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你就是李义府?”
绕是萧寒在这个世界已经见惯了历史上那些大名鼎鼎的人物,在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依旧不免有些微微失神。
那个被无数官员称做人猫的宰相。
那个在史书上被描述成油滑到了极致的奸臣!
那个见风使舵,极力拥护武则天登基的李家罪臣!
那个“笑里藏刀”成语里所指的主人公,就是面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孩子?
偽妃作歹:賴上妖孽王爺
萧寒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小娃娃,心中一股荒谬感油然而生!
他突然想到,如果历史上对这孩子的描述是对的,那他这一番冒险前来报信,真的是出于好心?而不是埋在骨子里的草随风动,投机钻营?
还在埋头大吃的小人儿像是发觉了什么一般,他仰起头来,油腻腻的小嘴向着萧寒露出一个笑容:
“对啊,这个名字还是我祖父给我取的!他老人家曾经是县丞,八品的官呢!那时候,那些捕快衙役看到了他,都得赶紧行礼,见了我,也得喊一声小少爷!”
说到这,李义府突然又想起什么一般,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前面地上直哼哼的马大少几人,有些担心的说道:“叔叔,姐姐,咱们真的不走么?官府真的很厉害的!被他们抓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放出来!还有这里的三水盟,他们还有好几百号人,万一过来打我们……”
重生之激情燃燒歲月
萧寒不知道这孩子的祖父是个什么人物,但是如今只看李义府的表现,他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位祖父县丞相,估计也不是个好官!要不然这孩子,也不会说出官府抓进人去,好久都放不出来的话。
劍道鬼才
“吃你的吧,他们不敢招惹我的!还有,你的家里人是怎么没的?你为什么又流落到了这里?”
拍了拍李义府的小脑袋,萧寒轻描淡写的揭过殴打捕快和纨绔的事情,转而询问起他的事情。
名門掠婚之嬌妻養成
李义府很聪明,见萧寒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不再多问。
風水鬼事
他顺从的低下脑袋,一边吃着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起自己的事情。
原来,李义府的童年还是很美好的,家里条件也算优越,父母也宠爱他,一切都很幸福。
獨占之豪門驚婚
这一切直到三年前,他祖父不知为什么,突然间遭到了贬谪流放,李义府一家人瞬间就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因为流放的场所是漠北,李义府的祖父,父母在几个衙役的扣押下,带着小义府一路往北行去。
这一路上,因为地处江南,人多盛行,倒也无事。
直到等行至长江,四周无人时,那些衙役才撕下面具,凶恶的跟他们要辛苦钱。
可是,这时候的李家哪有钱再给这些人?
一看他们拿不出钱,那些衙役官差立刻态度大变!又想着这一路还要远行去漠北,其中辛苦自不必说!
几个人于是暗暗一合计,趁着过江的时候,把他们这一家人全部推到了江里,然后到周围找地玩上他半年一年,等回去时候,就报告犯人病死在了路上。
反正李义府这一家人是犯了官法的人,死了也就死了,无人追究,这样的手段,这些押解人员用了可不止一次两次了。
柯南之kid
可怜的李义府一家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葬送在了滚滚江水里。
只留下他一个人因为身子小,没有被淹死,反而被江水浮着漂到了下游。
玥影橫斜
等他被人救起后,就在润州做了个小乞儿,受尽了一些地头蛇,无聊大少的欺负与侮辱。
李义府把这一切说完,眼睛里已经是溢满了泪水。
谁说他已经看开?这么小的孩子,就遭受到了这种打击,这噩梦一定会跟随他一辈子的!那些轻描淡写,不过是伤口上的血痂罢了,揭开后,依旧鲜血淋漓。
坐在旁边的紫衣如今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曾以为自己的童年就已经很不幸,但是比较李义府所说,她的童年,几乎就是天堂!
“公子,咱们带着他吧,别让他在这里受苦了!”看着低低啜泣起来的孩子,紫衣抹去脸上的眼泪,求萧寒收留他。
萧寒默默不语,他其实一开始也想收留这个孩子,不过在听到这个名字后,这个打算却又消失了。
别人都是养虎为患,他收留了李义府,会不会养猫为患?
“我们此次出行,带个孩子,实在是颇为不便……”萧寒皱着眉头,慢慢说道。
“公子!”
妻子的面具 莫顏希
紫衣的一双秀目中透出深深的哀求之色,同时在李义府的小脸上,也升起一丝灰败,仿佛一条被主人家抛弃的小狗,显得那般的没落。
萧寒见状,心颤了一下,那句“不行”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罢了,因缘际会,人世命运,谁又说得准?平阳公主不就因为我,改变了命运?这么大的一个小子,又能怎么样?”
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萧寒摇摇头,重新开口道:“我们这次虽然不能带他,却可以让人把他送到扬州,让他先去书院中生活学习,有萧三他们照料,他不会受到欺负的!”
“真的?谢谢公子!”
一听萧寒这么说,本已有些凄怨的紫衣登时欢喜起来,也不知是不是欢喜过了头,她竟然情不自禁的在萧寒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下,全场木然,就连萧寒也有些愣了,下意识伸手去摸了摸脸颊,似乎那一刹那的温润还停留在上面。
“呀!”
鴻蒙殺尊 春秋池
紫衣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一张秀气的脸顿时变成了大红布,捂着小嘴就冲到了楼上房间中。
楼下,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她的身影而移动,直到房门紧闭,再不见佳人身影,这才怅然若失。
“哎,咱萧家的一枝花,还是被侯爷给折了去……”
也不知是谁暗地里叹息一声,顿时引来一片共鸣。
但是很快,就有另一个声音悻悻说道:“你们可拉倒吧,谁不知道紫衣姑娘对侯爷一往情深,就你这懒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咳咳,侯爷说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吃天鹅的懒蛤蟆,不够懒……”
“那你现在想吃么?”
“呃……不敢想,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