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你是新手,我将那张卡的信息调出来你自己看吧。”不灵梦将恶魔科学怪人的信息调了出来。
焚魂者扫了一眼,随后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这这这……这是……”
“没错!这是个伤敌一万自损两万的效果,”不灵梦说道,“支付5000点生命值,从额外卡组将一只融合怪兽特殊召唤。”
“五千点生命值……基础的生命值只有4000啊?”
“没错,哪怕就是以恢复生命值为目标的卡组,在支付了5000点生命值之后也会元气大伤,所以除非是真的非常重要的融合怪兽,否则一旦动用了这个效果,恐怕自己也会第一时间自灭……”
“不过,稻……生草人先生为什么要将这么难的怪兽加入手卡呢?”
“不知道……”不灵梦说道,“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生草人的肉球再度放出一道闪电激射到天空中,“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卡名不同的怪兽两只以上!”
“两只以上?”不灵梦心中暗自警惕,这是对手第一次打算召唤link3以上的怪兽吗?
“我将场上link2的星杯剑士、厄尔庇、被星杯所劝诱者设定连接标记!”
星杯剑士与守护龙、被星杯所劝诱者一同,化作一共四道闪耀着光芒的旋风窜上了天空,点亮了召唤大门的上、左下、下、右下四个连接箭头。
“link召唤!RUA!”数据的潮汐猛然拍击,在浪潮的轰击之下,一头全身锁定着狰狞盔甲的锁链龙落自连接的大门中降临,落到了左侧连接区域。
“link4!锁龙蛇!骷髅四面鬼!”
“锁龙蛇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将手卡中一只怪兽特殊召唤!”生草人拿起了手卡中的恶魔科学怪人,“RUA!恶魔科学怪人!”
决斗场地中央出现了一道召唤的通道,漆黑的不知道通向何处,锁龙蛇从手中甩出一条铁链,扔进了通道中。
一只身上缠绕着弹链的半机械科学怪人被铁链缠绕着,被锁龙蛇一道拽出了通道,扔到了另一侧额外怪兽区域下方的主要怪兽区域。
“RUA!墓地中星杯的守护龙效果发动!”墓地中亮起了一道光,“将墓地中的这张卡除外,选墓地中一只通常怪兽,将其召唤到连接区域!我将墓地中的守护龙朱斯提亚特殊召唤!”
水一样的神秘之龙再度回到了场地上。
“RUA!LV2的守护龙,与LV5的星遗物星杯调整!”天空中打开了召唤的大门,“那道大门自内部张开,守护龙化作一道光自下方飞入了门中,自上方化作两道光环。”
星遗物星杯也跟着一起飞起,变成了五颗星星一线排列。
“同调召唤!RUA!LV7!”
加速的光芒化作信息流升上了天空消失不见,随后,一头如同机械玩具一样的龙形怪兽自天空中缓缓降临。
“锁龙蛇骷髅四面鬼的效果!”围巾狗说道,“两张以上怪兽连接召唤的这张卡,连接区域召唤、特殊召唤的怪兽攻击力、守备力全部上升300点!”
【动力工具龙atk:2300→2600 def:2500→2800】
“动力工具龙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从卡组中选择三张装备卡,对方从那其中随机选择一张,选择的那张加入手卡,其余的返回卡组!”
围巾狗侧过脸ꓹ 在它的头顶亮起了一道光环,三张卡在天空中缓缓展开。
“我选择的装备卡ꓹ 全部都是念动增幅装置!RUA!!”
“噗——”一口老槽差点喷出,焚魂者目瞪口呆,“搞什么!?三张全都一样的话还需要我们帮你选择吗!?”
和焚魂者的激动不同ꓹ 不灵梦看到那张装备卡,低下头默然不语。
药丸!这场决斗药丸!!
连下个回合都可能不会有的药丸!
“RUA!我就当你们选择了。”围巾狗再度露出一个欠踹的笑容ꓹ “我将你们选择的念力增幅装置加入手卡,别跟我说我没有给过你们机会ꓹ RUA!”
焚魂者一口老血。
“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狗爪子再度放出闪电ꓹ 于天空中勾画出回路的大门。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怪兽两只!”生草人说道,“我将场上的锁龙蛇骷髅四面鬼与妖醒龙设定连接标记!”
