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主的祕密
小說推薦造物主的祕密
43.
韓娛之少時天團 度沈
林浩订婚宴的前一日,邓小苗怎么都翻不出一件合适的礼服,穿太漂亮了会夺了新娘的风头,穿得不漂亮自己又不愿意。
她拉着来送一些小玩意儿的张妈,“穿什么好呢?配什么首饰?”
张妈笑眯眯的替邓小苗选了一条米白色的裙子,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颈口和腰身收得紧,
“会好看吗?”
张妈又替邓小苗找到抽屉最下层的一套翡翠首饰,“小苗啊,好东西需要上心,不然你怎么持家。”
邓小苗面露愧色,“我也知道这个好。”
在张妈的服侍下,邓小苗换上衣服戴上首饰,头发也用发髻盘起,站在镜子面前被自己的样子惊异了。
“人面桃花也不过这样儿了,老爷真得瞧瞧。”张妈感慨的说。
邓小苗用另一只手抚摸镯子,“我喜欢这个样子。”
忙碌整天回到家中的赵斌到了楼上,在熏着香的房间看见了镜前涂口红的邓小苗,同样也几分惊异。
異世逍遙侯 廣修
“以前没见你这样装扮过,”他轻咳,“我是说非常漂亮。”
總裁大人的小嬌妻
“是张妈替我挑的,你呢?准备穿什么去林浩的订婚宴。”
我的契約俏老婆
赵斌笑着走过去细细端详,“看你这细胳臂细腿的,平日在家多吃点米饭,不要光想着瘦。”
“就是,姑爷多念念小姐,她就是不让人省心。”张妈插了句话,就借故回邓宅了,留下小两口。
大唐編年史
王爺有毒
邓小苗觉得很奇怪,照说明日那样的场合赵斌应该积极的谋划参与,毕竟不是世交就是相熟的人,但是他却刻意的躲避,只参加末了的宴会,光这还是邓小苗再三要求的结果。
“广家不正风光着么?什么时候得罪我们少爷了。”邓小苗用手拢拢头发,有些不满的说。
赵斌将邓小苗随手扔在桌子上的一个翡翠镯子拿起来把玩一番,“这些事情你不懂。”
“司令身体不好,这个我可是知道的,既然我都知道,恐怕不知道的人就很少了吧。”
“但是司令的权可是大部分交给了弟弟。”
“唉,时间会证明一切,”邓小苗哀哀的说,“听起来就觉得是一场血雨腥风,还好我们受的波及不多。”
半夜,赵斌一位军校同学找来,邓小苗亦起来,披着大衣替他们泡了壶茶,取了点心才回房继续睡觉,隐隐的听见什么北部危机。
次日邓小苗心神不宁,总在幻想着林浩的订婚究竟是什么样子,怕是要羡慕众人的,下午赵斌回来接她去宴会时两人几乎无话,各怀着心事。
随赵斌入席,邓小苗又松了一口气一般,就像是以前遇见大考,紧张了好多天,考试时却觉得不就这样了,恐惧与否都得面对。
当见到林浩来敬酒,浅笑盈盈样子,连心酸的情绪都没有了。
赵斌将杯中酒干了,邓小苗浅浅的抿了口就放下。
没坐多久,邓小苗动了几筷,赵斌便与她离席,去拜见赵斌爷爷。
回到家中,赵斌又埋头书房,邓小苗自然无事,褪下首饰听电台里放的音乐,却意外的接到了林浩的电话。
林浩的声音低沉又细小着,她觉得他是喝醉了。
“是不是觉得我挺让人瞧不起的。”他问她。
邓小苗一呆,“没有。”
他又说,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我喜欢你这么久了,却发现彼此越来越远,难得见一次面,还不知道能讲些什么。”
邓小苗立在客厅,久久不知道如此反应,他怎么说这样的话呢?
“小苗,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
她呐呐的,“林浩。”
然后电话挂断,她感觉林浩要哭了,不解喜事有什么好伤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