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有一隻老君爐
小說推薦都市:我有一隻老君爐
舒月并没有接受杨铭的建议,当暗星女王靠近她的时候,她问道:“你真的是王姐吗?”
“当然,小月,你不会连我都不相信了吗?你可是我从小带大的,我最疼的就是你了……”
舒月想起那些过往,不由得眼前起了雾气。
暗星女王一步步走到舒月身边,匕首突然再次出现手中,刺向了舒月的心口。
舒月一动不动,看着那匕首刺入自己心口,随后,她身子微微一偏,那匕首“喀嚓”一声折断。
而在暗星女王的疑惑中,舒月的匕首已经刺入了她的小腹。
談談心,戀戀愛 棉花糖(徐毅)
“你不是王姐。”舒月淡淡说道,随后手中出现了一根锁链,将暗星女王给缚住封印了源力。
暗星女王回忆刚刚两人的战斗,突然恍然大悟:“你夹住我匕首的时候,悄悄切断了它……”
“只有拿自己的生命去验证,我才能死心。”舒月叹息一声,她眼神有些迷茫,她真的希望刚刚那一切都是真的。
在指挥中心观战的杨铭这次真的捏了一把汗,小朵也已经在舒月身边开启了一扇虚空之门,准备让她危急时刻撤离,好在,一切顺利。
封印了暗星女王,舒月将剩下那些七级战力的敌人交给了炽凰,炽凰几个凤舞,便将剩下那些敌人化为了焦灰。
“舒月姐,你要回来休息一下吗?反正门也已经开了。”小朵问道。
杨铭见舒月有些状态不佳,也说道:“是啊,先回来歇一会儿吧!”
西界拳皇
舒月回过神来,微笑道:“放心吧,我刚刚已经休息过了,现在得赶紧赶去赤土星那边。”
说着,炽凰又带着她赶去了赤土星。
小朵只好关闭了虚空之门,同时又将两名受伤较重的圣皇从战场上拉了回来。
因为武青布置的作战计划,各个星球之上的战斗都陆续取得了胜利,三个小时候,圣王战死了一些,但作为八级战力的圣皇,因为小朵的及时抢救,一个没牺牲,只有两名重伤。
“我顶不住了!”猪皇的声音突然传到了星魂系统。
“小朵救人!”武青指挥道。
小朵立马开启了一个较大的虚空之门,将胖成了球一样的猪皇从战场上拉了回来。
猪皇圣八星的铠甲此时犹如破铜烂铁,身上厚实的皮肉上布满深深的抓痕,只是脂肪层太厚,并没有多少血流出。
“杀不完,太恶心了!”他抱怨道。
武青也已经回到了指挥中心,她猜测那些杀不完的敌人应该就是尸皇,要么就是与尸皇有着相同能力的人,于是说道:“我去一趟吧。”
吴天口说道:“师姐,你要指挥作战,要不还是用我的因果湮灭炮吧?”
武青笑道:“如果对付不了,我再喊你帮忙。”
吴天口叹道:“那好吧。”
“凌霜姐,佳兰,指挥权就还交给你们了。”说完,武青就从小朵打开的虚空之门直接到了战场。
面对尸潮,武青一剑斩出,伏尸百万。
很快,她便吸引了很多更为强大的僵尸过来。
不过,依然没有感知到有八级战力的僵尸,于是,她继续挥剑,将几名七级战力的僵尸斩杀,终于,六个带着面具的八级僵尸将她给围住了。
武青皱眉,以星魂系统问吴天口:“现在我这有几个八级的?”
吴天口看着数据答道:“七个。”
“看来这六个都是假的,还有个在哪?”
“你后面,十里的地方!”
六宮無妃:淪為祭品的公主 月斜影清
武青一笑:“敢靠这么近,那就好办了!”
她拔出腰间断剑孤萤,施展了极道剑域。
冷血殿下的獨寵純丫頭 月希奈
方圆千里的僵尸瞬间被带入了由各种剑构成的空间之中。
进入极道剑域之中,武青一手握着断剑孤萤,一手握着杨铭为她新强化出的圣九星壁金剑。
“尸皇,看是你的僵尸多,还是我的剑多。”说着,她壁金剑一引,使出了阵剑术。
亿万剑条受到了召唤,纷纷列阵,在武青的驾驭下,一阵绞杀就剩下一名最后七名僵尸。
那七名僵尸在飞剑绞杀之下,身上伤痕累累,面具也早就化作了碎片。
其中一人正是尸皇,其他六人则是她从未见过的人。
知道了结果之后,武青再次操纵飞剑,绞杀那七具僵尸。
那七具尸体在这武青的阵剑术之中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凭借着强横的体魄抵挡着。
随着飞剑不断破碎,却达到了滴水穿石的功效,除了尸皇,剩下的六具僵尸各个伤筋动骨。
“尸皇,束手就擒吧。”
尸皇冷笑:“就凭这么个破地方,真认为能关住我?”
突然,尸皇怒吼一声:“盘古身·六重!”
极道剑域空间一震,出现了一道裂缝。
尸皇的身体开始暴涨,竟然超出了曾经最强状态的夸父。
絕寵閃婚妻:高冷四爺,求放過!
他长发披落身后,不再如尖刺一般,手指上长长的指甲也缩了回去,如果不是嘴里还有四颗獠牙,几乎看不出跟僵尸有什么关系,甚者更像是一具创世神明。
突然,他一拳轰击在裂缝之上,裂缝顿时变成了裂口,不过此时也只有一只拳头可以伸出。
“看来还不够啊!”他再次怒吼:“盘古身·七…….”
不过,武青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亿万飞剑猛刺,将他那口气给打了回去。
西遊直播間 一目盡天涯
盘古身六重就能够破坏极道剑域,那七重的话,不仅极道剑域困不住他,甚至,凌霜也压制不住他。
想到这里,武青下定了决心。
“阵剑术·天元!”
三个丹田同时点燃,武青实力暴涨,以亿万剑条控制住了尸皇,随后,壁金剑金光闪耀,刺入了尸皇体内。
“轰!”
壁金剑发生了爆炸,整个极道剑域出现了无数裂缝,似乎随时可能崩碎。
六重盘古身的尸皇肉身确实强横,身上千疮百孔,但依然还活着。
武青手握断剑孤萤,连手里的壁金剑也恢复了原样。
她再次低吟:“阵剑术·天元·二击!”
三个丹田再次点燃,力量注入到圣九星的壁金剑中,直到爆碎!
清魂七月半
“轰!”
当她再次重生,极道剑域只剩下小小一片,犹如漏雨的屋子,与外面的世界交融了。
正当她准备再冒险使用一次阵剑术·天元,尸皇化为了原形,显然耗尽了力量,武青这才松了一口气,“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