锁龙蛇骷髅四面鬼与妖醒龙化做两到漆黑的旋风窜上天空,击中了天空中回路大门的上下两个连接标记。
“骗人的吧!?”焚魂者与不灵梦惊愕的瞪大眼睛,“那家伙做了什么!?用一只link4的怪兽进行link2的召唤……”
“我不知道!”不灵梦说道,“但是不祥的预感越来越近了!”
“link召唤!RUA!Link2!”数据的潮汐堆叠起来,一头电子机械的长脖子恐龙自数据世界中诞生而出,自召唤世界的大门中落下。
新的连接怪兽连接箭头正好对着下方的恶魔科学怪人。
“复制梁龙的效果发动!”生草人说道ꓹ “一回合一次,直到回合结束时改变连接区的怪兽种族或属性!”
“果然……”不灵梦额头冒出一滴冷汗。
早在他看到那张念力增幅装置的那一刻他就感觉一阵阵的不妙。
“恶魔科学怪人有着强大的效果ꓹ 但是却因为同样庞大的代价而被放到墙头吃灰……”
“念力增幅装置那张卡的效果是让念动力族怪兽效果的发动不需要支付生命值ꓹ ”不灵梦接着说道ꓹ “然而恶魔科学怪人的种族是机械族ꓹ 那么,我就猜测对手的卡组中一定有着能改变种族的东西……”
“但是没关系!他的场地上已经没有了其余的连接区域可以特殊召唤怪兽……”
“谁说的?”不灵梦看着梁龙与动力工具龙。
“还有这两个家伙……如果全部用来连接的话ꓹ 至少对方还有三个格子可以开启!”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焚魂者瀑布汗。
“能死得比较有尊严……”不灵梦的话让焚魂者一阵阵的无语。
生草人动了ꓹ “复制梁龙的效果发动!我宣言的是念动力族ꓹ 因此直到回合结束时这张卡连接区的所有表侧表示怪兽全部变为念动力族怪兽!”
冬聆雪花謠
【恶魔科学怪人:机械族→念动力族】
挺好的,念动力族在怪兽世界是成神的阶梯ꓹ 恶魔科学怪人这也算是鸡犬升天了。
幹坤鏡 古也
“装备魔法卡!RUA!”
一张装备魔法卡在恶魔科学怪人身后打开,“念力增幅装置,装备给恶魔科学怪人!让其发动效果不需要支付生命值!RUA!”
玩轉極品人生
一道光环笼罩在恶魔科学怪人身上,光环上闪耀着金色,七百二十度无死角旋转着,形成了一个金色的球体。
真王
“那个口癖你就不能收一下吗!?故意的是不是!?”焚魂者咬牙切齿,但是现在的情形却让他吐不出槽来。
“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狗爪子伸向天空,放出一道霹雳,打开了回路的通道,“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的怪兽两只以上!”
“我将link2的复制梁龙与场上的动力工具龙设定连接标记!RUA!”得到命令的复制梁龙与动力工具龙化作光芒窜上天空,点亮了左下、下、右下三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RUA!”数据的潮汐在网络世界中勾勒出神树的模样,闪耀着的光芒化作羽毛,犹如神明赐予的神性,拼凑出三对翅膀。
金色的龙骑士手持神话的长枪,自天空中缓缓落下。
身后,空白的怪兽区域依次被激发,闪烁着可以召唤额外怪兽的光。
“神数炼机圣!梅塔特隆!”
出现了一只不得了的怪兽!
焚魂者与不灵梦陷入了震撼之中,那相当于主角光环的2500攻击力是如此耀眼。
当然,也只有生草人自己知道,神数炼机圣的效果并没有太大用处,也只有看起来比较吓人,剩下的,最有用的还是他的连接标记……
“恶魔科学怪人的效果!”生草人说道,“通过支付5000点生命值,从额外卡组将一只融合怪兽特殊召唤!”
恶魔科学怪人身上亮起了一道黑色的闪电,但是在恶魔科学怪人身上的圆环闪耀着,抵消了那闪电带来的不良影响。
“因为念力增幅装置的效果,不需要支付生命值就能特殊召唤!我将额外卡组中的自然木龙兽特殊召唤!”
融合的漩涡自天空中出现,一头身披木龙甲的老虎自漩涡中跳出,落到了神数炼机圣的连接区域之中。
“再一次发动恶魔科学怪人的效果!”
