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此星辰非昨夜
小說推薦似此星辰非昨夜
李季没有想过,这辈子,她会嫁给一个像马志远一样的男人,不是说马志远有多奇怪,而是他一点也不奇怪,没有让人一眼看去就难以呼吸的俊朗容貌,没有聪明得随随便便就能赚几千万的头脑,没有显赫的家世,甚至没有崭新的可供结婚时居住的房子,没有车,只有年迈需要赡养的父母,一份普普通通朝九晚五的工作,几万块钱的银行存款,但是,她还是嫁了。
认识马志远是在去年的七夕,过去她还从来没有和谁一起庆祝过这个所谓的中国情人节,连西方的情人节,其实她也没和谁庆祝过。秦朗总是很忙,一两个月才会露一次面,每次不过来去匆匆,他从来不提这些节日,偶尔她提起,他也总是很不耐烦,但是她知道,但凡是节日,秦朗总会留在他的家里,陪他的妻子。
她也很少听秦朗提起他的妻子,但是却很熟悉他妻子的名字,叶离,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两个字,但是秦朗却总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念出声来,每每那个时候,她都觉得浑身冰冷,那是如坠冰窟的感觉,绝望铺天盖地而来。
她没有期望过秦朗给她名份,真的,从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秦朗就再清楚不过的告诉她,他结婚了,不可能离婚,她期望的不多,只要在他身边就好,哪怕一年之中,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就是这样的期望,她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也会亲手碾碎。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想,她不会一时心软,收留了那个叫柳凉夏的孕妇,但是她收留了她,然后,一切都变了。
秦朗离开得很突然,除了给了她一张支票之外,似乎再不想说什么,但是她不甘心,她怎么能甘心呢?
她不管不顾的抱住秦朗,那是她第一次这样的失控,她几乎想跪下求他,她什么都不要,只要他别这样一去不回。
近妃者亡 微笑的夏天
“你别这样,”秦朗的声音却再冷静不过,没有一丝的波动,“你还年轻,还有很好的未来,过去是我的错,人知道错了,就得改过来。”
“你没有错,我就是不明白,不是好好的吗?”李季声泪俱下,她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秦朗为什么连这样一点微妙的希望也不肯给她。
“你不明白,是因为你没有真正的爱过,等你爱过了,你才知道,这世上有些人是无可替代的,等到要失去的时候才后悔就迟了,所以,对不起。”秦朗掰开她的手指,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希區柯克懸念故事全集·上 馮小晏
她还是不甘心,在沉寂了将近一年之后,她决定去亲眼看看,秦朗的无可替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陰陽神脈
想跟踪上秦朗很难,她不敢雇佣私家侦探,只能自己日日的在秦氏集团的摩天大楼下等候,秦朗的生活居然超乎她想象的规律,九点钟到公司,三点钟离开,于是她又花了很多时间想跟上他的车子,但是总不成功。
后来,李季想,大约是天可怜见,七夕这天,她到底看见了秦朗的不可取代。
那天秦朗离开公司却没有走平时的路,而是开车去了家花店,然后抱了整整一大捧玫瑰出来,玫瑰放在后备箱里,他开车去的,却是不远处的一家妇产科医院。
那是李季第一次看到叶离,大腹便便的,很秀丽的女人,从容,淡然,反而秦朗看起来却是很紧张的样子,扶着她从医院里出来,替她开后车门,甚至弯腰替她系好安全带,才很慢的开车离开。
銀河之舟 王白
那天,她终于跟上了秦朗的车,看着他们相携进了一家餐馆,然后独自等在车里的时候,才只觉得叶离居然眼熟到了极点,可是她真的没有见过叶离,这明明是第一次,怎么会这样眼熟呢?
雪劍冰心
李季在车里想了很久也不明所以,偶尔抬头,透过后视镜随便看了一眼自己,才悚然惊到无以言语,就是那一低头一抬头的角度看去,她居然,很像,叶离。
國家一級註冊驅魔師上崗培訓通知 非天夜翔
神醫柳下惠
这人生有时候荒谬到让人难以接受,李季第一次跑到一家酒吧纵酒买醉,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知道脚步踉跄的出了酒吧的时候,她还能找到自己的车。
黨員幹部政治能力提升
不过那天她没有开车回去宾馆,她连酒吧的停车场都没有开出去,就被交警截住了,然后被带回到交警大队,她是外地的驾照,但是照例还是被暂时拘留了。
就是那天,她认识了马志远,截住她的交警,质朴到有些木讷的一个年轻男人,被她借酒撒泼的指着鼻子骂的时候,居然没有发火,反而给她倒了一杯浓浓的茶来。
浓茶能醒酒吗?李季不知道,反正她的酒意,到了后半夜就消散干净了,开始觉得后怕,她想给秦朗打个电话,这是他的地方,他一定有办法帮她,虽然他不要她了,但总该有些情份在。只是,记忆中的号码拨打过去,提示的确是空号,他很干脆,看来是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牵涉,好,真好,她在交警大队的一间空屋子中笑得歇斯底里。然后,又是马志远来了,开了屋子的门,问她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心不舒服,很痛,很难受,不过对着一个陌生人,她说不出来,只是瑟瑟的抱膝坐在椅子上,孤单而无助。
那天马志远没有再把她关起来,第二天还帮她办理了手续,交了罚款,让她开车回家,这是第一次,李季从一个陌生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奇异的温暖。
后来他们就有了些联系,再后来,李季卖掉了幼儿园,回到了这个她学生时代曾经呆过的城市,有了一个自己的家。
美女請留步
偶尔,她还会在电视上看到秦朗的身影,甚至,她有一次带着孩子去游乐园的时候,真切的看到秦朗抱着一个漂亮的男孩,和叶离手拉手从她身边走过,不过他的眼中没有她,他一直看着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和爱怜。
也是到了那一刻,她才真的释然了,她终于不再是谁的影子或是替身,在马志远眼中,她也是独一无二的,和秦朗看叶离的眼神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