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寿春县的府衙内,绵绵细雨。
让人感觉一阵阵凉爽之意。
扬州刺史温恢,此时跪坐在一旁。
他刚刚接到张辽请求出兵的文书,仔细看了看,这才示意幕僚,递给一旁的别驾蒋济。
蒋济看完之后倒是觉得无所谓,上一次半封密信就把孙权给骗走了,对于江东统治者孙权的军事素质有了一定的了解。
孙权跟他父兄在军事一道上,根本就没法比,甚至连一成的本领,都没有学到手。
在这方面,孙权连点家族传承都没有!
他亲率大军出征,在蒋济看来,那十有八九,皖城,是可以保住的。
要是换别人作为主将率军前来,蒋济还稍微有些担忧,毕竟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再加上江东大都督周瑜已经病逝,鲁肃就任江东第二任大都督。
腹黑首席二手妻
即使他曾经担任过周瑜的参军,但是对于战事而言,鲁肃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有的进攻性。
现在孙权又领兵十万来攻,实在是有些让人提不起心气来。
“曼基,我倒是觉得,张文远领兵六千前去支援庐江太守朱光,有孙权在,孙刘联军不足为虑。”
蒋济收起文书,摸着胡须笑了笑。
扬州刺史温恢却没有蒋济这般放心,丞相让他来扬州为任,就是因为扬州境内与孙权势力接壤。
英雄聯盟之超神系統 涉水的魚
而且丞相说过他府上的事务,远不及镇守扬州来的重要。
尤其是十万户淮南百姓争相涌入江东的事情,更是让温恢觉得那里一片地广人稀。
好在皖城附近的土地肥美,如果能获得丰收,必定能够从江东召回一些百姓,从此己方便能够在庐江郡南部扎下根来。
孙权领兵十万前来攻打庐江郡,让温恢觉得事情并不是如此的简单。
上次他亲自驻守在合肥,抵抗孙权的进攻。
对于江东士卒的战斗力也有一定的了解,只是当时蒋济派人来送信,在孙权被他所骗走之前。
温恢都觉得孙权是故意让己方放松警惕,想要杀了回马枪,拿下合肥。
所以他一直都在警戒当中ꓹ 若是没有蒋济的这半封信,温恢不知道自己还能守住合肥几日。
可温恢万万没想到ꓹ 孙权他竟然真的被蒋济的半封密信给吓走了。
现在想想,他都觉得此事颇为魔幻。
现在丞相领军西征,中原空虚ꓹ 如今又听到孙权气势汹汹的前来,恐怕江东的谋划ꓹ 不止是皖城那么简单。
兴许他还惦记着合肥!
有些人总想着要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ꓹ 不排除孙权就是这样的人。
毕竟半封信就把孙权给吓退了ꓹ 这对于他而言是何等的耻辱,孙权怎么可能不会卷土重来呢?
仙魔妖皇 天鐵
“万一是调虎离山之计?”温恢捏着胡须看向蒋济道:
錯嫁驚婚:總裁輕點愛
“孙权真正的目标是合肥,子通,我等兵力不足,万事还需小心行事。
更何况孙刘两家联军,卧龙凤雏,还有徐庶等人ꓹ 皆不是不通军事之人。”
听到这里,蒋济摸着胡须颔首ꓹ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只是孙权会听从刘备人的建议吗?”
“未可知也!”
温恢叹了口气ꓹ 丞相西征ꓹ 孙刘两家趁着己方兵力不足ꓹ 趁机搞事情。
可是没法子,己方就只能处于被动防守当中。
“我记得朱光他已经派人在鄱阳郡收买了贼人ꓹ 若是孙权领兵出征ꓹ 他必会在后方作乱。”
“如此不稳妥。”温恢站起身来看着地图道:
“既是是调虎离山之计ꓹ 但我也想要张文远前往皖城一援。”
蒋济同样站起身来,走向地图道:“从合肥到皖城水路虽然方便ꓹ 但我觉得不行。”
温恢点点头,侧头道:“子通,你觉得孙刘两家当真能凑出十万军队吗?”
“硬凑是可以的,但刘备绝不会放心把士卒全都派到这里攻打庐江,他襄阳城还要不要了?”
听到蒋济的话,温恢叹了口气道:
“就怕是千一发动全身的局面,我们已经处于孙刘两家的算计当中了。”
“怎么?”
