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罗天听后,身子不由向后仰去,要不是心态好,就凭这句话,很有可能已然晕了……
“勾什么?引谁?宗主?”
罗天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如果不是自己耳背了,就是红衣发现了什么。
此时,罗天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红衣真的发现了什么,说什么也要让红衣变成“自己人”!
红衣丝毫不惊讶于罗天的反应,直到罗天说出这句话,红衣才没好气的瞪了罗天一眼道。
“你倒是敢想,宗主也敢勾搭?我怕你还没开始,就已经死了。我指的是白凝。”
说出这句话后,罗天发绿的双眼才慢慢的恢复正常的颜色,连连摆头道。
“我不明白……你是想试探什么么?我对诸位师叔长辈没有半点亵渎之心,这事,我办不了!”
罗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红衣的脑回路,罗天现在还有些恍惚,这个女子,简直将大胆两个字放大到了极致,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
如果不是罗天知道,这仙界,已经好几百年不曾出现过下界之人,罗天甚至怀疑,红衣是不是也从下界上来的叛逆少女……
红衣对罗天的回答自然非常不满意,微微的冷笑了一声道。
“是么,既然如此,那这块影石就只能交给宗主处理了。”
言罢,红衣就转身要离开。
罗天见状眼睛一瞪,看着红衣推开小木门,不带一点拖泥带水的模样,罗天这一刻才相信,红衣不是开玩笑的!
“等等!”
罗天一声高呼。
红衣闻言,顿住脚步。
“怎么?又敢了?”
網遊之武林新傳
罗天的表情没有一点点好转ꓹ 反而显得有些阴沉,他缓步上前ꓹ 来到红衣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谁也没看谁的表情。
只是默契的如同电影桥段里ꓹ 交换资料的上线和特工,各自保持着自己应有的那份自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红衣摇摇头道。
“没什么ꓹ 我就是不爽而已。你若是能把白凝哄上床,记得提前告诉我ꓹ 我要看看ꓹ 这个女人在床上,还是不是如往日那般高傲!”
罗天沉默了许久,才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
“你们之间的仇恨,大到这个程度了么?”
红衣面无表情道。
“没有仇恨,我就看她不爽而已。”
罗天继续问道。
“那你凭什么认定我可以,如果我不行呢?如果我失败了,你当真能救得了我?”
红衣听后灿烂一笑ꓹ 扭头过来,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ꓹ 伸出手ꓹ 轻轻的拍了拍罗天的胸口ꓹ 轻声道。
“我看你行ꓹ 我看中的男人,自然没问题ꓹ 别看白凝明日里显得高傲ꓹ 我教你一个窍门ꓹ 你这么做……”
随后,红衣伏下身子ꓹ 在罗天的耳边窃窃私语。
罗天面无表情的将一切听入耳中,直到最后,红衣笑吟吟的离开了小木屋,罗天也很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
许久许久之后,一阵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风,吹的小木门咯吱一声响了一下。
罗天才缓缓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邪异,脸上挂起微笑,是一种调侃的笑容。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只是,罗天眼底的那一抹疯狂,还有脸上似邪非邪的笑容,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就是爆开的烟花,注定不是平凡模样!
罗天显然在策划着一件比红衣想象当中,更加刺激的东西……
这一点,在没发生之前,无人知晓。
时间流逝,自从红衣找过罗天之后,好几日,罗天都没有再蹦跶,时常安静的坐在太师椅,一坐就是一天,看着眼前的节目,纷纷上演,居然还一改往日性子,没有抓住某个露出一点点马脚的女弟子,手把手的教育。
这倒让瑶仙子感觉有些不适应。
这日,瑶仙子一如往常在池边练习主持稿,畔妲在旁边演着自己的小品角色,至于茗韶,在经过好几天不敢直视池水的日子之后,见罗天收了性子,慢慢的也适应了过来,只是,这几天,茗韶都不曾正眼看过罗天一下……
当然,眼下的罗天,也根本没有在乎这些事情。
“倪安云这几天是怎么了?不会真的坏事了吧?”
