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哈哈哈,赵云小儿居然都能有天下勇名?也不过如此嘛,就这等武艺,肯定是因为当初青琐门内守卫的阉狗太弱了,遂使竖子成名。
要是当初相国已经带兵京城,让咱捞着夺门救驾的功劳,说不定我现在职位比长水校尉还高了!这赵云真是运气好捞到了捡功劳的机会。”
华雄追杀关羽的时候,李蒙带着华雄军的一部分骑兵,以及他自己本部的一千骑,正在继续追杀赵云。
而赵云在看到华雄旗阵南去、似乎要跟关羽的旗阵相撞时,也意识到关羽有被围攻的风险,不得不放弃了继续骑射游斗的姿态,改为让幽州突骑全员做好近战准备,赵云本人更是第一个返身逆战,拖住李蒙,不让李蒙带着剩余兵力回援华雄。
赵云和关羽的战前情报做得还算不错,知道李蒙地位不高,杀与不杀对敌军全军士气打击影响也不大。
所以刚一接战的时候,赵云为了更好地拖住敌人,选择了暂时稳一手,免得杀得太猛把敌人吓跑、回程时返冲了关羽。
幸亏赵云是刘备阵营里喂招陪练、佯输诈败经验最丰富的,武艺又高出李蒙太多。所以一时倒也演得游刃有余,总给李蒙一种“我再努力一把就有机会将赵云挑于马下”的错觉。
玉堂金閨
但实际上,赵云根本不是只打李蒙一个,而是跟李蒙稍微喂两招之后,就假装往两侧夺路而逃,遇到其他西凉军勇士将校,就随手几招之内刺死。
杀了人还假装“我是为了夺路而逃,此人阻我去路,害我即将被李蒙追上,我才不得不杀”。
谁让李蒙的兵力人数比赵云多得多呢,这又不是约好了的一对一单挑其他人不能互殴。赵云当然要珍惜手下袍泽的性命,一边拖住李蒙一边还多杀一些硬茬刺头儿。
就这样李蒙一边追赵云一边逃,两人在两军交战阵线前横掠数遭、被赵云杀死数十名西凉勇士后,南侧战场终于爆发出了剧烈的欢呼,两军都是稍稍分神关注那边,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很快就看到华雄亲率的西凉骑兵发生了混乱ꓹ 四散而走。
关羽军齐声呐喊:“贼将华雄已斩!”
很快,华雄的大旗也倒了ꓹ 这下再无怀疑。
李蒙心中一颤,正要认真对待,考虑是否暂时收兵ꓹ 赵云已然刁钻一枪刺来。
李蒙凭着刚才喂招的经验去挡,却发现自己的长枪似乎遇到了一股螺旋劲似地被荡开ꓹ 心神恍惚之间,已然被一枪扎了个透心凉。
“这……赵云的武艺ꓹ 怎得一下子提高了那么多?他不是被我追着砍了好几里地么……”带着这个不甘的疑问ꓹ 李蒙气绝身亡。
“李蒙匹夫已经授首!众将士,杀!”赵云大喝一声,长枪一招,率先奋力杀入西凉骑兵阵中。
周边的幽州骑兵目睹实打实的斩将胜迹,也是士气高涨,并且一边冲杀一边高喊华雄、李蒙都已被杀,瓦解着西凉人的士气。
一场战役的转折点总是最血腥的时候ꓹ 经过短暂而激烈的奋死搏杀,大约小半炷香的时间之后ꓹ 孙坚和徐晃带领的步军主力也赶到并加入了战场ꓹ 西凉骑兵瞬间彻底总崩溃。
他们仗着是骑兵ꓹ 觉得打不过好歹能跑掉ꓹ 彻底四散往西溃逃,只求从昨晚渡河的来路再逃回颍川北岸。
入侵武俠世界 不啃菠蘿皮
“不要抢马ꓹ 快追ꓹ 追到了一会儿有更多的马!”气喘吁吁赶来的孙坚奋力催督部下向前ꓹ 对那些慢下来试图抢夺战利品的将士非常不满。
校草霸愛:萌妻狂想娶
孙坚心里也清楚,追击战是最容易产生战果的ꓹ 而步兵行军又慢,如果不尽快奋力冲一阵子,让己方部队覆盖更大的战场面积,一会儿瓜分战利品反而搜刮不到多少。
步兵是只能咬着敌军大队的尾巴撵的,那些四散奔逃的西凉兵,只能让给关羽和赵云的骑兵了。
