般的人。
那人身穿一袭长袍,应该是站在某座悬崖边上,目光远眺着什么,神情显得无比凝重。
仔细端详了片刻,肖舜到抽了一口凉气:“嘶,这人怎么感觉有些眼熟?”
这种感觉刚一冒出头来,就在他心中变得根深蒂固起来。
为了更加仔细的看清楚这幅画,他不由的靠近了一些,旋即更多的细节也被他尽收眼底。
那人身后背负着一根拂尘,从衣服的纹路上分辨,应该是个道士无疑,虽然周身弥漫着舍我其谁的气势,但脸上那凝重的表情却又给人一种悲天悯人之感。
肖舜终于知道刚才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熟悉感了,正是因为这悲天悯人感觉实在是跟一个人太像太像了!
紧接着,他失声道:“师父?”
这幅图虽然很潦草,但是细节上却画的非常到位,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按捺下心中波澜起伏的思绪,肖舜满脸困惑的说着:“奇怪,师父的画为什么会出现在昆仑墟内?”
因为之前产生出来的种种猜测,他已经全然没有将自己师父当成一般人看待了,饶是如此但他也无法理解师父的画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昆仑墟的一件石室中。
这地方该不会是师父当年住过的地方吧?
这个念头刚一出来,肖舜便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测。
首先,那石碑上的道字绝非出自木岩道人之手,毕竟自己家师父的字迹,他这个当徒弟的又如何能够分辨不出来。
其次就是这幅画了,虽然木岩道人画工了得,但是却绝对不擅长这种笔法。
豪門遊戲:首席,請接招
正因这两点,让肖舜如此肯定这里绝非是师父停留过的地方。
絕對甜寵:天才寶貝呆萌妻 公子季
不过这样一来,那么就又诞生出了一些新的问题。
此地既然并非木岩道人私有,那又该是谁的临时居所呢,对方又为何会在住的地方画下木岩道人的画像?
奈何现在线索太少了,肖舜根本就无法深入的进行推理。
超能力天王 清晨十一點
盛寵之神歸九天
紧接着,他又仔细的在石室内探查了一遍,可依旧是一无所获,这地方出了那副刻在石壁上的画之外,就在也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了。
超級電
肖舜忍不住长叹一声:“唉,看来继续停留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发现,倒不如今后和师父相见之后,在去仔细的询问一番吧!”
说罢,他立刻凌空而起,将挂在上方的那枚夜明珠取下。
此物入手竟然并非冰凉一片,而是带着一股淡淡的热量。
最令人吃惊的,还是那股热量在涌入人体内部后,竟然径直转化成了灵气,缓缓流向丹田。
顿时,肖舜是满脸诧异:“这……”
很显然,他刚才的猜测是错的,这发光的东西绝非是什么夜明珠,而是一枚灵石!
那么大一块灵石,绝对是前所未有。
最重要的是,肖舜根本就无法分别手里这东西倒是属于那一种灵石,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见过如此特殊的灵石。
之前收集五灵石的时候,他便已经掌握了各种灵石的特性,然而此时却根本无法用之前积累的那些经验来分辨手中之物。
端详了良久,肖舜眉头紧皱:“这到底是什么?”
他的这个问题,不可能会有人来进行回答,因为这玩意在当世根本就没有任何相关的记载。
“算了,到时候在去研究这东西吧,这里的一切已经被探查仔细了,在继续待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发现!”
说罢,肖舜便收起灵石,径直回到了洞口。
站在石碑前,他再度看向刻在上面的那个“道”字,反复确定了好几次那并非是木岩道人所汇之后,他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紧接着,他伸手拍了拍那漆黑黑的石碑,觉得这玩意看起来跟黑金有些相似。
仔细验证一番,最终才确定这石碑便是黑金无疑。
肖舜顿时忍不住感慨:“这昆仑墟果然处处都是宝贝,这才刚才中心地带没多久,我既然就发现了两样价值连城的东西,这偌大一块黑金,要是能够拿回去锻造武器,武盟的整体实力还能够再生一个台阶!”
当然,他也仅仅是那么想想而已,真要让他背着那么大一块石碑在昆仑墟内走动,简直就跟找死没有什么两样。
倒不如将这宝贝暂时留下原地,等到日后自己实力上来了,在过来取走也不迟,此时又何必如此急不可耐呢。
打定主意之后,肖舜继续开始在山巅搜寻了起来,打算看看还能够有什么其他惊人的发现没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获悉两样宝贝的下落,运气被消耗干净了,接下来他遍寻整个山头,也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做人要学会知足,肖舜自我安慰了一番后,便开始沿着来时的路,走到了山脚。
他今夜并没有选择披星赶月,一路深入昆仑墟中心,而是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盘腿坐了下去,沉吟道:“今天暂时在这里修整一番,明天在出发吧!”
在往前走,就要进入昆仑墟比较恐怖已经危险的区域了,必须要提前做好万全的准备,不然会出现措手不及的情况。
肖舜对待事情的方式,从来都不会急于一时,反而是会在做主充分的准备后,才会直捣黄龙。
坐在一颗大树底下,他取出那枚巨大的灵石打算研究一番。
顿时,一股淡淡的光晕将四周的漆黑给驱散一空,那光芒更是将肖舜的脸映照的有些朦朦胧胧。
如同用直观的方式去看,此物就跟夜明珠并无两样,但感受着那缓缓涌入体内的那股能量,却叫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它和夜明珠拿来进行比较。
仅仅只是端详了那么片刻的功夫,肖舜丹田内的灵气就有要满溢的情况了,灵气竟然从周身毛孔内溢散出来!
“好东西,有了这种宝贝,我今后就不用在担心灵气枯竭的问题了!”肖舜满脸兴奋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