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杀人一时爽,但是他忘记问阿冥的意见了,而且当着阿冥这么心狠手辣,好像有点不太好。
南宫冥勾唇看着她,随后转头看着皇太后和皇后:“你们最好现在就将太子妃放出来,不然我可没有那么多耐心陪你们玩?”
现在的皇上躲起来了,然而皇太后和皇后也没有办法主持大局,现在经常给他们出谋划策的,太傅人已经死了。
只能颓废的坐在地上:“她在冷宫的地牢之中,你让总管带你去吧。”
如今大势已去,所有的皇子和臣子都站在南宫冥他们的那一方,皇上能暂时在这个位置上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与这些人已经无法抗衡了,就算拿着太子妃威胁,到时候这女人发起疯来,说不定连她们都一刀给宰了。
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她不会跟你弯弯绕,她也不会受任何人的威胁。
如果再坚持下去,恐怕连小命都留不下来了。
洛轻舞叫住了总管:“带我一起去吧。”
虽是这样讲,但是他的时候还牵着南宫博庭,其实是害怕有那么多人博庭没有办法去与自己的亲娘相认。
可是又不放心他一个人过去,所以这才拉着南宫博庭,希望能陪他一起面对。
南宫冥对身后的银翼道:“你陪小太子他们一起过去。”
银翼恭敬的拱手:“是!主子。”
其实现在他心里面对于王妃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啊。
一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却能掌控大局的奇迹。
银翼在心里面,暗暗决定以后绝对不能得罪王妃,不然主子一定会要他们好看。
而且王妃这下手一看武功就不俗,而且他使用的那个刀看起来削铁如泥。
想着讨好一下王妃,说不定他就送自己一把那样的刀呢。
洛轻舞对着南宫冥摆摆手,示意他放心,这才带着小包子和银翼跟在太监总管的身后。
所有大臣和南宫冥们都在偏殿中等待,而偏袒外面,全部是南宫冥的暗卫围着。
今天洛轻舞之所以会杀了太傅,主要是要震慑这其他心里不服的人。
而且没有直接将皇上的皇位给下掉,也是害怕这齐国中风波再起,毕竟突然间的易主可能会让别人大反弹。
如今的南宫博庭太小了,然而南宫冥如果坐上去别人会说他有夺皇位的嫌疑。
只能取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这样既能控制皇上他们又能让南宫博庭名正言顺被大家接受,同时也能给南宫博庭一些准备的时间。
至于南宫冥和洛轻舞这些事情也都是安排好的。
当时在王府之中他也有过很多的计划,唯独多出来的是南宫博庭。
但是这也并不是洛轻舞没有算在其中,毕竟这个儿子不是自己的,拥有这样一块令牌,她肯定是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剩下的也就是确认而已,一旦确认了那么提前想好的这个计划自然是可以实施的。
而南宫冥从当初见到小包子长得越来越像自己的皇兄太子以后,就一直细心的培养他。
也完全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因为皇兄和自己的感情是十分的好,当初若不是他还在边疆驻守,肯定不会让皇兄被那太傅杀死。
只是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而皇嫂能把孩子带走,应该是她身边的那位高手将孩子拼死带了出去。
大俠,別怕
既然如今皇兄的孩子已经回来了,那么这个皇位就必定要属于他的孩子。
虽然谁都不相信当初的太子突然间暴毙,一夜之间,太子妃也不见踪影。
可是就算知道事情有炸,但也没有人敢去深究。
想到这些的时候南宫冥的眼神又那么冷,看着皇后就如同看一个死人。
如果不是现在大局还未定,下没有办法立刻将他们几个人杀了南宫冥,也不会任由几人在自己的面前蹦达。