瑶仙子在休息之余,瞥了一眼正老神的望着半空,喝着清茶的罗天,满眼疑惑。
畔妲也略感不习惯,这几日,罗天明显比往常沉默了许多,好像总在思考什么问题……而且,晚些时候,虽然都会来赴约吃饭喝酒,可是,总是喝酒,不怎么吃菜。
“是啊……好像有心事……???”
畔妲不安的看了一眼茗韶。
茗韶感觉身上有些不太自在,撇了撇嘴,不打自招道。
“你们别看我,我没对他怎么样,是他自己想不开!”
瑶仙子听后笑了笑,微微摇头道。
“茗韶师妹还在生气?你那日若是真对倪安云下了死手,他还能活命不成?你可别忘了,现在他都还是一张白纸,虽然师尊说过先传一些心法给他,不过,若是没能过开山大典的资质测试……到时候,反而是害了他……”
畔妲听后非常自信道。
“不会的,倪师兄天纵奇才,一定能过的!”
瑶仙子对畔妲无脑粉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摇摇头道。
英雄聯盟:上帝之眼 三千勿忘盡
“你不知道其中利害,不见得天赋越高的人就能过,他的测试……也和普通弟子不一样……”
畔妲听后这才恍然大悟,毕竟是宗主亲传弟子,如果是和旁人一样,那才奇怪了。
当即又说道。
“无论是什么测试,倪师兄都没问题。”
“但愿吧。”
瑶仙子轻声道。
仙帝歸來當奶爸 拼命的雞
錯壓妖王:極品萌寵上錯身
很快,瑶仙子又皱眉道。
“不过,这几天他的确很奇怪,莫不是转了性子了?”
“我才不信!他就是最大的坏蛋!”
茗韶不满道。
对于茗韶的不满和气话,瑶仙子和畔妲都十分理解,没有继续谈论罗天。
正说着,天边忽然传来一阵破空之音,众人不由往天上望去,只见,一个常年守在大殿前的守卫急匆匆赶来。
竟然是在灵池之上,御空而来。
落下后,守卫没有虚礼,只是大叫道。
“宗主有令,召集所有内门弟子,殿前听命!”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阵不安。
守卫来的蹊跷,方式也很奇怪,且命令如此生硬。
灵池的慢节奏,忽然遇到了这么严厉的命令,而且是宗主下的命令,实属罕见。
就连这段时间一向神游在外的罗天,也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
野鸭子女舞团自然也是一阵骚动……
瑶仙子见状面色微变,立刻站了出来,高声道。
“不知具体是何事?”
守卫看见瑶仙子,立刻恭敬了许多,拱手道。
“原来是仙儿师姐,宗主不曾说,只是说,赶快把内门弟子召集过去。”
瑶仙子听后点了点头,看了看左右,见众弟子议论纷纷,便一摆手,飞至半空,高声道。
“诸位不要惊慌,也许是师尊前段时间闭关,出关后有所感悟,这才召集我等前去听课!”
说完之后,瑶仙子又赶紧说道。
“好了,师尊有命,大家就不要耽误了,各部各院的内门弟子,速速赶往大殿,其余人继续练习!”
瑶仙子一副井井有条的安排,立刻让骚乱镇静了不少。
众人看到瑶仙子,就像有了主心骨一般。
即便,瑶仙子现在心急如焚,但她明白,自己不能乱,也不可以慌,瑶仙子最怕的就是灵韵在闭关修炼时,遇到了什么不可解决的事情,这才召集内门弟子前去……
罗天看着半空中的瑶仙子,微微点头,对瑶仙子临危不乱的行为表示了肯定。
随后,野鸭子女舞团之中,飞身而起十来个女弟子,她们纷纷对视一眼,然后立刻向大殿敢去,其中就包括茗韶在内。
瑶仙子见此,刚准备飞身而去时,罗天忽然在下面叫道。
“师姐,师姐!等等我!”
瑶仙子听后一愣,回过头看了罗天一眼,不解道。
“你这是干吗?”
罗天没好气道。
“我好歹也算半个亲传弟子吧?宗主的入室弟子难道不用去?”
