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戀歌
小說推薦麗江戀歌
二零零四年夏天一个电闪雷鸣,狂风骤雨的夜晚,每一声雷击,每一道电闪,每一阵狂风,每一滴雨水,都敲打着,震撼着叶风的心。他的母亲因突发心肌梗塞而被送进了医院,正在向急诊室靠近。叶风声泪俱下:”医生,医生,快救救我母亲,救救她,她没呼吸了!”看着慈祥的母亲被推进急症室,此时的叶风可以说是心力交瘁,扶着墙慢慢的坐倒在地。他一边祈祷母亲能够醒来,一边又十分的恨,心想要不是因为那个人,母亲也不会如此。要知道让叶风痛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父亲叶振雄,海天集团的董事长。按说父子间应该没什么深仇大恨,而叶振雄在业界口碑一直很好,他能够坐拥今天的成就不就因为人缘好,孝顺父母妻儿吗?怎么儿子叶风会恨他,还说母亲现在在医院抢救也是因为他呢?
话说到这,我们不得不说说这叶振雄。叶振雄小的时候家境很不好,但却很喜欢读书。随着父母双双离去,他的两个姐姐为了供他读书纷纷含泪辍学打工赚钱。叶振雄为了抱答两个姐姐的恩情,努力的学习,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几番折腾,一路磕磕碰碰。叶振雄总算是修完了大学的全部课程顺利毕业。并与同伴一点一滴的在社会上打拼,直到海天集团成立。可以说叶振雄成功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这一切,都是他的两个姐姐给的。叶振雄没忘,他也不敢忘。他把两个姐姐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给她们买房并安排她们在自己的公司工作。在老乡的眼里,叶振雄可算是仁之义尽了!就连结婚生下叶风后,每次岳父过生日,他都能清清楚楚的记得日期和时间!并提前做好安排。这样的一个企业家怎么就弄得儿子仇恨了呢?原来啊,叶振雄因为与妻子方秀兰性格不和,很早以前就离婚了。但是为了不让儿子叶风受到打击,两人一直都维系着这段有名无实的夫妻感情!叶振雄对妻子儿子仍然百依百顺,甚至每次岳父生日他都准时去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叶风渐渐知道了这些事。他在心里一直希望父母能够重新结合!但好景不长,大概富有了的人都会忘本吧。叶振雄经常无缘无故的打方秀兰,有时候还聚众在家打通宵麻将,还时不时把一些打扮得媚惑的风尘女子带回家过夜!这种种迹象让叶风感到非常的恐慌,他劝过父亲,可是效果不佳,父亲更加变本加厉的打母亲甚至还当众羞辱他,此时的叶风彻底将父亲当做了敌人。直到叶风念大学的时候,父亲送了一套房子给他,叶风这才将母亲接了过去!算是摆脱了父亲的魔爪。本以为这样母亲会好过些,没想到母亲却整天以泪洗面,身体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没办法,叶风只好从学习中抽出时间陪母亲聊天解闷。实在没时间,就打电话叫表姐月如过来陪母亲。这期间,叶振雄除了给母子俩丰余的钱外,从没去看过他们。叶风就这样一直熬到大学毕业并工作。
女巡按
这一天,下了很大的雨,叶风担心母亲独自一人在家会孤独害怕。下班后便拼命的往家赶,当他推开家门的时候,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母亲蜷缩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任叶风如何呼唤她都没有醒来,于是才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叶风就这样静静的呆坐在医院的走廊上,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脑子里一片混乱!就在他思绪极其混乱时,几个身影急促的向他靠近。为首的正是他的父亲叶振雄,后面是外公外婆还有表姐月如。”叶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妈妈怎么到医院来了?”叶振雄急切的问。叶风抬眼望了一下叶振雄,突然像一只发了疯的猛兽扑向他,双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嘴里大声的吼道:”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有脸问我我妈怎么了,我告诉你要是我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叶振雄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会对自己下如此重的手。奈何叶风死死卡住他的脖子就是不肯松手,叶振雄呛得直喘!整个脸绷得像熟透了的苹果,这突来的一切可吓坏了两个老人家。表姐月如眼看事情不妙,忙上来拨开叶风的双手,大声喝斥道:”叶风,你疯了,他可是你的父亲啊!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呢?”叶风别过脸,眼睛充血,近乎咆哮:”哼,我没有这样一个没人性的父亲。” 就在双方还准备争执时,病房门打开了,主治医生摘下口罩,一脸的严肃:”对不起,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到这来签下字,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惜病人送来得太迟了,你们还是节哀顺变吧。”这一字一句,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打在叶风头上,他彻底懵了,看着母亲的手术车缓缓推了出来,叶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颤抖着双手缓缓掀起白色的布,映入眼帘的霍然是母亲苍白的面庞,已经没有了呼吸!叶风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母亲冰凉的面容,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弄疼她。豆大的泪珠滴滴落在白色的布上:”妈,你醒醒啊!我是叶风,你怎么了?你看看我啊!你怎么不等我啊!你还没有喝我给你亲手煮的绿豆汤的呀!”叶风声音极度哀愁,但无论他怎么呼唤,母亲也不会再醒来了。
先婚後愛:宮少有點甜 江小賢
當系統遇上精神病 五陵
日落紫禁城 司馬紫煙
“叶风,姑妈已经走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你快起来吧!”表姐月如看着伤痛欲绝的叶风,她的心何尝不在哭泣呢。她和叶风母亲相处的那段时间让她懂得了许多。
“不会的,我妈只是睡着了,她还要陪我聊天呢,一定是你们在这儿打扰她,她才不说话的。你们走,你们走,我妈不希望我们谈话的时候有人打扰。”叶风把脸紧紧的贴在母亲的面庞上久久不分开。他突然的举措让医生和伤痛欲绝的外公外婆都吓了一跳。
“快将这孩子拉开,不然医院秩序就乱了。”医生吩咐道。叶振雄这才从伤痛中走出来。看到叶风痛苦的神情,他伸出双手,俯下身去,缓缓的搭在叶风的肩上:”叶风,快起来,不要影响医生们工作!”谁知他不说还好,一说就激怒了伤痛中的叶风。叶风闻言猛地甩掉叶振雄的双手,缓缓的站起身来。双眼充血像一只愤怒的雄狮,用手指着叶振雄吼道:”你给我滚!滚!我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这一刻,尽管窗外依旧雷声彻晌,狂风呼啸,但医院里似乎刹那时静止了,叶振雄呆立的站了起来,傻眼的看着,回忆着曾经一家人温馨的画面。然后后退了几步,公文包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他背过头去,双手捂住了嘴,早已泣不成声了。人啊!就是这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獨占王寵之絕代商妃 蕁秣泱泱
那些漂在澳洲的日子 7856
萬界顯聖群 自由龍神
重生之證道混元 冰冰的雪天
傲嬌總裁寵上癮 北夜冥
在母亲的葬礼那天,仍旧下着小雨,来送行的人很多。叶风在送行的人都走光后独自一人撑着黑伞驻立在母亲墓前。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的心碎了。此时,一个重要的决定在叶风脑中浮现,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彻底地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走出来。而他却不知道,远方有个人同样在看着他,他就是叶振雄。要不是此时此景,这一切将会是一幅多么温馨美妙的画面啊!总知人已离去,但生活还得继续。一段崭新的生活正在等待着叶风去体验,去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