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任盈盈的眼泪掉了下来。
她没想到林平之竟然会这么说。
不过她心中并没有抗拒的意思。
徐长老脸上带着冷笑。
“好啊,你华山派果然跟日月神教有染!”徐长老有些得意道。
这样他杀人,就师出有名了。
先前他听到林平之的话,还吓了一跳。
他还以为任盈盈别的身份很了不起。
原来只是林平之的女人而已。
林平之屹立在丐帮众人围困之中。
他的身后,就是跌坐的任盈盈。
太阳已经高高悬挂。
炽热抹不去林平之心中的冷意。
周围的树叶被微风轻轻拂动。
却仿佛是寒风一般,让丐帮众人浑身一颤。
“你不是咬死是我杀了白世镜和康敏么?”林平之冷声道。
既然杀心已起,那就让徐长老带着后悔死去最好了。
谁让他敢伤任盈盈呢?
徐长老不屑地看着林平之。
“你可真是好笑,你以为你真的能杀白长老和马夫人?”徐长老讥讽道,“那只是我为了丐帮脸面才咬死是你的,你的武功这么弱,怎么可能杀得了白长老。”
对于徐长老的讥讽,林平之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是我杀的。”林平之冷声道。
这话一出,不只是徐长老,丐帮其他人也都笑了。
就凭他林平之?
凭什么杀死白世镜?
“好笑么?”林平之问道。
徐长老带头回答:“好笑,确实好笑,你是在痴人说梦吧?”
其他的丐帮弟子,也纷纷笑道。
“就你?还杀白长老?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撒泡尿照照镜子吧!”
“也不瞧瞧自己的德行!”
“你杀了白长老和马夫人还敢承认?”
林平之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任盈盈望着林平之的背影。
尽管他浑身散发着杀意和冷意。
可是她却一点感觉没有。
反而还感觉特别温暖。
此刻,任盈盈很清楚,她真的喜欢林平之。
望着面前的林平之。
任盈盈想起了他们一直以来的接触。
这次她受伤,任盈盈没想到林平之会散发出如此大的杀意。
她觉得,她又有了安全感。
甚至,就连林平之说的话,她都深信不疑!
徐长老见到林平之一直在说话,突然想到他会不会是在拖延时间!
“不用理他,直接杀了他!”徐长老大吼道。
神匠職業領主 青幕山
林平之嘴角微微上扬。
他的身形很快。
脚下一点,他就跃入了空中。
“天、外、飞、仙!”
一道白光闪过。
任盈盈眯着眼,望着空中的林平之。
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剑法。
林平之的剑很快。
快到在白光下,没有人能看清林平之出剑。
林平之缓缓落在地上。
周围的丐帮弟子停住不前。
任盈盈愣了下。
刚刚那是天外飞仙么?
听说是海外白云城主叶孤城的绝技。
为什么林平之也会?
只是,好像没什么效果?
徐长老见所有的丐帮弟子不动,立刻发怒。
“你们干什么!站着不动干嘛!上啊!杀了他!”徐长老大吼道。
现在他看到林平之用出天外飞仙的时候,还吓一跳。
后来他才反应过来。
会天外飞仙的只有叶孤城。
林平之这肯定是假的。
只是装模作样喊一喊而已。
特别是当白光消失,所有丐帮弟子都还站着的时候。
徐长老更加肯定,林平之就是唬人的。
“楞着干什么,杀了他啊!”徐长老接着吼道。
林平之面容冷峻,淡淡说道:“他们都死了。”
说着,林平之“锵”地一声将泣血剑收进剑鞘。
周围一百多名丐帮弟子似乎是受到讯号。
他们的脖子上都出现一条纤细的血线。
紧接着鲜血喷涌出来。
“嗙嗙嗙……”
丐帮的人,除了徐长老,全部倒地死去。
任盈盈看到这一幕,心惊不已。
林平之怎么这么厉害?
絕色辣妃:腹黑王爺寵太深
球之混
符道至聖
極品裝備制造
这也不是华山派的剑法啊!
他真的是华山弟子么?
为什么岳不群都没他厉害?
“你也跑不了。”林平之望着徐长老冷声道。
徐长老吞了吞口水。
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放弃。
“救命!”
徐长老拔腿就跑,连连呼救。
雙衍道士 木頭走南邊
在洛阳城中此时还聚集了许多丐帮弟子。
只要有人听到他的呼救,那他就有希望逃跑。
“回来。”林平之伸出手掌。
一股内力喷涌而出。
远处徐长老逃跑的身形瞬间被林平之拽了回来。
軍魂
他的脖子被林平之捏住。
顿时说不出话来。
可是他的眼中满满都是惊恐。
林平之脸上带着微笑。
“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会擒龙功?”林平之问道。
徐长老疯狂地眨眼睛。
他确实很好奇。
林平之这个年纪,加上擒龙功,他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打了他几巴掌,给他屈辱的男人——苏明月!
“我还会降龙十八掌,你猜的没有错。”林平之轻声道。
徐长老瞳孔收缩,他没想到林平之真的是苏明月。
鐵血詭
如果他知道林平之就是苏明月。
哪怕知道白世镜和康敏是他杀的。
他也不敢惹啊!
徐长老的眼中出现求饶之色。
林平之却没有理会。
“你如果不伤她,我倒是不会这么快杀你。”林平之轻声道,“可是你伤了她,就必须死。”
林平之话音一落。
徐长老眼中出现惊悚。
可是最后也只剩下惊悚的目光了。
随着“咔嚓”一声。
徐长老的脖子被捏断。
他的双眸失去神采。
围击林平之的丐帮,连带徐长老,全军覆没!
林平之松开手,随意地将徐长老落在地上。
他回过头望向任盈盈,眼中的冷意瞬间变得温柔起来。
任盈盈此时还陷于惊愕之中。
“是不是我太残忍了?你吓到了?”林平之柔声道。
听到林平之跟自己说话,任盈盈清醒过来。
她微微摇头,脸上带着苦涩。
“杀人这种事儿,有什么残忍的,我从小就见教中的人杀人。”
林平之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过神来。
日月神教毕竟被称为魔教。
行事狠辣是正常的。
“方才我说的话,你没有反驳,那我是不是可以当真?”林平之望着任盈盈,脸上突然出现一丝坏笑。
“什么话?”
任盈盈愣了一下,没懂林平之在说什么。
“我说你是我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