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之君臨天下
小說推薦戰神之君臨天下
“柳天岳?”
看到面无表情走进来的柳天岳,苏炎微微诧异。
最牛紅包
邪王寵妻之神醫狂妃
柳天岳看了看地上的儿子,又看看苏炎,一脸黯然道:“苏炎,我儿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杀他嘛?”
苏炎不语。
杀嘛?
还是算了吧。
或许不用他动手,柳元枫自己就活不了几天了。
淡淡瞥了眼地上的柳元枫,没说一句话,苏炎带着月影还有天狼就出去了。
走出别墅那一刻,苏炎长出了口气,整个人瞬间轻松了许多。
之前,他被仇恨,怒火压着,现在什么恨,什么怨,都烟消云散。
瞬间开朗了很多。
呵呵。
轻声一笑,他朗声道:“我们走。”
就在这时,后面柳天岳抱着柳元枫的尸体也走了出去。
柳天岳终究还是没忍心下手,不管怎么说,柳元枫是他儿子,父杀子,他还是下不去手。
但不想继续遭受折磨,不人不鬼活着的柳元枫自己咬舌自尽了。
看到,苏炎心里五味杂陈,轻轻的叹了口气。
带着月影她们就走了。
回到酒店。
破军也回来了,还有韩涛。
破军受了点小伤,并无大碍,晴儿帮着包扎了下,又活蹦乱跳了。
“炎哥……”
破军刚想开口问后来情况如何,有没有杀了唐猛和柳元枫。
苏炎摆手,打断道:“柳元枫自尽了,唐猛……跑了。”
砰。
破军听到不甘的一拳砸在了墙上,愤愤道:“居然让这狗东西跑了,算他运气好。”
苏炎深吸口气,摆手道:“无所谓了。他现在,跟死了没两样。”
说着,看了看破军和晴儿,笑道:“不说他了,现在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我说过,等你们到了龙江,就为你们主持婚礼。”
“我看就两天后吧,就在这家酒店,我为你们主持婚礼。”
破军和晴儿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对苏炎一番感激。
两天后。
龙江酒店,苏炎为破军还有晴儿举办了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
晴儿的父母也来了。
看到这么盛大的场面,两人也是高兴的不行,对破军这个女婿也不再嫌弃。
婚礼结束。
苏炎就安排破军还有晴儿去度蜜月,身边只留下月影和天狼两人。
回到家。
疯了一天的小家伙早就趴在苏炎的肩膀上睡着了,苏炎轻手轻脚的将小家伙放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
然后退出房间。
異界全職高手(校對版)
今天破军和晴儿婚礼,江婉她们都去了,很是热闹。
“小苏,喝点茶吧。今天我看你没少喝酒。”
这时,泡好茶的张慧兰见苏炎出来,就笑着喊道。
苏炎走过去,在江婉身边坐下,拿起茶杯,淡淡的喝了一口。
然后放下,看向江婉道:“婉儿,马上就要过年了。这年,我们可能得去燕京过了。”
“燕京?为什么啊?”
江婉脸色一怔,扭头诧异的看着苏炎。
一旁的张慧兰也很疑惑。
唯独江北辰听到好像有些期待,有些兴奋,原本一回来就躺下的他,立马蹭的下坐了起来。
凑过来,竖起耳朵。
“也没什么,就是我爸跟我妈复婚了,他们打了好几通电话来,说想让我们去他们那边过年。顺便看看萌萌。”
苏炎简单的解释了几句。
江婉点点头,贤惠道:“这样啊,那我们确实应该带着萌萌去见见爸妈。我这儿媳妇,还没见过婆婆呢。也知道你妈喜不喜欢我。”
说着,江婉还有点担忧起来。
外事反恐之尖兵
予婚歡喜
这时见没提到他们的江北辰,就有点着急了,急忙道:“女婿,那我们呢?也一起去嘛?”
苏炎闻言就看了看,想了下,点头道:“想去就一起去吧。反正我和婉儿走了,就剩你和妈在家,也挺孤单的。”
“好,我和你妈一起去。”江北辰立马笑道。
张慧兰就要含蓄的多了,只淡淡一笑,微微点头。
离过年只有五天了。
第二天,江婉去公司交代完事情,下午就和苏炎他们一起搭乘飞机,去了燕京。
飞机上。
坐在苏炎旁边的萌萌很是兴奋,一个劲的不停的说话。
“爸爸,奶奶长什么样啊?”
“爸爸,奶奶家还有什么人啊?”
“爸爸,奶奶会喜欢我嘛?”
……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苏炎都有些无语了,小家伙怎么这么多问题啊。
不仅萌萌。
苏炎发现,其实连江婉,甚至张慧兰她们都有些担心。
毕竟他跟江婉结婚以来,张慧兰她们就没见过他的父母,也就江婉见过苏云。
但那时,他们还没结婚,只是假扮夫妻罢了。
现在才是真正的第一次见公婆。
一妃驚天:皇上本妃不好惹 雲上舞
江婉嘴上说不紧张,其实是假的,看着淡定从容的她,还是有些紧张。
待飞机在燕京机场降落。
苏炎抱着萌萌准备下飞机前,江婉还有些紧张的让苏炎帮她看看,这身穿着打扮有没有问题。
脸上的妆容有没有花之类的。
苏炎没好气的笑了笑,安慰道:“别紧张,一切有我。”
“你说的轻松,万一你爸妈不喜欢我,怎么办?”
“不可能!要真不喜欢,大不小我们回龙江就是。”
说着话,他们从机场里出来。
远远的。
苏炎就看到了妹妹唐妍。
唐妍也看到了苏炎,立马喊叫起来,不停的向苏炎他们挥手。
“哥,哥,这边。”
苏炎就带着江婉她们朝唐妍那边走去。
江婉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她也是大家族出身,一眼就看出唐妍身上那与生俱来的贵气。
一看就知道出生富贵。
感受到江婉的紧张,苏炎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小声安慰道:“别紧张,不是还有我在嘛,怕什么?”
江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当然不紧张了,可我是第一次见公婆啊。
不过谁才是苏炎的父母呢?
江婉看去,看见有不少人前来接机,但这些人好像都不是。
直到看到一人时。
她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咯噔一下,更加紧张起来。
“应该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她暗暗告诉自己。
然而。
现实却无情的将她的幻想狠狠击碎。
只见她看到的那人跟着唐妍一起朝着她们走来。
越来越近。
江婉的心也越来越紧张,砰砰直跳,都快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