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
“应该就是那个地方。”阴剑感应了一下,剑身略有颤动。
“居然这么容易么,我倒感觉有些蹊跷。”西门天这个时候反而不着急了,扶着棚子边的竹制柱子站了起来,缓缓的向远处走去。
他所在的这个小镇看来已经被残月洗劫一空,剩下的只有地上斑斑点点的血迹,就连尸体都没有剩下。沿途望向四周,只剩下残垣断壁只能依稀可辨的城墙和许多破败的建筑。
西门天环顾四周,走向一处墙垣的边角,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了边角之上。看似有意无意的一扫,这个小镇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想必曾经这个小镇十分繁华,这里的人也是熙熙攘攘,但如今只剩下茂盛的草木了。
“居然还有几个活口。”西门天一跃而下,目光微闪,顿时躲在废墟中的几个避难的难民心里都是一凉。
这么多天逃难来,他们侥幸的躲过了战乱的威胁,无数死去的亲人令他们早已麻木。如今他们只剩下一个欲望,那就是求生。在大劫之下,他们的生命显得是那么的脆弱。
西门天才不愿意管他们,他只是对酒肆里的残酒有些兴趣。
随着他慢悠悠的走向酒肆,途经街道的时候甚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明显加重的呼吸声。
云靴踩在沙石上,发出细密的咯吱声,在这初夏的夕阳下,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八王之亂 弓比拉河
仙劍山莊 諸葛青雲
“不要杀我们!”当西门天掀开茅草的那一刻,一声惊叫传了出来。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孩将八九岁的小男孩护在身后,瘦弱的身躯里充斥着无奈与恐惧。
西门天的手压了压斗笠的边缘,尽量盖住了自己的视线,就要经过她的身边向酒肆的深处走去。他知道,整个小镇只有这里还有几坛好酒。
“放开她。”一个年轻的声音在西门天的耳畔响起,刀芒顺着阳光映照在斗笠的遮纱上。
英雄聯盟之女主 可樂中毒
似乎感受到了刀芒的刺眼,西门天的动作微微一顿,还是没有理他,而是探过身去寻找这个破败酒肆的残酒。
“可惜了好酒。”进入酒肆,西门天将遮住面容的皂纱别在肩后,有些遗憾的望着碎裂一地的酒坛。他伸出了手,拿起了一个盛着少许陈年老酒的瓦片,将酒一饮而尽。
“在下燕无名,我看兄台也不是凡人,为何对这些可怜的百姓视若无睹?”青年的声音充满了阳刚之气,蓝色的战衣伴随着少许白色的纹路,显得雄姿英发。
將門女的秀色田園 青青楊柳岸
他就是凡界的绝世天才之一,和残月处处作对的燕无名!
“管?谁来管?”西门天嗤笑一声,感觉身后这个小辈实在是太过幼稚。如今的局势燕无名岂能知晓?别说是他一个道玄大圆满,就算是至仙也休想在这乱世中明哲保身。
“我来管!你要是愿意,和我一起去拯救这苍生!”燕无名语调激昂,说话间隐隐有数道刀芒呼啸而过。
“我凭什么和你去拯救苍生?”西门天找完了酒,缓缓的直起了身,不料斗笠在竹竿上一磕,变得有些歪斜。他转过头来,扶正了斗笠,终于看清楚这后辈的模样。
武林弟子的装束,初阶法宝青纹刀,英俊潇洒的脸配上自信的笑容,就是燕无名真实的写照。
神級靈魂
在一堆废墟中,一个神秘的侠客,一个带刀的青年,就这么遥遥对立着。
燕无名看着对面这个穿着有些邋遢却颇有不凡的侠客,神念一动,想要看看斗笠下西门天的真实面容。当他的神念在触碰到皂纱的一刹那,无形的力量将之完美的阻隔在外。
居然看不见……不行,气势不能弱。燕无名思量一番,将道玄大圆满的气息外放,形成一股强大的灵压。
“你还是管一管你自己吧。”西门天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指了指燕无名的身后。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燕无名一回头,只见小镇之外扬尘大起,足足数百残月高手冲了进来。
“怎么追的这么快!”待他再回过头来,原本站在酒肆废墟上的那个神秘侠客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招展的小旗子在风中飞舞。
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
“燕无名,不要再和残月对抗了,你没有机会的。”为首的队长有着道玄后期的修为,但是并不惧道玄大圆满的燕无名。因为,他的身后,是残月。
“我可是星辰之子,拯救天下苍生的存在,怎么会臣服你们?”燕无名大喝一声,指尖在青纹刀上一划,刀气震荡!
“小心!”残月众人做出防御的姿态,为首的队长也露出了警惕之色。这个燕无名,不仅仅是百年道玄大圆满的修炼天才,他的实力也比普通的道玄修士还要强上许多。
然后,这个号称拯救苍生的星辰之子青衣燕无名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跑了。
暮夏逆光的那座城
我的嶽父是劉邦
“居然耍诈,追!”残月众人一脸错愕,随即疾步跟了上去。
“还星辰之子,都是接近万象修士的修仙者了还跟个孩子一样。”西门天已经瞬移到另一处偏僻的山林,擦了擦云靴上的灰尘,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过他的性格真的给了我一些启发,如果我不知道这八荒界究竟有多大的话,兴许也会这样乐观。”
“他的身上有一条支龙脉,你为什么不杀他。”阴剑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验证一下是不是所有拥有龙脉的修仙者都能感应到人皇陵。”西门天只是沉默了少许便给出了答案。
刚刚的那一刻,他真的很想杀了燕无名,尽管这后辈与他无仇无怨。可是冥冥之中的直觉却在告诉他,这个青色战衣的青年不能杀。自己所说,也只不过是敷衍一下阴剑。
“百年的修为……要是兰蕙还在的话,用凡界的说法也是期颐老人了吧。”因为西门天一眼便看透了燕无名的骨龄,提到百年,脑海中回忆起的是百年前将兰蕙交付给苏冠道的场景,对着充满斗志的燕无名,他的心中忽然有些不忍。
“一个女孩,不修炼,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这是我对苏琴的承诺。”一袭孤影,逐渐远去。
庶門風華:皇室小悍妻
殊不知他日人皇陵三人相遇,西门天会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