孙坚的部队虽然没有大规模骑兵,但也有百余骑的斥候骑兵,将领和高级军官们也都是有战马的,总共大约能凑出两三百骑。孙坚又素来喜欢身先士卒,这种抢人头的时候当然要冲杀在前。
亏得华雄、李蒙死后,西凉军也不可能组织起伏击反杀,不然要是遇到个吕公型的敌将来个反扑,虽然打不败孙坚,但武将个人安全还真不好说。
追击战持续了整整大半个时辰,直到西凉骑兵残部从多个浅滩河段徒涉冲过颍川,才算是结束。大部分的西凉骑兵最终还是北渡颍川逃脱了,但每个徒涉点都有至少数百名骑兵因为拥堵,被团团围住、一阵砍杀后成建制地投降。
西凉军中也不是人人都不会水性,大约有几百名会游泳的溃兵最后选择了弃马游泳过河,留在南岸的战马也少不了被孙坚和关羽俘获。
打到最后,孙坚见胜局已定,但后方有黄盖派信使飞马来报,说胡轸、吕布有渡河强攻的趋势,求孙坚尽快回援。孙坚也知道正面战场不需要那么多步兵了,分了一半人左右回防。
估计胡轸和吕布也不会在敌情不明的时候真的强渡被半渡而击,也就是声援接应一下华雄,毕竟他们还不知道华雄的情况。只要看到孙坚的一部分兵力被吸引回大营,胡轸吕布应该会收手。
……
一天的厮杀就这样落幕了。
残阳如血时分,战场也差不多打扫完了,战利品与俘虏也粗略清点了一番。
董卓军的西凉铁骑损失,应该在四千人左右,但伤亡只占其中不到一半,也就是大约五六百人战死、一千余人受伤。
还有一千多人是渡河北逃时被堵在了河边投降的。
零散被抓的俘虏,和往西一路进入嵩山深处的逃兵,各自有几百人。
仙道至尊
关羽和赵云的三千骑兵,伤亡总数在五百余人,不过负伤的占绝大多数,死者一百多人,重伤不治好几十个。
这主要是因为刚才血战当中抗压最大的是关羽那一千铁甲骑兵,这些骑兵防护极好,即使被刀枪箭矢所伤,绝大多数还是能活下来。许多都是骑兵冲锋时被兵刃枪杆直接大力撞下马来,撞得筋断骨折摔得断手断脚,但很少有穿着铁甲摔死的。
徐晃带来的四千步兵,基本上没赶上打硬仗,只死了三四十个人,受伤百余人。
孙坚的步兵倒是承担了打扫战场阶段的不少追击任务,尤其是在渡河点附近的阵地战,也死了好几百人,受伤关羽就不知道了,只有孙坚自己心里有账。
考虑到孙坚部新兵太多,兵员素质较低,打包围战时逼得西凉军狗急跳墙反咬一口,有这种损失也是很正常的。
清算完损失,两军就要瓜分战利品。关羽赵云加起来缴获了一千七八百匹战马。孙坚也缴获了将近一千匹。武器铠甲缴获比例也差不多,数量则更多一些。毕竟战马会战死,而铠甲都能缴获,哪怕有点破损。
但关羽对这个结果很不满,双方发生了一些摩擦:“孙太守,今日如果没有我军骑兵缠住华雄,你们根本连追上他们与之一战的机会都没有!我与子龙亲冒矢石斩杀华雄、李蒙,你们只是敌将已经被杀后赶到战场,还要拿走将近四成战利,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孙坚忍不住反驳:“你们亲冒矢石了我便没有亲冒矢石?我刚才也冲杀在前,三军皆可作证,我只带着百余骑都敢追杀上千逃敌!”
英雄聯盟之韓娛巨星
也多亏得孙坚身先士卒的姿态,让他分东西的气场稍微足了点,否则真是不好意思开口。
关羽冷哼:“身先士卒也没见你立什么奇功。”
赵云连忙拉住,假装居中劝道:“孙太守,有些话必须说清楚,你也身先士卒,我与关将军都非常感谢,但你们缴获搜刮未免太难看了,你们缴获的马匹,有些都不是西凉军的,而是我军战死或受伤坠马袍泽的马匹!这都要抢,未免有伤并肩讨董的大义吧!”