围巾狗侧过脸,双腿交叉,双手向下摊开,其他的狗做得到吗?
雷光闪烁,黑色的闪电在越过念力增幅装置的那一刻变为了金色,天空中的融合漩涡依然没有停止,仿佛失控的异次元之门……(小心藤壶和猎头蟹)
“融合召唤!RUA!”
融合的漩涡变成了红炽的颜色,火焰烧穿了次元的墙壁,在天空中张开了让太阳为之失色的炎翅膀。
忘记了凛冬的冰雪,只记得它飞过的地方是一片焦土。
“重爆击禽!炸弹不死鸟!”
“再一次融合召唤!”融合的漩涡依然没有停止,确实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谁能令眼前的家伙停止这一切行动呢……
“RUA!”于是,天空中出现了两个太阳,两只重爆机禽将天空烧得一片红,下方的云层仿佛变为了火海。
这个时候,应该将两只重爆机禽叠放出神龙骑士闪耀,然后再次发动恶魔科学怪人的效果,随便找出一只融合怪兽,连接出新的有左下右下两个箭头的link2或link4,再出一只究极龙和异星最终战士。
在异星的最终战士发动效果时发动神龙骑士闪耀的效果,宣告回合结束。
畢業以後說愛我 鮮明憂傷
这样的场面足以让大多数人绝望。
“但是现在看来,你连触及到真正绝望的资格都没有。”
“!?”焚魂者瞪大了眼睛。
“重爆机禽炸弹不死鸟的效果发动!”生草人侧头,“一回合一次,给予对手场上卡片数量×300点伤害!”
“!?”
“场上的卡片数量一共为7,因此每一只都可以给予你2100点伤害!”围巾狗谢幕,“RUA!”
……
“先攻归我!”大草人咸鱼用鱼鳍抓起了一张卡,“发动永续魔法卡!真龙凰的使徒!”
一张卡片被咸鱼拍在了决斗盘上。
“呀嘞呀嘞……”本来还想寒暄一会儿的,没想到那几句对话就是为了麻痹自己,一时不察被对手率先抢下了先攻。
不过,能这么着急从自己手上抢下先攻,是因为那家伙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了解,知道被自己抢下先攻意味着什么吗?
艾玛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稻草人能被人掌握的信息太少,甚至为了不让对手提前掌握,还特意时常更换卡组。
更不要提眼前的大草人……艾玛怀疑这家伙究竟是不是稻草人,稻草人不可能一口气分出这么多分身,在和自己决斗的时候还要和playmaker他们决斗。
“真龙凰的使徒吗?”
眼前这个卡组艾玛有所了解,那就是真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系列。
稻草人对付汉诺骑士杂兵的时候使用过,不过因为杂兵的实力太低,没能逼出这副卡组的上限,因此资料依然少。
希望这个真龙真的是我知道的那个真龙吧……
“发动真龙凰的使徒的效果!从手卡将一只真龙怪兽上级召唤!我将真龙凰的使徒解放,将手卡中【真龙战士点火烈·炽热】上级召唤!”
艾玛没有提出疑问,她知道真龙怪兽可以用永续魔法卡、永续陷阱卡解放进行上级召唤。
场上展开的永续魔法卡消失了,随后在卡片消失的地方燃起了熊熊大火,烈焰在空中凝聚成型,一对金色的龙翼在烈焰中张开,带着手持长剑的红甲战士从空中降临。
“接着发动第二张永续魔法卡!真龙的继承!”大草人拍下了第二张魔法卡,“发动真龙的继承的效果!从卡组抽出这个回合送去墓地的真龙数量的卡!”
大草人抬起鱼鳍,这个时候艾玛才发现鱼鳍上并没有类似人的手指之类的关节。
“……”这种东西是怎么捏住卡片的?能进行精细操作吗?
对了,刚刚决定先后攻的时候,应该和它猜拳才对,这种手……没有输的可能吧?
“这回合送去墓地的只有真龙凰的使徒,因此只能抽一张卡,抽卡!”大草人抽出一张卡,“接着发动真龙的继承效果!一回合一次,从手卡将一只真龙怪兽上级召唤,我将真龙的继承解放,将手卡中【真龙拳士雾动轰·铁拳】上级召唤!”