“即使孙权想要攻打合肥,但没有什么威胁,不足为虑,可是我反倒忧虑征南将军臧霸那里会有不测。”
温恢叹了口气,自从曹仁转任安西将军后,臧霸就暂且接过了征南将军的职位。
“南阳郡宛城?”蒋济摸着胡须默然不语。
他想起来了,刘备几次三番的放出风声,说要攻打南阳郡的宛城。
但总是在按兵不动,搞得南阳郡全军将士坐立不安。
曹洪甚至为此下令,片船不许下河捕鱼,谁敢违背,便直接看了首级,挂在岸边示众。
谁知道悬在南阳郡将士头上的这把剑,他什么时候砍下来。
妾不如妻
即使臧霸他做出了应对,可整体依旧处于劣势当中。
“嗯,无论是庐江太守朱光还是征南将军臧霸,皆是深入敌人后方,缺乏后援的孤军。
一向以骁锐闻名的关羽如果趁着水势上升之力进军,一定会是个祸患。”
温恢摸着胡须面露难色,开口道:
“此时需要给豫州刺史吕贡以及兖州刺史毛玠去信,
让他们也早做准备,暗中助战,避免局势糜烂开来。”
别驾蒋济听到温恢的建议,仔细想了想,为今之计只有如此。
即使丞相率领大军前往关中,征战马超韩遂等人,
但此时的底蕴,也不是只占据一州的孙刘两家能够比得过的。
至少相邻的州郡,足可以调动出来郡兵,前来支援前线。
“曼基,事不宜迟,你赶紧给这二州刺史写信,我则是给张辽去信,
让他待到路干一些在出发,免得泥泞赶路,反倒失去了先机。”
蒋济认为,朱光也不是个不同军事之人,只要能守住半个月,便能够等到张辽的援军。
现在早一点出发,跟晚一点出发也没有什么区别。
最好当孙权听到鄱阳郡内部百姓造反之事,看他还有没有在外征战的心思!
对于这一点,扬州刺史温恢表示了赞同。
就算让朱光单独守城,至少一个月勿忧!
当初孙权攻打合肥小城,三个月都不曾拿下,现在换了城防和士卒更加充足的皖城。
温恢与孙权对线过,所以他对于孙权的表现,根本就不在意,想到的更多还是要,防备荆州关羽的攻势。
若是南阳郡的宛城失守,那关羽不仅仅可以北上威胁许都和洛阳,还能东进,威胁寿春,
介时与江东左右夹击,己方才算是真正落入了险地。
外面的阴雨连连,远处隐约露出一抹光亮。
雨势渐渐变小。
孙权下令之后,众多将士都开始准备起来了。
甚至甘宁还带领他的人,去一座小城上,特意在雨中练了练攀登城墙的技能,力求能够快速登城。
两日过后,雨势渐渐减缓,河水上涨。
孙权站在伞下,瞧着远处的雨幕,摸着胡须不语。
直到到了晚上子时后,天下只飘落着,零星小雨。
持续的大雨去了,河水大涨!
江东大都督鲁肃开始责令士卒在船上生火做饭,饱食之后,全军进发皖城。
他收到消息,合肥的张辽铁定是收到了庐江太守朱光的求援信,可依旧没有出兵。
这让他有那么一丝的失望。
一个半时辰后,睡梦当中的孙权被鲁肃轻轻叫醒,船队已经开始出发了。
佛晓时刻。
关平站在孙权的座船上,瞧着江东的战船在摸黑当中,悄悄往皖城城墙上靠过去。
期望着偷偷的潜伏上墙,最好能在一处站稳脚跟。
而此时参军董和身着蓑衣,刚刚巡视完。
他早就吩咐雨停或者减小之后,便要仆人叫醒他,故而现在刚刚巡视完一圈。
“呼。”
無限升級之惡魔皇帝 鹹魚也瘋狂
参军董和下意识的搓了下手,跺了跺脚,这种天气,终究是有些冷的,等到回去之后要喝点热茶。
如今己方处于被动防守当中,万一孙刘两家趁着雨势减小,趁机己方不备攻打皖城,也不是不可能的。
方才他从府衙过来的时候,路上积水就很是严重,护城河早就满开了。
王神 驚影
“皖水冲击过来,孙权在想要顺利攻城,怕是有些难喽。”
参军董和摸着胡须笑了笑:“终究是天意在我。”
在他看来,想要攻城,就算是堆土山,搭扶梯,推攻城锤,对于江东士卒而言,困难重重。
当啷。
黑暗之下,有一眸黑影闪过,随即爪子挂在了城墙垛子上。
“什么东西。”参军董和命令士卒拿着火把上前照一照。
“回参军,是飞虎抓。”
亲卫举着火把凑近一看,紧接着探出头去,想要看一看是信使还是细作。
结果只听到啊的一声,一支箭射进了董和亲卫的眼中。
亲卫下意识的吴彦,看向董和,手中的火把指向他,随即身体不受控制猛然倒地,火把滚落到董和的脚下。
参军董和的脚踝被火把这么一烫,猛然的大声喊叫起来。
“敌袭!”
