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
“可惜,他们的战宠浪费了。”
苏平摇头。
这几位传奇的亡魂能够被奴役驱使,但他们跟宠兽的契约,在他们死亡时就断裂了,而他们的宠兽也从宠兽空间里,被传送到不知名的地方。
估计此刻正在某地发呆。
“杀吧!”
苏平懒得纠结,吩咐道。
小骷髅眼底红光一闪,刹那间,聂老等人的亡魂发出阵阵厉鬼般的咆哮,杀入到下方的兽潮中。
在小骷髅的奴役下,他们体内也得到小骷髅的气息增幅,力量稍微增长几成,除了聂老外,都是瀚海境的幽魂!
等他们完全转变成幽魂后,甚至能跟他们签订契约,将他们变成召唤宠兽。
不过,苏平显然不会干这么蠢的事。
毕竟这几位的资质,实在不敢恭维…
随着长须巨山王兽的倒下,整个战场的局势彻底稳固,人类一方在几位传奇的率领下,将剩下的妖兽杀得溃不成兵,节节败退。
胜利在即,各战区的一些指挥参谋,也都走出了营地,满脸笑容。
原本的绝境,化解了!
龙鲸保住了,而且星鲸防线也守住了!
半小时后——
伴随着最后一群妖兽在哀嚎绝望中倒下,整个战场爆发出冲天的欢呼声。
结束了!
赢了!!
在基地内的一座座尸山血肉中,有战宠师兴奋的冲到最顶上,扛起战旗,迎风挥舞,发出胜利的狂呼。
全息網遊之苦力
许多战宠师抱住身边的战友,喜极而泣。
还有的战宠师,第一时间冲到自己受伤的战宠身边,安抚战宠。
也有战宠师,在遍地的血肉中,找寻自己战宠的尸体…
……
在胜利的时刻,各战区的战地记者都将镜头投向了基地上空的那道身影,此刻那身边的身影,聚拢和簇拥着好几位传奇。
画面中,能清楚看到那几位传奇,对那人敬畏有加。
“这次龙鲸基地市能防守住,全靠这位白骨传奇强者!”
“是这位白骨传奇前辈,拯救了龙鲸ꓹ 拯救了星鲸防线!!”
“这位前辈先前没有在传奇大会上出现过,应该是峰塔派来增援的ꓹ 目前传奇名号尚未得知……”
一道道的消息报道而出,传遍各地。
有的人利用还幸存的完好通讯,将这里的喜报和消息ꓹ 传递到了星鲸防线的其他基地市中。
……
处于星鲸防线之内的其他基地市,都知晓龙鲸的危急情况。
所有基地市的人民ꓹ 都在翘首以盼,时刻关注前方战报和新闻。
一旦龙鲸失守ꓹ 他们必须立刻撤退!
甚至ꓹ 在一些跟龙鲸相邻的基地市,在先前防线劣势的时候,已经组织基地市内的老弱妇懦,进入到避难通道中,开始做紧急撤退处理。
毕竟,这次龙鲸的防守战,是防线成立后的第一战!
在龙鲸汇聚的传奇极多ꓹ 如果连龙鲸都失守,传奇伤亡惨重ꓹ 防线内的其他基地市自然也无法顾忌过来ꓹ 都会被波及受灾。
但随着苏平的出现ꓹ 战况逆转了!
战地记者时刻直播ꓹ 将苏平参战后的一些画面拍摄到星鲸防线第一新闻频道中,虽然画面拍得很凌乱ꓹ 有时看不清人ꓹ 但一些战斗所造成的破坏ꓹ 却是清晰可见。
大楼倾塌,地动山摇ꓹ 基地震荡,这种能撼山裂地的力量,让各个基地市的人,全都震撼到无声。
即便是一些从事普通工作的普通民众,也被这毁天灭地的力量所深深震撼。
这就是传说中的传奇?
堪称当世无双,犹如神祗!!
在苏平攻击的间隔,和跟几位传奇谈话时,镜头拍摄到了苏平的面容,以及他身边的小骷髅战宠。
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位拯救龙鲸强者的面孔,在某座基地市内的街道上,站在街头广场大屏前的一对爷孙,都是瞪大了眼睛。
他们看过这张脸孔,而且是近距离的看过!