真龙的继承与使徒一样消失,化作深蓝色蒸汽的龙翼,带着身披重甲的半龙战士出现在场地上。
“盖上一张卡,”大草人将一张卡盖在场地上,随后又将最后一张卡拍在了决斗盘上,“接着发动魔法卡!削命的宝札!”
一张卡在大草人的身前打开,“这张卡发动的回合无法进行特殊召唤,但是可以从卡组直到手卡变成三张为止抽卡!”
大草人伸出鱼鳍,“现在我的手卡数量为零,因此可以从卡组抽出三张卡!抽卡!”
“一口气增加了三张……”虽说有着不能特招的效果,但是能将手卡抽到三张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发动这个效果之后,这个回合对手受到的伤害全部归零,并且结束阶段手卡全部送去墓地。”
好卡。
有风险但是可以接受,如果能放在自己的卡组中的话……
大草人看着手卡中的东西,沉默了一下,看起来似乎抽到了……
不对!
艾玛心中一突,按照稻草人以往的习惯,无论他抽到的卡是好还是坏,都会像现在这样沉默,在网上被解读为强者对弱者的叹息的沉默!
“我盖上三张卡,”大草人说道,“回合结束。”
“!?”
看着对方后场的四张盖卡,艾玛心中涌起一阵阵不妙的感觉。
虽然她的确很擅长设置陷阱,但是不代表着她也同样擅长排除陷阱……
算了!赶鸭子上架吧!
艾玛抽出一张卡,我六张卡不信你能秒我!
“通常召唤幻变骚灵寻道梅露辛!”一只人鱼型的AI精灵出现在了场地上。
“战斗!”艾玛立刻下达了进入战斗阶段的指令,“用幻变骚灵寻道梅露辛对你直接攻击!”
人鱼的蓝色AI精灵带着神秘的笑声,越过了两只真龙战士,朝着大草人扑去。
“寻道梅露辛可以对对方直接攻击,并且,当给予对手生命值伤害时,可以以对方场上一张卡为对象,那张卡送去墓地!”
直接送去墓地的效果,没有任何cost……愧杀某暗黑终结龙。
并且……大草人心中也同样清楚,寻道梅露辛在被送去墓地的场合,可以从卡组将一只幻变骚灵怪兽加入手卡。
可以说,这是一只满身是刺的怪兽。
不过……
“只有这种程度吗?”大草人说道,“那么,这场决斗已经结束了一半了!”
“嗯?!”
“打开盖卡!永续陷阱卡发动!大逮捕!”咸鱼的面前一张盖卡自动打开,一条绳索朝着扑来的人鱼怪兽飞去,“以对方场上一只表侧表示怪兽为对象才能将这张卡发动,取得那只怪兽的控制权!”
绳索将人鱼捆成了粽子,并将其绑到了大草人的场地上。
“只是这只怪兽不能攻击,不能发动效果,”大草人说道,“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都是一样。”
艾玛愣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眨眼间她破局的唯一怪兽就这样被……那啥了!
“我说啊!你也太过狡猾了吧?竟然在女士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抢下了先攻!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艾玛反应过来之后炸毛了,“要知道如果我可以先攻的话,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
“绅士?”咸鱼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顶黑色礼帽戴在头顶,又找来单片眼镜戴在鱼眼上,“这样吗?”
艾玛:“……”这是路灯挂饰!
“这是你死我活的决斗,”咸鱼收起了礼帽,眼睛眯了起来,“在意绅士风度只会死成一个笑话,况且我不认为你会在意什么绅士风度。”
你说的好有道理……
艾玛无奈了,她只能寄希望于对方不会那么轻易打上来。
或者……
艾玛得眼睛看向了场上的真龙怪兽,如果情报没错的话,反败为胜的希望就在那些怪兽的效果和这些手卡上了!
“那么,我盖上五张卡,回合结束……”
“打开盖卡!幽丽的幻泷!”大草人的面前再度展开一张盖卡,“根据这张卡的效果,从卡组将一只幻龙族怪兽加入手卡,或是从手卡以及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幻龙族怪兽送去墓地,从卡组抽出那个数量+1的卡,我选择第一个效果,从卡组将一只幻龙族加入手卡。”
大草人从卡组中拿出一张卡,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我将一只幻龙族怪兽加入手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