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新娘
小說推薦契約新娘
Chapter 20
越言科技大楼
颜溯雪站在越言大厦面前,静静地打量着那座高大宏伟的银灰色建筑。
浚帆……就在这座楼上吧?
思及此,颜溯雪朱唇微勾,缓缓绽放一抹笑容,拿出手机轻轻按下那一连串熟悉的号码。
“喂?”邵浚帆低沉的嗓音轻轻响起。
“浚帆。”颜溯雪唇畔的笑越来越甜蜜。
不知为什么,听到他的嗓音,她的心就特别的安定。
“你……”听到她娇柔的低唤,邵浚帆的心忽然一颤,嗓音有些沙哑。
她是不是问‘离婚协议书’的事?
天降狂妃:王爺占為己有 千落顏
“你现在忙吗?”
帝國甜婚:求娶天價小蠻妻
不忙,其实他现在一点也不忙,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和她就这样谈离婚的事。
“呃,待会有个会要开,所以……”不由自主,邵浚帆撒了一个谎。
天知道,一想到放弃她,他的心就痛得没有知觉……
“啊?可是我现在已经在去你们公司的路上了啊……”娇柔的嗓音满是失望,但颜溯雪本人却水眸盈盈闪烁,唇边扬起俏皮的弧度。
呵呵……她还真的想给他一个惊喜。
麻衣神相
听到她话中的失望,邵浚帆心一痛。
她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离开他吗?甚至连一天都等不及……
“浚帆,你在听吗?”
“雪儿,我知道了。你直接来二十九楼,东西我会让秘书给你。”尽量克制住声音的颤抖,邵浚帆平静的讲话讲完,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
他怕,他再听到她娇柔的嗓音就会忍不住将埋藏在心底的情意向她吐露,他必须放手了。
夜遁 倪匡
摊开桌上的那张纸,邵浚帆看了又看,终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喂,浚帆……”电话被无情的挂掉,颜溯雪感到莫名其妙。
浚帆刚才的话……似乎有些莫名其妙……说话的语气好像也不大对劲……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您好,颜小姐吗?这是总裁交代给您的东西。”
匆匆赶到二十九楼的颜溯雪还未来得及左顾右盼,一名打扮适宜,良好气质的女秘书便发现了她,很是尽职的将手中的纸袋交给她。
那神情那语气,仿佛就是一直站在这里专门等她的。
颜溯雪心中一阵纳闷,拆开袋子抽出袋中的文件,低头一看,不仅哑然失笑。
浚帆他……不会以为她刚才的那通电话是为了“这个原因”吧?她语气中的催促有那么明显吗?怪不得他会挂电话……
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颜溯雪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俩之间的误会还真的是……一时半会说不清啊……
不过既然说不清,那索性就用行动证明好了,这个方法简单好用得很……
唇角微微上扬,颜溯雪笑得很开心。
“你们经理现在在哪儿?”
“总经理现在正和各部门主管召开紧急会议。”
“紧急会议?”颜溯雪显然没有忽略这两个字的重要性,“那就是说一开始今天并没有这个行程喽?”
“是,就是刚刚总经理才决定的。”秘书小姐的回答让颜溯雪很是满意。
呵呵,真好,这个会议既然那么紧急,她真的很想见识一下啊……
“是在这一层吗?”颜溯雪一边问一边眼睛四处乱瞄。
“是的。”秘书小姐亦步亦趋的跟着颜溯雪,公式化的回答。
颜溯雪眼神一亮,快步上前走了几步,成功的来到会议室,成功的听到了她熟悉万分的低沉男音,回头冲秘书小姐灿烂一笑,“谢谢你啊,秘书小姐。”
“颜小姐,你不可以进去……”秘书小姐如今才发现她的企图,简直欲哭无泪,而那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
“雪儿?”会议室门口秘书小姐的哀怨显然已经引起了会议室众人的注意,而邵浚帆一抬头,却看到了一个最让她惊讶的人。
“嗨,浚帆。”强自镇定的接受四面八方注视的眼光,颜溯雪此时笑的无比温婉可人。
“东西……我已经给你了。”邵浚帆的目光深深望着她,简单的开口。
“我知道啊。”颜溯雪好心情的扬了扬手中的纸袋,“可是,你还欠我一样东西啊……”
“还有什么?”邵浚帆面色更加阴沉。
颜溯雪看着他,忽然一笑,慢慢的走到他面前,轻轻附在他耳边开口:“你还欠我一颗心啊……”
無限升級契約 開心小
“什么心?”邵浚帆此刻真的迷惑了。
颜溯雪近距离的看他迷茫的表情,忽然一个邪恶的念头一闪而过。
如果……
“浚帆,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她忽然义正言辞道。
“为什么?”邵浚帆不解,她不是一直想要离开他吗?