见罗天也颇为关心的模样,瑶仙子想了想后道。
“行吧,你也去。速速上来!”
罗天郁闷的看了瑶仙子一眼道。
“这么高,我也跳不上啊……”
瑶仙子见此摇摇头,手掌一托,一股真气从掌心喷射而出,托住罗天的身子,将它甩到自己的竹筏之上,随后,看也不看一眼,着急的对着畔妲说道。
“畔妲师妹,麻烦你维持大家的排练,我们去去就回!”
美男夫君不好養
畔妲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之后,瑶仙子便没再多说,身子一展,竹筏如同离弦之箭,向大殿方向飞去。
罗天一个趔趄,倒在竹筏上,发出一声“哎哟”的叫声……
瑶仙子努了努嘴道。
“你坐稳了,我可没时间再去照顾你!”
罗天听后无语道。
“你也不用这么着急……”
瑶仙子听后瞪了罗天一眼道。
“你倒是惫懒的性子,这可是师尊的命令,你要知道,前几天师尊才闭关修炼!”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罗天却坐直身子,打了个哈欠道。
“这就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
瑶仙子听后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回头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天摆摆手道。
“如果宗主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把所有内门弟子叫去?我粗略看了一眼,这一路飞过来的内门弟子,都是匆匆赶来,如果四个方向来的人差不多,这内门弟子少说也有几百接近上千人吧?”
瑶仙子微微皱眉道。
“你倒有这个闲心记这些东西,也难为你了!内门弟子确实有这么多,不过,大部分都下山历练还未归,灵池内,眼下最多有五六百内门弟子吧!”
罗天听后耸耸肩道。
“这不得了……”
“你还卖什么关子?”
瑶仙子不满道。
罗天无语道。
ylay四千金vs維爾四少 伊紫幽
“如果你是师尊,自己真出什么事了,叫亲近的人去不就行了?谁知道,这么多人会不会有谁嘴不牢,把什么东西说出去?这不是危害灵池么,宗主会这么傻?”
这一反问,才让瑶仙子回过味来。
“你倒是有几分急智!”
但不得不说,罗天的话,让瑶仙子的心头大石放了下去。
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皇帝要死之前,也不是把所有群臣都叫到塌前一一警告训斥,只需要将几名重臣和信赖的人叫来即可……
將軍嫁我 謝小茶
美女姐妹愛上我 柳公子
灵韵如果真是因为修炼出了什么事,很大概率,只会叫瑶仙子,当然,也肯定会叫去罗天。
“那你说说,师尊这么着急叫大伙前来,是什么事情?”
瑶仙子对罗天的话服了,只是,师姐的态度,让她不能接受自己就这么服软,反问了一句。
罗天听后立刻摇头道。
“你真当我能掐会算还是能预测未来啊?什么事都有可能,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小事,起码,是需要通告整个灵池,让大家都引以为戒的具体事情。”
“哼,这还需要你说!”
瑶仙子傲娇道。
罗天也没有再回话……
一路风驰电掣,瑶仙子载着罗天,稳稳的落在大殿外。
这还是罗天第一次从正门进入大殿,上一次入殿,通过的某个传送法阵,算是小门入内。
人性禁島三:八大殺手 破禁果
此次来到大殿,罗天从天往下看,也不由不感慨,这大殿的巍峨壮观。
用皇宫来形容也丝毫不过分,只是,无论是用料还是装修风格,比皇宫都要精致的多,也少了一些土气世俗。
大殿整体依然是古风风格,只是,屋檐和顶部不是四方盖子,而是一个镂空的池塘模样,居然与下界的鸟巢有几分相似的风格。
一种奇幻的姿态,就这样傲然站立在灵池中央。
由于瑶仙子维持了一会儿现场氛围,还和罗天多说了两句,算是来的比较晚的。
刚落下,与罗天走上大殿门口,就听见殿中传来一声沉稳的声音。
“仙儿在何处?”
正是罗天日思夜想的灵韵的声音,依然那么中气十足,且仿佛没有任何情感的音调。
頭牌特工
就是这种音调,具有强大得气场,冥冥中如同天生的领导者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