先前赶赴圣光基地市,前去进行培育师考核,顺带参加培育师大会,在路途上的列车上,就遇到了这人。
“他……居然是传奇。”
老者神色复杂,苦笑一声。
他是纪展堂,先前跟苏平一同在列车上斩杀过妖兽,后来他得知苏平是顶尖培育师,但没想到再次见到对方,苏平居然是传奇!!
又是传奇,又是顶尖培育师……
旁边的纪秋雨有些茫然,心中的冲击力极大。
……
龙鲸基地市上空。
“该回去了。”
苏平望着逐渐平息的战斗,也收回了目光。
深渊通道入口已经被斩断,入口堵住,而里面的妖兽也没有冲开的意思,在通道内的妖兽气息,全都撤走了。
里面的几头王兽,更是第一时间跑掉。
它们逃回深渊的话,苏平没法去追杀,太耗精力和时间,毕竟深渊地形复杂,构造奇特,而且还有小五行镇狱神阵在,虽说这神阵如今形同虚设,但万一他在里面大战过猛,将仅剩的那点阵基也摧毁了,也许深渊妖兽会更加肆无忌惮!
“前辈!”
“前辈!”
嗖!嗖!
一道道身影飞驰而来,除了几位传奇外,还有一些龙鲸本地的封号极限强者,这些封号极限都是龙鲸基地市内的大亨,坐拥庞大势力,人脉极广,一句话,就能轻易让龙鲸内上百万人失业!
此刻这些封号极限强者,全都站在数十米外,不敢靠得苏平太近,因为敬畏!
几位传奇和刀尊都是飞到苏平面前,他们身上还沾染着猎杀妖兽的血腥气味,几人都有些喘,但却满脸笑容。
苏平对他们逐一点头,正要说话,忽然远处一道身影飞驰而来。
苏平抬头望去,眉头微挑。
敲響人頭鼓
又是一个虚洞境传奇!
而且是虚洞境顶峰,比先前那聂老强上数倍不止!
“在下马枫,龙鲸的天行者,多谢前辈出手相助。”这人轻笑道。
他身材魁梧,虎背熊腰,满脸虬髯般的长须,却是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像划破的一道缝,此刻笑起来,双眼更是看不见,像两道弯弯的黑线。
苏平挑眉,马枫?窝?
“天行者,是什么?”苏平不动声色问道。
極欲修真 天佑
他心中已经有点猜测和答案了。
换做之前,他绝对会惊讶,完全听不懂。
但在知晓十方锁天阵之后,结合龙江和龙鲸都在阵中的情况,在听到这人自称天行者的第一时间,苏平就想到了此阵。
有神阵在,多半会有守阵人!
“天行者……”马枫看了苏平两眼,倒是惊讶苏平居然不知晓天行者,先前他看苏平能斩杀长须巨山王兽那样的天命境妖兽,以苏平展现出的力量,已经是天命境!
这样的修为,在峰塔地位极高,诸多绝密都应该掌握才对。
“这个……一言难尽,前辈就当我是个守家人吧。”马枫轻笑道。
既然苏平不知晓,他也不好直言告知了,毕竟他的身份是机密,他自己主动透露的话,等于泄密。
苏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心中却是了然。
“刚刚没看到你嘛。”苏平眯眼道。
马枫连忙道:“前辈莫怪,刚有两头虚洞境王兽在北面,我在那边,一时间没能赶来,这边我是教给聂择诚的,结果谁曾想……”
“是么?”
苏平挑眉。
“前辈,这点我可以作证,马前辈刚的确是替我们牵制了两头虚洞境王兽,否则的话,我们正面防线早就崩溃了。”旁边一位传奇连忙出声道。
其他几人也都是点头。
见状,苏平眼神也平和下来,点点头。
“这里的后事,就交给你们处理了,我要先回去了,免得龙江遇上兽袭,那里的防备力量可不比这里。”
“前辈现在就走?”
“前辈不留下来庆功么?”
几位传奇都是吃惊,没想到苏平这么急。
“不走在这哭丧呢,庆功?你看看这地上的尸体,有什么可庆功的,没事就去帮忙修补基地,你们几个是峰塔的传奇,也该多做点贡献,毕竟峰塔给你们的资源,里面有不少是这些基地捐上去的。”
苏平没好脸色地说道。
几位传奇都是愕然。
没想到苏平说变脸就变脸。
听到苏平的话,几人都是面面相觑。
这话说的……
苏平难道不是峰塔的传奇么?
