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回憶走
小說推薦跟着回憶走
电话响起是网集地产的董事长渝庆打的,我接起电话董事长问:“小龙你在干什么呀?”我连忙坐直着身体回答:“渝总我刚到家,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渝庆说:“小龙我想问你,莫斯李.丁丁是丁闽的男朋友吗?”我停顿了一下说:“渝总您问的事是丁总的私事,我不好回答。”渝庆有些不高兴的说:“小龙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来一趟我的住处。”渝庆不仅在网集地产是大股东,他在圈内可是一个名人。我说:“好的。”
一路小跑加上我的精确定位,十分钟后我把车子停在了渝董事长的门口,我暂时没有进去而是在想应该怎么跟丁闽说这件事。我打通丁闽的电话,丁闽没有接。我下定决心要打到她接为止,四通电话以后丁闽回了过来。丁闽说:“小龙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我从电话里听出来,丁闽的情绪不是很好。我说:“丁总我想跟您汇报一件事,渝董事长问我您跟丁丁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看得出来丁闽心里有些难过,她说:“小龙我们之前除了同事关系,私下也是朋友,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的!”我在想肯定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丁闽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呢!我说:“丁总您如果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有实话实说了。”电话另一头没有声音,我依然在等丁闽的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丁闽说:“没有什么事!就是渝庆知道我介绍客户给智诚地产的事了,他正在怀疑我对网集地产不利。”我怎么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我问丁闽:“丁总您没有解释吗?”丁闽说:“渝庆没有直接问,这是我猜的。”我觉得丁闽讲的已经很明白,所以我也没有再追问。按响门铃,开门的是年福,她是渝庆的太太。我说:“对不起年姐,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年福说:“没事,快请进。”我问年福:“董事长在里面吗?”年福指着客厅方向说:“我带你进去。”我说:“好的。”
星際之祖宗有毒 花色妖嬈
唯一男性適格者 哦雷哇剛大木噠
不滅星神
天圖
柯南之當華生成為艾琳
重生之喪屍圍城
水晶灯把房子照得通透,我来到二层的书房内。我敲了几下门,渝庆说:“请进。”我望向四周,这是一间带会客厅的书房。渝庆说:“小龙快请坐,我们平时也没什么时间见面。”我说:“是呀!谢谢董事长百忙中见我!”渝庆的会客桌上有一组茶具,旁边摆放着不同的茶几。渝庆问我:“小龙晚上喝茶吗?”我连忙回答说:“董事长不用了。”渝庆问:“小龙你来公司多久了?”我说:“回董事长海上花二期年底交完房刚好两年。”渝庆说:“小龙我想问一问你,丁闽最近的工作安排怎么样?”我在想渝庆为什么要试探我,丁闽可是营销部的负责人。我问渝庆:“您指的是哪方面?是不是我们营销部近期的表现您不满意。”渝庆说:“小龙你误会了,我对营销部没有意见。我会问你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发现丁闽与其他部门沟通很有问题。”我的后背有汗,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渝庆想出局丁闽。渝庆是董事长,他不可能不知道每个公司都存在不同立场。丁闽是营销部总监,她不可能是一部兼容性很好又没有杀害力的机器。营销部在任何公司都是很容易产生事非,原因来自它是分配利益总和的地方,换句话说这个部门的工作关系网会左右整个公司的盈利。渝庆想出局的是丁闽,他没有办法用专业来质疑她,而部门与部门之间是不存在沟通障碍,只存在利益与工作分配不均衡,渝庆心里是清楚的,他怀疑的是丁闽的忠诚度,这在职场上是大忌。如果现在丁闽出局,我们后面的佣金还有保障吗?我说:“渝董事长丁总平时对我们的要求很高,我们也时常注意部门之间的沟通,请问是谁投诉了丁总?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要不要和丁总也沟通一下?”渝庆点点头说:“小龙如果丁闽走了,我提你来做营销总监,你有没有信心干好?”我觉得渝庆问的问题太尖锐,一时半会儿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渝庆说:“没事,你好好的想想吧!”我说:“渝董事长,我虽然很想有更多的发展方向,可我并没有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始。我想在回答您之前,想听一听丁总的想法,现在她依然还是我的上司。”渝庆说:“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因为丁闽已经提出辞职。”我觉得事情很突然,我问渝庆:“是什么时候的事?”渝庆说:“今天上午,一方面她说自己怀孕了,另一方面其他部门对丁闽的意见也很大,所以我就没有挽留她了。”我听以后很欣然的接受了,渝庆对自己的升职加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