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次日清早,阳光明媚,城外广福寺里的空气清爽,一早起来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也不由让人心旷神怡。
王嫣坐在梳妆台前,任由身后的丫鬟兰儿给她梳头戴发饰装扮,她自己却是有些魂不守舍的,看了看外面,忽的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他这时候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进城安顿了?应该还没这么早吧?”
自语罢,又是转头对兰儿道:“哎!兰儿,这一次王瑞那小子也跟来了吧?你去找他看看,让他到寺门前盯着,看看张公子他们有没有走了。”
这次兰儿却没答应她,只看了一眼她家小姐,就委婉拒绝道:“小姐,这让王瑞盯着做什么呢?昨晚上张公子不是说了嘛,今日一早他们就要进城安顿的,既然如此说了,肯定是要走的,现在你让王瑞去盯着干什么?难道小姐还打算去送张公子他们不成?这可不行,小姐你可别忘了,等会儿你还要和夫人一起用早饭,再陪夫人去大殿那里给大小姐念经祈福呢,哪里能够再去送张公子他们了?”
“再说,这是白日里,小姐这要是去送张公子,被家里的下人看见了,再多嘴多舌地告诉了夫人,夫人再问起来,小姐又要如何解释?这时候去找张公子,实在是不妥当!”
话说到这里,兰儿语气顿了顿,神情也犹豫迟疑了一瞬,这才又继续道:“唉!小姐,兰儿知道你对张公子的心思,兰儿也觉得张公子确实是个好少年,与小姐是般配的,可兰儿觉得,小姐以后还是注意点好ꓹ 就算和张公子见面,也不要太过亲近了ꓹ 就像昨晚上一样,小姐和张公子的行为就有些出格了!”
重生之2006
显然,对于昨晚上张进和王嫣之间亲昵的行为ꓹ 兰儿心里是颇为警惕的,所以这时才借机提醒一二了。
可王嫣却被她念叨地心里无端烦躁了起来ꓹ 这不仅是因为兰儿说的这些话不合她心意了,更是因为兰儿的话恰恰好的说中了她不愿面对的现实ꓹ 那就是她和张进之间只能在暗中偷偷来往的事实了ꓹ 深夜里幽会也罢,还是她女扮男装寻上门去,和张进见面一起逛街也好,都是在暗中偷偷进行的,他们不敢公之于众了,只能这样偷偷摸摸地来往。
可是,这几天下来ꓹ 尤其是昨晚上,他们也算是互相表白了心意ꓹ 甚至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ꓹ 情愫已是进一步发酵ꓹ 如此一来ꓹ 王嫣就有些不满意他们必须这样偷偷摸摸地来往的状态了,她内心里有一种渴望ꓹ 渴望能够光明正大地和张进来往ꓹ 不像现在ꓹ 就在这白天里,都有诸多顾忌ꓹ 都不敢见面,她都不能去送一送将要离开的张进了。
所以,虽然兰儿的话是对的,都是为她考虑的,王嫣还是忍不住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你怎么也变的和我娘一样了?这个要注意,那个讲规矩,繁文缛节的,烦不烦人?算了,不让王瑞去盯着就不去呗,说这么多干什么?你也像我娘和黄姑姑那样,要教训起我来了?”
都市全能至尊 和尚用潘婷
追個神仙當相公 寶寶是半仙
说完,她已是起身,气冲冲地出了房间,往王夫人这边来了。
重生之人工智能
兰儿见状,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就追了出去。
而另一边,张进他们还没走,但已经吃完了早饭,开始忙忙碌碌地收拾起东西来了,雇佣的两辆马车牵到了后院那边,张进他们把包袱书箱什么的又是一件件放进了马车里。
等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张娘子就是问道:“进儿,志远,元旦,东西行李都放进马车里了吧?都没有落下什么吧?”
张进等人自是点头应道:“都收拾好了,没有落下什么,娘(师娘)!”
“那就好!那我们就上马车吧,早点进城吧,那小院子一年多没住人了,我们进城之后,可能还要忙着收拾清扫呢,这一天有的忙了!”张娘子笑道。
“知道了,娘(师娘)!”
张进他们答应了一声,然后就陆续上了一辆马车了。
朱元旦和方志远一前一后先是上了马车,张进在最后才踏上马车车辕,弯腰掀开帘子进车厢的时候,不知怎的,他动作一顿,忍不住地转头往那寺里看了看,忽的想到了还在寺里面的王嫣了,也不知道她这时候在干什么呢,或许他心里深处莫名地期待着王嫣能够突然出现,远远的送一送他吧。
他这样的动作很是奇怪,那车厢里的朱元旦就奇怪的问道:“师兄,怎么了?进来啊!”
總統爹地滾邊去 萌諾諾
张进闻言,先是摇头失笑了一声,觉得自己糊涂了,王嫣现在可是在她娘王夫人的眼皮子底下的,怎么可能这时候来送他呢?还是别想了,不切实际。
然后,也不用朱元旦再催促,他就弯腰进了车厢里,而果然王嫣是没能来送他了,直到他们离开,也不见王嫣出现,张进也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如何,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而已。
命中有朵白蓮花 一笑彎彎
终究,两辆马车缓缓驶离了广福寺,又是走上了官道,往金陵城而来。
城外的广福寺本来就离金陵城并不远了,马车只走了两三刻钟左右,就已是来到了金陵城城门前了,此时已是上午八、九点,金陵城城门早已大开,出城的,进城的,坐马车的,推着车的,来来往往的,好不热闹,只看这城门景象,就可知金陵城的繁华热闹了!
不过,张进他们也只是坐在马车上走马观花地瞧了一番热闹景象,马车进了城之后,他们就直接往金陵城西城永家巷这边来了,这一次不像去年一般陌生,熟门熟路的,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永家巷了。
逍遙戰神
在这里,自是又见到了梁仁、梁娘子、梁彬、梁谦等梁家一家人了,他们一家人很是热情地迎接了他们,梁仁和张秀才笑着说话,梁娘子拉着张娘子问候这一年如何,拉着家常,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他们也是和梁谦叙话,大家一年多不见,虽然初见有几分生疏,但在这种热情交谈之中,这一点点生疏自是很快就消散不见了。
九零俏佳人
叙完话之后,他们就是往租赁好的那座小院过来了,小院还是和去年差不多的样子,两扇门斑驳不堪,那大门上的锁依旧有些锈迹斑斑,张秀才拿出钥匙开了门,张进他们就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先是打扫房间屋子,再是打扫院子厅堂,一年多不住人,即使主人家时不时过来看看,随手清扫一番,但还是难免有些地方积满了灰尘,张进他们以后几个月都要在这里住下,自是要清扫干净了。
第一寵婚:全球緝捕少夫人 琳瑯
于是,他们和梁家一家人忙碌了一上午,才堪堪把小院子打扫干净了,中午则是去了梁家吃饭,梁家也是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酒席,为他们接风洗尘,然后下午才搬了包袱行李进去,入住了小院,安顿了下来。
接着,张娘子又要忙着去巷口街上买各种米面油盐酱醋了,锅碗瓢盆什么的,他们去年就已经买了许多,离开的时候放在梁家了,今年直接取回来用就好。
如此一天下来,他们个个都累的够呛,但终是在这金陵城里安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