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变化的太快,让她们这些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如果不是当杀手本就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还真难以承受这样的压力。
“总之,那两个人的实力,你们也都看见了。”娜杰塔的视线环顾一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这是摆在眼前的现实,只要有这一条,就算她们是神经病,我们也得陪她们一起神经病下去。”
娜杰塔的话很直白,但是也很真实。
单单那种只是气势就让她们完全动弹不得的感觉,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那现在怎么办?”拉伯克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提前去做一些准备?”
他指的准备,就是指的先去帝都里面做一些事情,或者调查。
如果证实了这两个人和帝都没有关系。
那要让她们对帝都的关系恶化,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比如说让某个好色的贵族刚好遇见了她们,凭借着他们的容姿,还有这双胞胎的身份,肯定会引发矛盾,对方既然说自己是国王,那就是丝毫的亵渎和侮辱都不能有。
娜杰塔的确思考了一下。
虽然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手段,但如果是为了革命,也可以试试。
夜袭,本来就是为革命军执行一些肮脏任务的队伍。
但是,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这个必要。”她有些忧虑的说道,“帝国是什么样子,根本不需要我们刻意的做什么,只要去了那里就一目了然,最重要的是,我们并不清楚她们的底细,如果她们在帝都内有不少眼线,那我们的行为很有可能会露出马脚。”
那样反而糟糕。
其实娜杰塔是有些相信贞德和阿尔托莉雅的话的,因为实力强大到了这个地步,根本没有必要对她们撒谎。
而这,也是贞德和阿尔托莉雅显露气势的主要原因。
相公上錯床 馥郁芳菲
深夜,很快到来。
希尔和贞德的关系似乎变得很好,虽然两个人只是在书房里面看了一下午的书,而另一边,阿尔托莉雅和赤瞳的出现,更是让所有人大吃了一惊。
短短的一个下午时间ꓹ 这两个人之间竟然隐隐的有一种恍若同伴一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出来,但却又明明白白的视线。
“赤瞳……你带着客人去做了些什么?”娜杰塔有些好奇的问道。
富貴閑夫 裘夢
“战斗!”赤瞳一脸的严肃ꓹ “阿尔托莉雅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强大对手。”
“赤瞳你也不差。”阿尔托莉雅同样一脸严肃,“很少有人能够在这方面比的上我,论吃饭ꓹ 我阿尔托莉雅愿意称你为最强!”
其余的人一脸的懵逼。
吃饭?
战斗?
什么鬼。
只有贞德向上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这两个人果然是外面包餐了一顿。
不过ꓹ 这个女孩子竟然在放量上面超过了阿尔托莉雅?没可能的吧。
贞德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赤瞳纤细的身材,只觉得应该没有这个可能性。
“咳咳。”娜杰塔轻咳了两声ꓹ “那么ꓹ 我们这就出发吧。”
虽然她也搞不清楚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好事。
毕竟,关系好一定是对帝国有利。
说句夸张点的话,她们这些人,早已经将生死都托付给了推翻帝国之上,她们自己随时都可能会死ꓹ 而她们也清楚,并且做好了这个觉悟ꓹ 为此ꓹ 无论是要她们做什么都不在话下。
众人再次出发。
一路无言。
即便是和阿尔托莉雅关系变好的赤瞳ꓹ 也逐渐开始弥散独特的气息。
这既是对生命的尊敬ꓹ 也是对她们自己的尊敬。
醒掌異世 硯來風雅
帝都内,一处贵族的府邸之中。
“这里面ꓹ 就是我们的目标。”娜杰塔站在了府邸旁边的阴影中。
原本这个任务是不需要她去做的ꓹ 但是这种情况ꓹ 她是必须要来了。
“目标在里面吗?”阿尔托莉雅看向里面。
“不。”娜杰塔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里面的所有人ꓹ 都是我们要杀死的目标。”
“所有人?”阿尔托莉雅一愣。
一阵风带着她的意志来到了府邸之中,看见了似乎是其热融融的一家人,和蔼的父亲,温和的母亲,还有可爱的女儿。
她能够感受的到。
这一家人之间的情感,是真心实意的。
眉头已经挑起来。
“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要杀掉这一家人?”
傲氣淩天
她虽然没有急着做出决定,但是,语气已经有点严重。
如果说娜杰塔回答说是因为政治原因,那她大概会有些失望。
毕竟这些人都是会员预备役。
是她未来中可能的同伴。
然而,娜杰塔也同样是在观察阿尔托莉雅。
星際重生:拒當太子妃
见到她的表情,算是终于放心下来了,这个人所说的话,应该基本上都是真的。
“你一定没有看那个仓库吧。”她指了指一个方向。
阿尔托莉雅的视线看过去,一瞬间,眼瞳猛地搜索。
她看见了尸骸。
一具具饱受折磨的尸骸,就这样悬挂在那个地方。
不,还有活着的。
“贞德。”她立即喊了一句,同样是睁大了眼睛的贞德在一瞬间就消失了。
其余的任何人都没有看见她是怎么消失的。
悄无声息,没有任何的动静。
少校多情:BOSS的重生冒牌妻
霸道總裁控妻成癮
而阿尔托莉雅的身形也消失了
拉伯克咽了口口水。
“头,现在怎么办?”
獸寵人妻 言微微
“我们也过去。”她指向那个仓库。
当夜袭的众人小心翼翼的潜入进去的时候,看见的,是比情报之中更加血腥和可怕的画面,这些尸骸就像是肉猪一样被吊起来,仅仅是身上的残骸就可以看出她们究竟在身前遭遇了什么样的可怕折磨。
而贞德和阿尔托莉雅正站在一位被吊起来的少女面前。
以娜杰塔的阳光来看,这位少女应该已经没有救了。
但是,贞德得手掌按在她的身上。
皮肤开始肉眼可见的愈合,心跳重新跳动,甚至连已经渐渐冰冷的身躯都开始恢复温暖。
“好厉害……”娜杰塔虽然已经无限高估了这两个人的实力,但是依然被这神奇的一幕震惊到了。
迄今为止。
这两个人展现的一切,根本就不能够用帝具来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