齐国在几个国家之中并不是最强大的,以前的时候别人还畏惧,有一个祁王战神。
恐怕如今自己断腿的消息已经传开,有的国家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这两年他们除了做生意,还做了一些其他的准备。
但是当初洛轻舞也只是想着能把齐国变得更好,更繁荣,让这边变成一个和平的年代。
所以才会暗中研究了那些武器和**,却不想阴差阳错就助了南宫冥这个战神一臂之力。
如今也成为了他们互助南宫博庭皇位的筹码,同时也成为了齐国安定的主要因素。
洛轻舞带着南宫博庭走到了冷宫的时候,银翼就安静的跟在身后,经过一个灯台,打开开关后。
地面缓缓出现了一个地道,楼梯蜿蜒而下,周围都放着一些油灯。
太监总管抹了抹汗在前面带路,里面也还有人看守。
见到他的时候,太监总管都拿出一个令牌。
那些人拱了拱手就站到了一边,不再说话。
两人随着太监总管一路蜿蜒而下,走了许久才来到一个关着的石门面前。
太监总管上前掰了一下开关,这同样是一个灯台。
石室的门缓缓朝着两边挪动,直到大门完全打开里面的景像呈现出来。
直接里面有一个卧室,而这个卧室十分的简单,除了桌子椅子还有一张床,其余的也就是灯台。
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郁郁寡欢,她脸色苍白,脸上一点神采都没有。
現代武神錄
看着年龄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骨瘦如柴。
头上没有任何发饰,只是用丝带将头发扎了一半放在脑后。
衣服也是普通的一件白色裙装,上面没有任何的花式装点。
就算大门打开,他也依旧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不曾发一言也不曾转头过来看。
就算是那样静静的坐着,也能看得出这个女人十分的温柔,而且身上气质很是柔和。
长得也十分的好,眉眼还有一点像南宫博庭。
洛轻舞直接对着太监总管的屁股一脚将他踹进去。
这才拉着南宫博庭缓步朝着里面走,察觉到不对的太子妃转头看过来,一眼就见到了面无表情的南宫博庭。
见到南宫博庭的时候,她的眼神再也挪不开,像是透过南宫博庭在看着另外一个人一样。
看着他眼睛渐渐的红了洛轻舞,推了推身边的南宫博庭:“宝贝去吧,娘亲在边上等你。”
南宫博庭深深的看了一眼洛轻舞这才转头看向面前的女子。
一步一步的缓慢朝着她走过去,看着女人红了的眼眶,他心中微颤。
有些不安的,回头看洛轻舞,给自己一个鼓励的眼神。
这才深会,吸了一口气,继续朝着面前的女子走去。
太监总管就那么站在角落里面,一句话也不敢说。
女總裁愛上我 天堂羽
他现在可不敢胡乱来,毕竟这个女人可是一瞬间就能将太傅杀了的人,他相信自己身上这一点点三脚猫的功夫还不够,这女人打的。
而且现在大势已去,他只求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自然也不敢做出什么事情来。
南宫博庭快要走到太子妃身边的时候,原本坐在那里不动的太子妃,猛的就站起身上前几步抓着南宫博庭的手。
颤抖着双唇:“你是,你是,我的皇儿?”
南宫博庭,见她抓着自己的手,想要伸回来,可是看着她满脸的温柔和红了的眼圈,也不忍心,所以依旧那么木讷的由她抓着自己。
心中有一些触动,眼神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原来这个就是他的亲娘嘛?
好像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讨厌,好像看起来也并没有那么柔弱。
仙武霸世
她好像受了很多的苦,应该是病死才将自己救出去的吧?
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这里,她是不是受了很多的苦,是不是日夜都在思念着自己?
