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小說推薦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砰!”
陈秋莲正在院子里摘菜,拿着刀削着土豆的皮,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身影。
“莲儿,怎么了?!”一个声音从厨房传了下来。
“哎呀!”陈秋莲一个不留神,削着手指头了,手指头流血了,习惯放在嘴里。
“婆婆,没事。”陈秋莲说的时候赶紧起身走了过去,拿过凳子防身。
陈秋莲这才发现,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陈秋莲伸出手推了推女孩,女孩翻了过去,陈秋莲伸出手将女孩脸上的头发扶了扶,手指头上面的血不小心弄点女孩脸上了,轻轻说道:“喂,你…你没事吧!”
“这里是哪里啊?!”
女孩睁开眼来,陈秋莲赶紧扶着她起身。
“姑娘,你这…不会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吧!”陈秋莲指了指上空,女孩抬头看了看,除了明亮的月亮,还有一些零散的星星。
“莲儿,菜摘好了吗?!”阿婆走了出来,看到女孩,有些惊讶的问道:“怎么有两个莲儿啊?!”
“两个!”
網遊之女主工作室 枉為鼠
“婆婆,她…”
“你带她去洗洗吧,一会好吃饭了。”阿婆拿过地上的篮子,跌着脚回厨房去了。
“走吧!”陈秋莲伸出手拉着女孩进屋,虽然屋不大,可是很干净,陈秋莲带着女孩进入房间,打开衣柜找着衣服。
女孩环绕周围,看到桌子前的桌子。
“你的脸…”陈秋莲看着镜子里,女孩的脸和自己长一样,女孩有些惊讶的说道:“怎么了?!”
日耀全面戰爭 更浩瀚的海洋
“为什么镜子里,你和我长一样。”
“难道在你眼里不是吗?!”
“不是的!”
陈秋莲将衣服拿给女孩换上,然后自己赶紧关上衣柜,却不小心碰到了胳膊,“哎呀。”陈秋初脸上有些扭曲。
“哎呀!”女孩正换着衣服,手也疼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
陈秋莲看着面前的女孩,伸出手打在衣柜上面,手掌心有些红,陈秋初赶紧拿过女孩的手看了看,她的手红了一下。
“这…”
“真是奇怪,难道你和我命运相联。”陈秋莲疑惑的样子。
“莲儿,吃饭了!”阿婆声音响起来了。
“哎,来了!”
陈秋莲赶紧拿过衣吵架上面的毛巾放在脸盆里,拿过水壶里倒一些温水在脸盆里。
“洗洗脸!”陈秋莲将毛巾递给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啊?!”
“名字?!”
“我叫莲儿,要不你叫月儿,今天晚上月亮那么大,然后你掉入我家里,就是和我有缘。”
“月儿。”女孩一字一句的念着。
“走,吃饭去。”陈秋莲拉着月儿走出房间。
“婆婆!”
“吃饭吧!”阿婆将筷子递给陈秋莲,陈秋莲赶紧拿给月儿筷子,又将面前的米饭递给月儿。
“姑娘,你是不是走丢了,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亲人,知不知道联系方式啊?!”
且為誰嫁 初落夕
月儿摇摇头,陈秋莲赶紧说道:“婆婆,等明天天亮,我就带月儿去村委问问,让村长大伯帮忙问问,或者让大伯去派出所查查,有没有失踪人口。”
“她叫月儿?!”
“是我给取的,今天晚上月亮那么大,她掉我们家里,是不是很有缘分。”
“嗯,莲儿心肠好,菩萨保佑着你。”
“快吃饭吧!”阿婆夹着菜放陈秋莲碗里,又赶紧给月儿夹着菜。
我曾混過的日子
而另外一方面,韩九歌从灵珠上面显示的查到了南江,再加上之前看到新闻上面,觉得陈秋初的死不是那么简单,便带着执扇前往南江。
陈秋初的死,再加上叶吴安和锦姐的口供,不知道谁泄露了,陈秋初是被玉佩杀死,而且那块玉佩也被传的很神奇。
叶自然也听了一些风声。
叶吴安虽然利用关系洗掉了嫌疑,可是他失去了最爱的女人,而且陈秋初肚子还有不到两个月的孩子,叶吴安回到叶家以后便不再像以前了,自甘堕落了起来。
叶成将叶吴安身边的人全部问过,这才得知叶吴安确实去过新疆,身边的人确实从基地带出东西来。
“老爷,少爷确实是拿了一块玉佩让我清洗。”
“那玉佩可还记得!”
“记得,记得!”
“带他下去,将玉佩画出来。”
“是!”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爸,难道真是玉佩杀人了。”叶成进入房间以后说道。
叶云书坐在沙发上,将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说道:“看看吧!”
“叶幽幽…”
“看来这个棋子不能用了。”
“那个女人的资料查到了吗?!”
“爸,已经查到了,她的资料不多,还有一个妹妹在乡下,和她的阿婆住一起。”叶成坐下来继续说道:“不过她们很少联系的。”
“那个保姆多盯着。”
“知道了。”
“派人去乡下查一下她的妹妹,那个玉佩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一定是有人想借此搞我们叶家,只是可惜了未见面的重孙。”叶云书脸上带着失落说道。
“以后会有的。”
“让吴岚回来吧,别一天就知道搞她的那些破玩意儿,她这个妈当的倒是很轻松啊!”
“岚儿现在正在研究着,一时走不开,而且叶家这样子,总是需要一些正能量的东西盖过这次的风头。”
“行吧!”叶云书抬起手挥挥手,叶成便退成了房间,叶云书起身来到书桌前,桌上放在一幅画,这是叶吴安送自己七十大寿的礼物,右下角陈秋初三个字很显眼,叶云书将画卷了起来,转身放在柜子里。
张家也得了一些风声。
让冷雕带着一些人前往南江,张沬带着简子俊负责前往重庆,原来是高夏,为了钱将之前去九龙山的事说了出来,不过他也是被逼无奈的,罗宁疯了,罗楠需要钱治病。
“月儿,你放心,村长大伯他会去派出所报案,到时候你的家人要是看到新闻,就会来接你!”
“谢谢你。”
“我们算不算好朋友啊?!”
“算吧!”
“既然是好朋友就不能说谢谢,不然就太生分了。”
“嗯。”月儿点点头。
陈秋莲带着月儿往家回,正好走到路口,发现有面包车在公路等着,陈秋莲警惕了起来,拉着月儿往另外的小路走去了。
“嘘!嘘!”陈秋莲做着动作。
月儿赶紧捂着嘴巴,陈秋莲赶紧爬上树,这个位置正好能够看到院子里的情况,院子里一个黑衣男子站着,周围站在几个男子,可是却没有阿婆的身影。
“阿婆,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问问陈秋初的妹妹在哪里?!”冷雕推了推眼镜问道。
“不知道!”
“房间里没有人。”
冷雕将眼镜摘下来,抬头看了看,却正在看到树上的女孩,陈秋莲赶紧跳了下来。
“后面!”
“追!”
阿婆突然起身抱着冷雕的胳膊,冷雕一甩手,阿婆便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