孙坚一时语塞,连忙问左右:“你们有拿了幽州友军战死者的马吗?”
程普一脸懵逼,配合否认:“没,没有啊!”
赵云冷笑一声,他对于幽州马和西凉马的品种区别还是很了解的,稍微在军前转了一圈,就挑出了至少十几个例子,都是因为战场混乱,幽州骑兵战死坠马后,马匹陷入无主状态被友军打扫战场拿走的。
最危险的是有些马上还有两个麻绳圈马镫呢!这些必须全部弄回来,趁友军注意到这个装备差异之前!
孙坚被赵云头头是道分辨幽州马和西凉马,抓了个现行,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友军发现多少就吐出来多少”就息事宁人的,至少也得“假一赔三吧”,说不定“假一赔十”都有可能。
孙坚连忙服软表态保住面子:“这样吧,赵将军,贵军目前的缴获,都归贵军,另外贵军今日战死了多少战马,也从我军的缴获中线赔补给你们,让你们先凑齐旧部的三千之数。你可以尽管派人在我的马群里挑拣,这样总够诚意了吧?”
赵云的部队死伤了五百多人,损失的战马起码也有两三百匹,或死或阙。被孙坚误缴的最多也就几十匹,孙坚肯多吐出两百多匹,也算是为了联盟大义、保住面子。
赵云不为已甚,派了一个屯的骑兵,仔细把孙坚军全部的马匹都检查了一遍,把所有有可能暴露双侧马镫的己方战马都找出来,又搜了两百匹西凉马,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赵云倒是想起他离开成都之前,早在去年腊月初,李素交代他的一些提醒,决定靠这次的人情卖个面子。
首席蜜愛:法醫嬌妻請入懷
他便跟孙坚说道:“孙太守,今天就算了,我就拿回这两百多匹马,不要你更多。本来连武器铠甲都是要重新分配的。看在你首攻司隶,有义名,我们不跟您计较。
不过,您也应该看得出,我军都是勠力王事的仁义之师,我想跟您约一个后续瓜分战利的君子协定。”
孙坚还是好面子的,看赵云话里话外给他面子,他也不拿捏,高傲地说:“赵将军请讲!”
赵云深呼吸了一口:“去年腊月,我准备出川之前,使中郎将李素曾对我言:董卓自从劫迁天子、开掘皇陵之后,已然兽性狂发、人性泯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的。
故而讨董之事,他一直劝征西将军不可亲自参与,否则万一哪天董卓想要玉石俱焚,恐怕东西两京、被挟天子,都会成为董卓的牺牲品。
此番我们进攻雒阳,董卓未必不会放弃雒阳。只是以李中郎对董卓最近行径的分析,他走之前可能会搞更大的破坏。希望到时候一旦有如此趋势,孙太守能不计较战利搜刮,而是与我军并力向前,抢救灾祸,谁救出来的就归谁。”
孙坚听赵云说得这么大义凛然,被挤兑在道义的台阶上下不来了,也不由嘴硬质疑:“若真是如此,当然以救民除灾为上,我孙坚这点轻重还是分得清的!
不过,恕我直言,河南尹百姓多被迁移,皇宫府库、民间富户、皇陵珍宝,也都被董卓搜刮一空,一些破房旧宫,空空如也,董卓走前还能如何暴行?难不成连房子宫室都尽皆拆毁全部烧光?”
赵云悲悯苦笑:“以董卓之残暴,未必不会如此。”
孙坚:“行,我答应你们——关将军,刚才赵将军的意思,也代表你的意思吧?你可别到时候又提出什么新的条件。”
关羽傲然捋髯:“子龙答应的,当然就算我也答应了的。子龙此议是伯雅所诲,多半我大哥也是这么想得。”
孙坚:“好,你们都是这个意思,我何必枉做小人,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今日不过歼灭敌骑四千、斩杀华雄李蒙,现在就说入雒阳的条件,未必笑得太早、太得意忘形了。我们还是先考虑考虑如何击溃吕布、胡轸、樊稠才是,回营!”
两军缓缓而行,回到川南大营。而北岸的华雄所部骑兵残部,也已经陆续逃回胡轸营中。
今日一战后,两军的剩余兵力对比变成了两万四千人对战三万三千多人,北军还折了两员将领,一切都得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