这个时间点,参军董和反应过来了,正是人最为困顿的时候,敌人选的时间刚刚好。
登时。
参军董和的一声嚷嚷之后,他身边的亲卫转身就跑到一旁,开始擂鼓示警。
庐江郡太守朱光猛然从床上惊醒,鼓声炸响!
敌袭?
恰巧此时,房门被推开,亲卫急忙闯进来报信。
咚咚咚的鼓声从城墙上响起,在天快亮的时候,从城上往下看却是看不清楚。
甘宁命令善射的士卒在船上,专门射杀敢拿着火把向下照明的士卒。
他则是身先士卒,拽着绳索,踩着湿滑的土城墙,攀登城墙。
如今皖城四面城墙,皆是有江东精锐士卒开始攀爬。
“兴霸暴露了。”
鲁肃单手扶剑,遥望皖城城墙的方向。
“意料之中。”关平同样单手扶剑,看着不远的战场道:
“到了城下没有被发现,甘兴霸已经表现的足够优秀了。”
对于关平的夸耀,孙权听了之后,心中暗爽,我手底下也不是没有能人。
“定国啊,你觉得兴霸多少时间能够攻破皖城,迎接我们上去?”
关平瞥了孙权一眼,认真的眺望了一眼城上的战事。
心想着怎么也得一个小时左右,才能真正的攻破皖城,如今双方已经开始了城头拉锯战。
甘宁要是率人在城墙上成功占据一小块地方,然后扩展开来,有人源源不断的上去,不被人赶下来,才能行。
“一顿饭的功夫,怎么也可以了。”关平认真分析了一波,随即笑道:“吴侯觉得呢?”
孙权心中美滋滋,可是嘴上却说道:“哎,我军战力不足,曹军也不是好相与的,至少也需要两个时辰才行。”
“吴侯未免太过谦虚了!”
“承你吉言。”
“哈哈哈。”
两人对于这场偷袭战,丝毫没有太大的心里负担,总之是胜券在握。
鲁肃看着两个其乐融融的人,心想着还是不要加入了。
如今战事颇为紧张,他实在是没法分心,像他们两个如此这般的谈笑风生。
在鲁肃看来,一个人是心里当真有底。
一个人则是心中佯装有底。
“老邢,我看甘兴霸的人要被赶下来了,带着我们的人从西面顶上,我会为尔等亲自擂鼓助威。”
紀元黎明 人勿玩人
“喏。”
邢道荣则是转身命令传令兵挥舞着旗帜,发出信号,差人分出一部分人马,往城西的方向走去。
孙权见关平如此吩咐,也是开口道:“子敬?”
鲁肃则是微微抱拳道:“主公,我已经差遣荡寇校尉朱恒率领精锐士卒跟上。”
“如此,便好。”孙权颇为得意的瞧了瞧关平,开口道:
“定国,我听闻你有个能看清千里之外得宝贝,可否借我一观?”
“假的。”关平接过鼓槌笑了笑。
“额,假的?”
孙权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不可能,一定是真的!
当初步骘写信的时候,可都是与自己说过了。
步骘他还亲自操作观看过,确实神奇的很。
咚!
一声鼓响,让孙权从遐想当中回过神来。
关平已经开始擂鼓。
登时,船上鼓声大作。
“杀。”
美漫世界當宅男 書仙魚
水面上,船只纷纷前进,攻城士卒全都大喊着,以相互鼓舞士气。
正在城头分离搏杀的甘宁,听到鼓声大喝一声道:“兄弟们,援军来了,随我守住这里。”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