如果是因为这样才迫不得已将自己送走的话,那自己应该是可以原谅她的吧。
在心中与自己做了无数次的斗争,南宫博庭才将受收回来,对着她拱手屈膝下跪。
“儿臣来晚了,还请母妃见谅。”
这是先前来的时候洛轻舞就交给他的,对于这皇家的礼仪,南宫冥也曾经告诉过他。
太子妃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一点一点的滴到地上,使这安静的石室之中响起,滴答滴答的响声。
颤抖着双唇伸手去将地上的南宫博庭拉起来。
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形象,抱着南宫博庭痛哭了起来。
声音悲戚,且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她的儿子啊,长得真好看,她的儿子呀,真的回来了。
一直没有随着夫君而去,就是为了等待儿子回来有一天能够见儿子一面也就无憾了。
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真的见到了自己的儿子。
可是突然间他慌了,起来推着南宫博庭:“你快走,赶快离开这里,离开青城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母妃给你挡住他们,你快走。”
这一刻原本还平静的女人,她的脸上是带着浓浓的不舍与决绝。
像是已经做好了为儿子牺牲的准备,同时也心满意足了,自己终于可以去见自己的夫君了。

夫君如果知道儿子长得这般好看一表人才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洛轻舞看得心里面都是酸酸的,如今见到儿子了,仙的欣喜完全就快变成为儿子去牺牲,这应该是南宫博庭的福气。
他拥有这样一个娘亲,多幸福也很开心,同时有点小小的失落,是不是从今往后自己就要失去这个儿子了?
看着太子妃那般的着急,洛轻舞只好叹了一口气,走到面前,拉着南宫博庭。
转头对太子妃道:“如今你也不用再待在这里,可以跟我们回去了,伯庭是回来接你的。”
太子妃停下推着南宫博庭的手,转头看向洛轻舞。
这个女人长得真是好看,难道博庭这么多年就是跟她生活在一起吗?
原本还在着急的,太子妃突然间笑了,笑容中带着对自己自责的释放,同时也感谢自己当初的决定。
对着洛轻舞深深鞠躬:“想必姑娘就是抚养伯庭多年的娘吧?”
“谢谢你这么多年代替我疼爱伯庭,但凡姑娘有什么需要的,我一定尽力做到。”
網遊之王者平凡 煙槍
“这位姐姐没有必要这样子的,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他不只是你的儿子,如今也是我的儿子。”
“既然是我的儿子,我自己是应当对他好,不过你在这里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现在才来见你,真的是很抱歉。”
洛轻舞说抱歉并不是因为自己道歉,而是代表着南宫博庭,作为一个儿子,如今才能来救走自己的母亲而道歉。
愛上傲嬌大小姐 言希
太子妃眼睛笑得弯弯的,脸上尽是柔和,看着南宫博庭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柔。
洛轻舞心中不禁感叹,这样一个女人就算是她这样的女子,竟然都是那么的羡慕。
何况是当初的太子,想必太子和太子妃一定是十分恩爱的吧。
南宫博庭就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一个女人愿意为了自己的夫君在这里待着这么多年,也愿意为了等自己的儿子而一直待在一个地方,那么多年不见天日。
愛上人造美女 懶雲兒
还能保持这样的理智,这份信信值得洛轻舞佩服。
现在当中也有一些禁闭式挑战,那就是在一个房间里面呆着,没有任何的东西,然而只要你在里面呆足三十天,就可以有十万百万的收入。
很多人迫于社会的压力太大,想要一夜暴富,所以带着这样的自信去尝试。
可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成功,这样的挑战会把人逼疯。
然而这个女人居然能够在这里待这么多年,这么多年还能保持理智,实在是让人佩服不已。
太子妃一直拉着南宫博庭的手跟着洛轻舞往外走,眼睛一直盯着南宫博庭生怕少看了一眼一般。
洛轻舞时不时转头看剧,看到南宫博庭脸颊有点红红的,知道这个小东西是害羞了。
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笑得见眉不见眼。
原本心情还有些忐忑的南宫博庭,看着娘亲这样笑,瞬间也就轻松了很多。
道緣儒仙(仙緣)
在后面也开始和太子妃交流起来,将自己这些年的生活一一到来。
但是洛轻舞却有些心虚,因为前五年原主对小包子真的很差。
对着儿子不断的使眼色,想让他不要将那些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