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橘北枳中
小說推薦南橘北枳中
如果可以不见面,她宁可孤独终老。
顾小北没有多驻足一分一秒,她又一次的落荒而逃。也许上天又再次向他们了个玩笑。
安氏大宅
眼前的别墅夹杂着浪漫与高贵的气息,镂空雕花的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主人的不俗。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走进那栋别墅,一眼望见的是极尽奢华的大厅,繁复的灯饰却发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穿过宽敞却冷清的长长走廊,两面的名画里名人的眼睛像是能攫住人的心灵,内室的设计自是不用说,可那名贵的装饰却遮也遮不住房里的压迫和冷清。
在一楼的一间昏暗的屋子内,从她身上散发的冷气让人不敢靠近,睥睨凛然的双眸,霜白的嘴唇微微颤动,似乎是似笑非笑的讥讽,冻结却纤细的手指在掌心一圈一圈划圆,如依稀在冬日雪花中吐出烟圈,却没有那么从容优游的气氛,又像是空气乍被凝滞,滞的心寒。她纤细的手紧紧抓着盖住早已瘫痪的双腿的毯子,“这双腿,我早晚会向你讨回来的。”她转动着轮椅慢慢向门口走去,这时,安乔南正好推开门。
“乔溪,我帮你。”
“谢谢,哥。”如果可以,安乔溪到死都不会叫这一声令她窒息的称呼的。
要狠,就狠出個人樣 如椽
楼下的安盛民正在看报纸,显然岁月在他脸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而在他身边风韵犹存的女人便是他的妻子,是安乔南与安乔溪同父异母的继母—-沈惠。只可惜,他从承认过这一点。
“乔南,与依然相处的怎么样了,你们的婚事是时候谈谈了。”他的话永远像命令一般。安乔南像是早已见怪不怪,“一切听您的安排。”安乔南淡笑了下,只不过是一场商业联姻罢了。只有安乔溪。她的双手在桌子下攥的更紧了,指甲硬生生扎进了肉里。即便他成了哥哥,也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我吃饱了。”安乔溪转身回了房间。
看到安乔溪的样子,沈惠急忙说道:“小溪可能是累了,让她休息会吧!”
“乔南,回公司吧。”这次,安乔南微微皱了皱眉并放下了筷子,“我是不会脱掉这身衣服的,除非你不再认我这个儿子了。”安乔南拿了衣服转身出去。
“你……”安盛民狠狠拍了桌子。
騙妻成婚:億萬權少惹不得 戚子衿
安盛民不只一次让他辞掉工作,可是换来的确实父子关系一次次的闹僵。
“盛民,孩子大了就由他吧!”沈惠安抚道。
寵妃有道:戰神王爺欺上榻 葉冬
“这个道理我懂,只是我已经老了,安氏迟早要交到他手里的。”他不想他辛辛苦苦打拼半辈子的心血就这样落到被人手中。
沈惠若有所思。
天行 失落葉
安静的车里,纤细修长的手指间夹了根香烟,树影在摇曳,静得可以听见风声,缭绕的烟云淡薄地笼上了棱角分明的脸,他深邃的双眸阴郁冷酷。低哑磁性的嗓音在车箱里响起。
“有时间吗?”说完他吐了口烟,迷雾笼罩。
那花红柳绿的酒,那嘈杂震耳的音乐,疯狂痴迷的舞步,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昏暗灯光,迷离眼神中的彷徨,犹如那飘忽不定的魅影,让自己忘掉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压力,忘记那曾经记忆深刻地往事,忘却那曾经留在心灵深处的痛……
此时他歪着脑袋,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一头被削薄到恰到好处的碎发,微微遮盖住紧闭的眼睛。单薄的唇瓣棱角异常分明。嘴角有些微微上扬,隐藏着一股野性难驯的美。虽然他处在角落,但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让路过的人不禁驻足。“来了。”安乔南在手中把玩着玻璃杯,里面的液体随着他的转动而转动,最后,随着他性感喉结的上下蠕动,一饮而尽。
“借酒消愁啊?不像你安乔南啊?他的语气里带着些许讽刺。
“怎么,周大警官何时也学会嘲讽人了?”
“跟某人久了,自然而然就会了。”此人正是周林媖,脱下警服的他多了些成熟与俊朗。已经许多年他们不曾像现在这般了。
看着安乔南一杯接着一杯的烈酒,“别喝了,你的胃不好。”周林媖还记得那天,是在小北入狱的那天。安乔南消失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所有人都在满世界的找他,最后是他在这间酒吧发现了喝的已经烂醉如泥的他。那时的他真像个脆弱的孩子,狼狈不堪。
“安乔南,你清醒点儿好不好!”
“清醒?你告诉我,我他妈还怎么清醒!”他的怒吼令周林媖沉默了。
而已经喝到胃出血的他被紧急送到了医院。从那以后,他的胃就再也没好过,也从未停止过令他忘却一切的酒。
“见到小北了吗?”
安乔南的酒杯在嘴边停顿了下,冷哼了一声,最后仍是一饮而尽。
“和你有关系吗?”
“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了,也请你不要再伤害她。”他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總裁的魅影情人 鳳凰夜
“是吗?既然你这么说,那不妨就试试吧!”他深邃的黑眸凌厉迫人,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异常邪魅。
顾小北,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啊恘…啊恘!”顾小北揉了揉鼻子,许是又着凉了。
不要因为也许会改变,就不肯说那句美丽的誓言,不要因为也许会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