“因为……”颜溯雪,话语一顿,忽然踮起脚尖,伸手勾下他的头,猝不及防的倾身吻上了他的唇。
这个吻深沉而缠绵,开始的如此猝不及防,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料想不到,只得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秦晋距离邵浚帆最近,更是一副被雷劈的表情。
甜美的柔软的唇一下子将他所有的思维打乱,邵浚帆从开始的吃惊到如今的缠绵,深深沉醉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这个吻深沉而热烈,缠绵而永久,待两人终于恢复平静时,颜溯雪的双颊更是绯红一片,她努力平稳下自己的呼吸,轻轻凑到了他的耳畔,继续刚才未完的话语:“我爱上你了。”
邵浚帆忽然一下子愣在那里,半晌才终于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雪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颜溯雪的眼睛深深地看着他,似乎要将他印在心底,她伸手紧紧地抱住他,眼中有点点星芒闪烁,深深将头埋进他的怀里,“我说,我要做你一辈子的新娘。”
邵浚帆紧紧地拥着怀中的人儿,一种巨大的狂喜一下子将他包围,“你是说真的?”
“恩,浚帆,我们的契约是一辈子,你还敢娶我吗?”抬头,颜溯雪俏皮一笑。
“我甘之若饴。”邵浚帆轻轻吻上了她的唇。
五个月后
“太过分了!”颜溯雪怒气冲冲的走进家门。
“怎么了?”邵浚帆好笑的的看着娇妻脸上因气愤而浮现的一抹嫣红。
“怎么可以这样嘛?”颜溯雪窝在沙发里,愤愤的指着地上那张残破不堪的报纸。
邵浚帆拥着娇妻入怀安慰,好奇的捡起报纸一看,简直是哭笑不得,“讲的真夸张……”忍不住啧啧称奇。
“我们什么时候秘密同居了?更可恶的是居然还偷偷养育一子???”颜溯雪夸张的扬眉,简直是太离谱了!
邵浚帆仔细看了看报纸上的照片,很中肯的评价,“照片拍的不错。”至少是男的俊女的俏,男才女貌,怀中的小婴儿也是粉雕玉琢可爱的紧。
“是不错啦,但是那明明是秦晋和小小的孩子啊……唔,对了,我们有未婚同居吗?”颜溯雪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没有吧?”邵浚帆微微一笑,“离婚协议书已经被你撕了,当初的契约也被你烧了,我们现在只剩下结婚证,在法律上是千真万确的合法夫妻,所以未婚同居称不上吧?”
“呵呵……我就说嘛!走,拿着结婚证我们去开记者会去!那些混蛋娱记,真是欠骂……”颜溯雪径自气愤不已,翻箱倒柜果真开始寻找结婚证书。
邵浚帆看着眼前那个来回晃动的小身影,忍不住心中一动,“雪儿?”
“嗯?”正忙于翻箱倒柜的颜溯雪抽空应了一声。
“我们要个宝宝吧?”邵浚帆冷不丁问道。
“好。”忙于找东西的某人就这样不小心被骗。
邵浚帆深深看着眼前忙忙碌碌的人儿,内心深处忽然涌现一种无法言语的奇妙感觉。
那是幸福的味道吧?
“老公,我找到了哦~~~~~~~”
看着那个笑靥如花,兴奋地冲他微笑的人儿,他无限满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