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時的路
小說推薦來時的路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熟悉那一堆行政人员送过来的公司制度文档……
刚刚看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我拿起电话不耐烦地说:“又什么事儿?”
至尊小狂後:救駕100次
“什么又什么事儿?是我呀,胡一菲。”
我以为只有mike知道我的座机,没想到居然是胡一菲。
“哦…有事儿吗?”我小声地问道。我抬头时,正看见胡一菲向我这边诡异地笑。
“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好久不见了,就当是叙旧了,如何?”胡一菲说。
如果她知道我有多么讨厌她 ,她应该就不会说一起吃饭的事儿了吧。我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是我知道,她的提议不是征求意见的意思,而是命令。即使说不去,她也会软磨硬泡地拉着我去。
“恩…我今晚上有别的安排,改天行不行?”我还是找了一个借口。
“你还能有什么事儿,无非就是和你那位一起吃饭呗,我请你们。就这么定了!”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想说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我晚上本来是没有什么事儿的,去就去,只是不知道她嘴里又会说出什么令人不爱听的话来。
上一次她的小三事迹已经让我觉得恶心至极,现在居然还能谈笑风生地招摇过市,而且我还不能揭发她的劣迹,这是多么令人憋屈的现实环境。
我给雨晨发了消息说今晚不回去吃饭,他也很愉快地说下午可能和那帮哥们打球,也不回家吃饭。
我看着公司的这些文档,在想,不是说市场部急需一名助理吗?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急”的意思?也不给我安排什么实质性的任务,不过话说回来,即使是交给我具体的任务,我可能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我小心翼翼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一切,才发现我的前后左右都是一群美女。她们的style都很独特,各有各的风格,有甜美婉约的,有活力四射的,有干练硬朗的,有妖娆多姿的,为什么都那么的出彩?看来我想找比我还土里土气的同事做朋友是没有希望了。
米小可啊米小可,你这是何苦呢?掉进了一个这样的公司,卷进了这样的是非之地,何苦来的呢?
无所事事的时候,时间总是溜的很快。我还在胡思乱想,欲睡欲醒的时候,已经听见下班的节奏响起,大家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闲聊的闲聊,还有的已经走出了公司。
都市大武神
“米,走啦!还磨蹭什么呢?”胡一菲啪啪拍了我的桌子,吓我一跳。
“你这是干嘛呢?吓我一跳。就不能淑女点嘛?”我带有一丝方案的语气说道,收拾收拾桌上的文档,准备跟她下班。
胡一菲也是习惯了我的脾气和秉性的,她这样一个神经大条和大大咧咧惯了的姑娘一般人的不待见和反感都能抵抗得住,甚至觉得这是拿她当自己人的表现。
老子是太清
就在胡一菲拉扯着我往外走得时候,我顺势向mike的办公室瞟了一眼,他还在那里坐着一动不动,可能晚上是要加班吧!胡一菲凑到我耳边说:“姐姐,你还真当他是你的男朋友了啊?”然后就是不屑的讥笑。我懒得搭理她,也没说说什么。
我俩下了楼,我一把甩来胡一菲,但是她有黏上来了。
“还生气呢?都过去那么久了,你就别生气了,再说你表姐和你表姐夫现在不是过得好好的嘛?能不能忘掉那段不愉快的经历啊?你看我,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到现在还每个男朋友,我容易吗我?”
美漫之紀元開啟 迷途陌客
我一听她说这些,更觉得此人没治了。
“你惨重的代价?你好意思说?要是当初你成功上位,我表姐现在指不定在哪个角落上心呢!你得了吧,你试图拆散别人家庭未遂,还在这充可怜样,我看你的价值观是完全的没有了。以后千万好好做人吧!”我的话,半分眼里半分玩笑,当然胡一菲也认真地听着。
龍鳳寶寶好媽咪 米蓓
“行行行,都是我的错好吧?我当时又不知道那时你姐夫,我又不知道他真的是单身,我也是被骗,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我的人生从此留下阴影好不好?我还为此堕胎好不好?”正说着,她的情绪急剧转折,从刚才的无所谓变成了一副委屈的样子,我听出了她声音里明显的伤感。
我不想让她陷入以往的悲伤中,于是岔开话题说:“咱们今天吃什么?你想吃什么,我请你,算是为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道歉。”我知道她也是不愿意在提及以往,于是她也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行,不提了。而且以后你也不能再提及这些了,好歹咱们大学时候还是好朋友,好歹我没真的伤害你表姐很深,你就放下这件事儿不好吗?算我求你了!”胡一菲恳求的眼神我也无法抵抗,这么一个水灵的姑娘,不该是这样的境遇。
“行,我答应你,以后都不提了。但是你在我心中的位置确实已经改变了,这个我自己都没法改变,你就不要强求我了,好吗?咱们从同事关系,重新开始吧!”我看了她一眼说道。
“看你说的,像你自己是个多么有原则,多么大义凌然的法官一样。你知道你最之命的一点事什么吗?就是凡是太认真,太较真,太死板,太理智。干嘛,不累吗?天天端着一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的神态,让你难以靠近…..”胡一菲和我,从来也是不讲究一点情面的,她也是极少数可以当着我的面直接抨击我的人。而且很奇怪的是,她说的那些也不会引起我气氛。
“够了,够了,我自己知道我怎么样,我愿意那样,你管得着吗你!咱俩能不能别见面就唇枪舌战好不好,想想吃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俩在因为抢夺同一个男人而在互相中伤,为了避免这种场面在吃饭的时候给周围造成不好的影响,我觉得应该停止了。
“我想吃小龙虾,你说了你请我的!”胡一菲说完,很得意地笑。
“随你,走,就去吃小龙虾!”
说着,我俩就淹没在了人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