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昏暗的天空下,塔林纳姆艰难的起身,拔出骑士长剑,一人一剑,直面成群咆哮而来的绿皮兽人。
“湖之女神在上,吾将以吾之血守护巴托尼亚之荣耀。为了国王,为了神圣的誓言,至死不渝。”
被血水染红的大地上,塔林纳姆默默祷告着。
刹那间,骑士长剑绽放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而身上的铠甲则笼罩在一片柔和的银光之下。是那股熟悉的力量,塔林纳姆可以感觉到,曾经在决战亡灵军团中获得的力量再次回归了。好似一双无形的大手轻轻将自己保护起来,信心、力量全部涌上心头,让自己暂时忘却一切恐惧。
鬥魔傳 淵璃
卦術王 但士
西遊之問道諸天
下一刻,成千上万的兽人咆哮着扑了上来。
然而,正当塔林纳姆抱着必死的决心准备应战时,身后,却响起了万马奔腾的声音。
是国王!是国王维克托·查尔斯带领着圣杯骑士们发起了反冲锋。他们几乎没有一丝疲惫,在急转弯之后迅速后撤,在兽人大军集结之前,再次发起短距离冲锋。
迎着嘶吼的兽人,巴托尼亚骑士们勇敢的冲了上去。塔林纳姆站在人群中,周围,是飞溅的鲜血和泥土,马蹄踏起飞泥,兽人们的鲜血腾空飙射。
紧握长剑,塔林纳姆步行加入了战斗。他看到了巴涅斯托公爵的火龙旗,看到了国王的马鹫旗,战马嘶鸣,骑士们的身影交错而过,昏黄的阳光下,兽人和人类骑士厮杀在了一起。
塔林纳姆举起长剑,砍下了一个兽人步兵的胳膊,而后一脚将其踢倒在地,来不及补刀,又一个兽人战士从一侧冲了上来,塔林纳姆侧步躲闪,躲过了兽人的砍刀,随后翻转手腕,骑士长剑在半空中转出了一个华丽的半圈,蜂鸣声之下,闪耀着金光的骑士之剑一剑削飞了那个兽人步兵的脑袋。
只听到头顶上传来箭雨呼啸的声音ꓹ 塔林纳姆连忙下蹲,捡起一块兽人的大圆盾盖在背上。下一秒ꓹ 箭矢嗖嗖嗖的射向地面,插在了湿泞的土地上,有几发还插在了死去的兽人步兵的尸体上。却没有一发射中塔林纳姆。
他只觉得庆幸ꓹ 或许,又是湖之女神护佑。不过ꓹ 来不及多思考,兽人们又扑了上来。他只能弯身躲过一斧ꓹ 再一斧ꓹ 力大势沉,塔林纳姆举起长剑格挡,从战斧上传来的力量却将他砍倒在地。塔林纳姆半跪着,双手握剑,紧紧挡住斧刃,血光中,他看清了ꓹ 那是一个黑兽人。一道伤疤从他的眼睛一直贯穿到下巴。黑兽人狂吼着,几乎毫无战斗技巧的乱砍下来ꓹ 每一斧ꓹ 都带着足以砍穿钢板的力量。塔林纳姆招架着ꓹ 正在这时ꓹ 黑兽人战士身后,战马嘶鸣ꓹ 一名巴托尼亚王国骑士手持长剑ꓹ 呼啸而过ꓹ 一剑斩杀了这个大块头的黑兽人战士。
来不及道谢,塔林纳姆只能继续投入战斗。没有战马ꓹ 他狼狈不堪,有好几次,冲锋中的骑士都差点撞倒他。
好在闪耀着金光的骑士长剑和明亮的银色盔甲让骑士们提前看到了地上的他,在撞到的前一刻从塔林纳姆的身边穿过。
他侧步挪到一个兽人步兵的身后,抓起兽人的头发,手中的长剑冷酷无情的切开了对方的喉咙。温热的鲜血将塔林纳姆的双手染红,血水湿滑了手掌,甚至抓不稳手中的利剑。混战中,塔林纳姆的小腿被一个地精刺伤,但是一个反手,他抓起矮小的地精,像抓起一只猴子般,无情的用长剑将其刺穿。肠子和血水从地精矛手的腹部流出,流了一地……
閃婚總裁:笙情童話 端木初初
一个兽人战士嘶吼着砍向他,塔林纳姆反身躲闪,用覆盖着铁片的拳头猛砸兽人的脸庞,血水一次次从兽人被打烂的脸庞飙出,直到将兽人的鼻梁骨打断,眼窝被打凹进去。下一个对手,还是一个兽人,他将长剑刺向对方胸口,狂暴的兽人却空手接住剑刃,嘶吼着,硬生生将骑士剑夺了过去。长剑撕裂兽人的手掌,但是兽人战士好似不知痛觉,狂暴的进攻而来。
狼狈不堪的塔林纳姆只能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作战。他弯身躲过兽人的劈砍,踏着小碎步冲上去,在兽人来不及抽回战斧之时,用匕首一刀捅进他的眼窝里。
兽人惨叫着,塔林纳姆拔出匕首,疯狂的刺杀着,直到兽人倒在自己身下,没了喘息,大量血水顺着眼孔流满脸庞,遍布脖颈和胸膛。夺回骑士剑,塔林纳姆摇摇晃晃的起身,在他周围,是越来越多的尸体,有人类骑士的,也有绿皮兽人的。
不知道这样昏天黑地的厮杀了多久,终于,战鼓声、厮杀声、吼叫声渐渐落下,世界再次归于平静,浑身疲惫不堪的塔林纳姆也终于撑不住了,他的体力到了极限,持剑倒在了成山的尸体堆中。
我的丹田是地球 女孩穿短裙
夕阳下,巴托尼亚战旗迎风飘扬。一个身着华丽铠甲的骑士从面前经过,“我们胜利了,领主大人。”他汇报到,随即消失在人群中。
鉆石男神:逼婚前妻
塔林纳姆无力的点了点头,他看到无尽的兽人尸体堆成一座座小山,巴托尼亚的步兵们还手持铁剑长矛,在死去的绿皮尸体上捅着,以确保它们是真得死绝了。
圣女们在战场上安抚伤员,一个披着长发的女祭司走到塔林纳姆面前,轻声询问伤势,并给他包扎,用草药汁止血。
獨寵:最強狂後
史上最強綠巨人 皇冠貓
夕阳的余晖映照出她的轮廓,不知道为什么,塔林纳姆眼前只觉得出现了茵妮娅的脸孔……他欲伸手去触碰她,然而,理智告诉他,面前的人不是茵妮娅,是别人……在手指即将碰到女祭司的前一刻,塔林纳姆停住了。全凭意志,将自己拉回现实。他们击退了绿皮之潮,仅此而已。这里没有茵妮娅,没有玫瑰骑士……塔林纳姆逼自己承认。
“塔林纳姆领主,国王召见。”
在女祭司包扎完伤口后,刚才那位身着精良铠甲的骑士又返回出现在塔林纳姆面前。这时,塔林才看清,那是一名圣杯骑士。而且,是国王身边的贴身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