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明年何處看
小說推薦明月明年何處看
在S市滞留了两日,辞别顾书记夫妇的当晚,席煜城便携她马不停蹄赶回A市,以相当惊人的速度仅仅在第二天晚上即筹备完成并召开席氏对外新闻发布晚宴。
賴上皇室拽公主
晚宴当日,席煜城携林玥出席,舆论一片哗然。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席煜城牵起林玥的手,穿行其间,不时同旁人招呼,极有风度地向外界介绍起她,如此反复,不厌其烦。
间或有貌似衣冠楚楚的斯文人士礼貌询问,“冒昧请教林小姐家承?”
林玥微微一笑,“家父姓林,单名一个坚字,是一名在职中学教师,我目前在一家广告公司任业务主管。”
对方将情绪收敛得极好,闻言只是道,“林小姐真率直。”
林玥礼貌颔首,不时表现出愉悦地同席煜城耳语,“席先生,站在你身边真是令人倍感压力。”
“我以为你表现得很适应,”席煜城一径朝旁人面带友善,“席夫人。”
濁世鬥:嫡女傾華
紅樓發家致富史 紅樓大玩家
“您可真是误解了我,”对外界投来的眼神,林玥一律报以微笑,“其实我很自卑,我以为高攀不上您,席先生,真的。”
“安了,我眼光不高。”席煜城低笑出声,外人看来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可惜我眼光也不高。”林玥故意挑了挑眼尾。
有人在这时不期然从身后拍了拍席煜城的肩,“席总,林小姐,幸会。”来人颇有一番自如风度。
席煜城拍拍他臂膀,林玥朝他伸手,“幸会,秦总。”
秦少程故意不回握她,“真是生疏了小林玥,亏我还惦记你。”
林玥不禁莞尔,“秦少,越活越年轻了。”林玥有意无意挑了眼伴在他左右那位青涩佳人。
秦少程对席煜城摇头苦笑,“估计再说下去,小林玥要不耻我有恋童癖好了。”
林玥轻松一笑,“煜城,你听到了,这可是是秦总自己说的。”
席煜城状似配合地点头。
秦少程自动转了话题,“席总,股市都被你玩儿转了,这一跌一涨,你净赚了三成股份,佩服,佩服。”
席煜城笑,“承蒙注资。”
“和席总做朋友要比当敌人愉快得多。”
席煜城扯动唇角,可惜某人从来不这样想,事到如今,他仍是耿耿于怀,作为朋友他们一向合作无间。
魔仙傳
“她会来么?”秦少程端酒送至唇边,轻抿了口。
席煜城微微摇头,林玥亦了然,方妙歌的骄傲甚至不亚于席煜城,一向优雅如她,那样的女子大概不会允许自己面临难堪罢。
林玥禁不住想,大概方妙歌本无心致席煜城于难堪,席煜城赢得也并不舒心,这令她始终感到自己像一个心不安理不得的第三者。
出神间,席煜国携张咏婕自门口步入大厅,一时掀起潮不小的骚动,两人仿佛双双朝他们而来,这时席煜城同旁边的秦少程耳语了几句,秦少便有意无意地将她带离席煜城身边。
“大哥,大嫂。”席煜城口气有些冷。
席煜国轻佻地拍拍他肩,“行,你真行,真是席家的好子孙我的好弟弟。”
異世之極品天才【完結】 冰皇傲天
“过奖。”席煜城状似轻忽地将他的手自肩上除下。
张咏婕貌若好心责备,“煜城你也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既然你早有谋划也该向煜国和爸那边支会一声。”
席煜城毫不买账地哼了声,“要不是这样老爷子又怎么知道他一直引以为豪的好儿子居然药粉他的家?”
“你——”席煜国作势欲上前出手,张咏婕及时制止他,“煜城,现在也不必说这些话吧,当时那种情况,你又不说,你哥也是被你逼急了想保住大局。”
席煜城冷笑,“现在好了,幸亏我大哥还没蠢到出卖股份那一步。”
席煜国脸色铁青,张咏婕兀自热络道,“你大哥的意思是,那些股东卖出的股份是不是可以出让一部分给他。”
末世生存之棋子 其實也許哇
席煜城默不开口,过不多时,张咏婕又补道,“可以按市价。”
“真是好笑,”席煜城笑,“大哥,你以为你现在有立场跟我讨价还价么?”
席煜国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揪住他西装襟领,“席煜城,你不要太嚣张,”他一字一顿地道。
席煜城任他揪住,不动如山,嘴上甚是刻薄,“大哥你最好安分点儿,如果你够聪明的话。”
席煜国当即恼羞成怒,席煜城断然拉下他无礼的手,“不要以为你干的那些龌龊事没人知道。”
“真是好笑,”张咏婕笑了两声,“你以为你大哥是任由你污蔑的么?”
“哦?”席煜城话锋一转,“原来大嫂想代大哥吃牢饭的么?”
此言一出,张咏婕迅速噤了声,席煜国只能捏紧了拳头生自己的闷气,席煜城甚至不屑多看二人一眼,很快转身走开。
林玥不自觉地一直在追随席煜城的身影,其间有人打断了下,只分钟光景,那个人便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凭空消失掉了,林玥于是四处张望着缓慢地走,不多时渐渐远离了大厅的喧嚣,从后门出去,俨然是一派静谧安详的氛围,耳畔水声潺潺,高高矮矮的喷泉次第开放,池底闪动着花花绿绿的彩灯,林玥将红酒置在露台上,便沿着椭圆喷泉悠然惬意地走。
一路泉花飞扬,她走到圆形另一面的时候,险些和某人驾着的自行车相撞,林玥退了两步,再一抬眸的时候,对方一手把着单车,勾唇轻笑,“林小姐,我们扯平了。”
林玥呃了一声儿,愣了两秒,终于如梦方醒地一拍脑门儿,“我撞上的原来是你啊,席,席总!”
席煜城伸手揉她的额,“真傻气。”他动作温柔地评价道,“上车吧,席夫人。”
傾城絕美之傷王妃
重生之豪門貴婦
“谨遵夫命。”林玥乖巧地绕到后座坐好,“请问席先生我们这是要开去哪儿?”
“民政局。”
“我还没见过你妈她老人家呢。”林玥晃动着双腿悠由地说。
“那我们开去坟场吧。”
。。。
。。。
“你说真的?”
“唔。。。”
“我要下车!”
空气中响起三声奸笑。
燕子傳奇
“鬼啊!”林玥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