旁边的马枫也是愣住,随即眼中露出恍然,难怪苏平不知道天行者。
俊男坊
只是,苏平不是来自峰塔,但他这样的实力……莫非是……
除了刀尊和其中两位在峰塔见过苏平大闹杀人的传奇外,其他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地方。
联邦!
星际联邦!!
清末之雄霸天下 枯藤老叔
只有星际联邦中,才会诞生出天命境传奇,还有更强的星空级强者,以及传说中的……神!

想到这里,几人看向苏平的目光,都变得更加热切了。
如果能搭上苏平这条线,进入星际联邦的话,远比在蓝星上更有前途。
執掌仙國
在星际联邦中,资源丰富,修炼到天命境,远比在蓝星上要轻松十倍!
甚至,如果能成为那更高的星空级强者,他们的寿命可达数万年,甚至能用特殊秘法,继续延寿!
谁不想永生?
假面嬌妻
“行了,走了。”苏平见几人的表情,跟变脸谱似的,又是惊愕,又是疑惑,又是惊喜,他有些莫名其妙,也懒得探究。
说走就走。
苏平身影一晃,便直接从几人面前消失。
在他身影消失之际,一句话留下,是对刀尊说的:“冷兄,有空就来龙江帮忙。”
嗖!
苏平的身影出现在数里之外,连续闪烁之下,来到战场一处熔岩般的地方。
这里原本是基地市内的一处普通街道,但此刻早已残破,遍地融化,形成一个熔浆湖,而此刻在湖里,便站着炼狱烛龙兽。
它仰头,等待着苏平来到此处。
苏平身影一晃,降落在它肩膀上。
意念转动,苏平用契约之力,将正在基地市某处的紫青牯蟒和小青甲深渊虫收回了空间,顺带将小骷髅也收了回去,让它进去休息。
至于那聂老等人的亡魂,没了小骷髅的奴役和控制,也都再次化作半幽魂,被亡灵界吸附进去。
下次没有媒介,再想召唤就不可能了。
而苏平也没打算召唤他们,毕竟小骷髅能召唤的传奇战力太多了,不差这几个二流货色。
盤絲洞38號 衛風
“返程。”
苏平说道。
炼狱烛龙兽低吼一声,翅翼闪动,从岩浆湖中飞起,滚滚岩浆从它鳞片上滑落下来,等飞到一定高度后,它朝远方蓦然飞驰而出,掀起一股强风。
附近的众多战宠师,无论男女,全都是敬畏又崇拜地看着这一人一龙。
远处的几位传奇,等察觉到苏平的身影时,也只能远远注视着苏平,目送他远去。
三十三外天
直到苏平飞出龙鲸基地市,一路上沿途都是无数目光相送,无数战宠师在地上看到苏平和炼狱烛龙兽划过,都是抬起手,敬上军礼。
来时如惊雷,无人相识。
归途如轻风,万众相送!
……
在龙鲸的数万米高空。
在这高度,满目疮痍的龙鲸基地市已经缩小到微不可见,连带龙鲸所附带的星鲸防线,以及旁边的北越大山脉,都变得渺小如素描的浅线。
层层云雾飘渺。
在云层之上,跨越了大气层,是浩瀚的宇宙星空!
冰冷又繁目的星空,无数星光点缀,璀璨闪烁,像无数的手电筒在反复开关。
此刻,一道巨大的战舰,悄然降临,驰骋到大气层之外。
在真空中,没有声音,战舰的尾端喷气如虹,但在战舰附近,却没有任何声响发出,显得静悄悄的,如同幽灵!
但下一刻,这战舰却轰然撞进大气层,战舰外面用钛和钨材料构造的表层,跟大气层摩擦出炽热得火光。
在进入大气层的刹那,原本的寂静被打破,喷气声和摩擦声爆发,呼啸不止。
“这就是蓝星么,的确够古老的。”
“检测到的星力指数,居然这么稀薄,啧啧,这种地方真的会诞生出好苗子么?”
“听说这里修为最强的,只是天命境,从未诞生过星空级强者。”
“就这种环境,能修炼到天命境已经算不错了,这次上报的那几个苗子,去看看是不是属实,哎,要不是现在招生难,咱们何至于跑这么远……”
战舰内,几道身影望着仪器上的众多侦测数据,在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