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意繾綣
小說推薦愛意繾綣
岚靖一直忙到下午1点多才回家。潇雅带着孩子在睡午觉。他们睡得正香,岚靖没叫醒他们,随手拿了一本书到阳台上的躺椅上坐着看。楼上有户人家今天接亲,好不热闹,从早上就开始闹,直到2点多新娘被接走,岚靖才能安静的看会书。到了楼下车子出小区的时候又闹了一会,岚靖从上看下去,新娘穿着一身中式礼服,很喜庆的样子,只是略显瘦弱,有点撑不起那衣服。不知道潇雅穿上会不会好看——突然想到这个,岚靖对自己的想法有些讶异。他们的婚事很低调,只是领了个证,婚纱照没拍,婚礼没办,酒席也没请。本想着一切从简,潇雅也不计较。可是现在想起来,却突然觉得有些对不住潇雅,毕竟,婚礼对大部分女人来说一辈子只有一次而已,这样想着岚靖突然有个大胆的念头,很想看看潇雅穿上婚纱的样子。
輪回千世
潇雅披了件外套,起身打算去厨房倒水喝,孩子还没醒。走到客厅的时候看到岚靖坐在阳台看书,走近发现他好像在想着什么,虽然手上拿着书,眼神却没落在书上。“在想什么呢?”潇雅走过去问。阳台上有些风,她压紧了点外套。岚靖回过神,忙拉她进客厅,并关上阳台的门。外面风大,她又只穿了睡衣和开衫。他心里有了决定,一定要给潇雅一个惊喜。不过他没说出口,只说自己在想工作的事,听是工作上的事,潇雅便没再多问。
2014年10月。
潇雅的新书宣传依旧低调。但因着潇雅扎实的写作功底和独特的写作风格,新书的销量还是非常可观的。应国内新兴文学座谈会的邀请,潇雅10月份去了一趟南京。一个人在异乡蛮无聊的,潇雅正在酒店房间,无聊的换着台,金恒的电话打了过来,她奇怪的接起,这家伙不是在韩国么,怎么有空给她来电话?“潇雅,你是不是在南京?”这下潇雅更奇怪了,是啊,可是她出差他怎么知道的?正想着,那边金恒说,“你呆那别动,我过来找你。”
滅域
没十分钟,金恒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同行的还有姜荣荣。原来金恒是回来过国庆的,和姜荣荣一起来南京玩,刚好看到潇雅的微信定位在南京,便找来了。“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呢?”潇雅早就想问来着,一直没找到机会。金恒简单的说他们是在网上论坛认识的,自己去了韩国之后,又没有聊得来的人,就喜欢上国内论坛,于是就认识了姜荣荣,回来见面之后两个人情投意合便在一起了。潇雅感慨着,这个世界真是小。“振楠也在南京,要不要见一面?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你不恨他了吧?”潇雅摇摇头,不恨了,但是也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了,普通同学而已。随口问了一句他在南京干什么。金恒答,宋珊的小姨家在南京。两个人带着孩子来看看,宋珊是由小姨一手带大的。两人并没在振楠和宋珊的话题上停留太久。后来姜荣荣提议一起去看电影,潇雅不想做电灯泡便拒绝了。
南京离A城不远,潇雅和金恒他们相约着一起坐火车回去。候车的时候火车站的喧闹让潇雅有点心烦。姜荣荣看到她有些不舒服,喊她一起去洗手间。“其实你离开真爱是对的,那个地方太龙蛇混杂了。”潇雅拧开水龙头,这里稍微没那么吵,自己也没那么头疼。她向来有偏头疼的毛病,一急躁就容易犯病,疼起来便没完没了,又不愿意吃药,怕会对药物产生依赖性。姜荣荣点头,”是啊,那里是挺复杂,所以你离开没多久我就也走了。不过——真是没想到,姐你居然会是作家,而且还卧底啊!“自从知道了潇雅的光荣事迹,姜荣荣对她便是无上崇拜。潇雅刚转身准备烘干手,一个物体扑向她,定睛一看是个小女孩,约摸着3,4岁的样子,小女孩手上拿着蛋卷,奶油已经全部涂在了潇雅的衣服上。姜荣荣也回头看到了这一幕。小女孩退后了一步,望着潇雅,眼神里没有害怕,歉意,反而满含挑衅。“小朋友,你撞到阿姨了,应该说对不起的。”姜荣荣好心提醒道。小女孩却满不在乎的说,“明明是这个阿姨转身挡住了我的去路,她才应该道歉。”姜荣荣惊讶的看着这个小女孩,明明是她跑过来撞到了潇雅,她手上的冰淇淋还弄脏了潇雅的衣服,她却颠倒是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教育的。潇雅不想和孩子计较,摆摆手,说没关系,转身回水池打算清理衣服。小女孩却并不领情,继续说着:“我妈妈说了,小孩子做的任何事都是应该被原谅的,所以我没错。”
火爆大神醫 韋小龍
潇雅这下忍不住了,自己也是当妈的人,这孩子明显是被父母惯坏了,他们给孩子灌输的都是什么思想?于是她再次转过身,厉声说道:“你是孩子,就可以无法无天,做错事也不用承担责任?才这么小就不辨是非,长大了该如何?你弄脏了我的衣服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必须说对不起。”小女孩被潇雅的严肃吓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正巧这时孩子的妈妈似乎闻声而来,小女孩一下子扑到妈妈的怀里哭起来。潇雅看到来人有些错愕。再仔细一看小女孩的五官,确实是有些高振楠的影子。她不想和宋珊多说什么,转过身清理着自己的衣服。“你是她妈妈吧,她撞到我朋友,弄脏了我朋友的衣服,不道歉就罢了,还说是我朋友的错,也未免太过分了。”姜荣荣不知道潇雅和宋珊之间的关系,直截了当的说着。小女孩则是一边哭一边说着,妈妈,她们欺负我。宋珊安慰了一会,然后才用不大的音量说着,不必和一个孩子计较那么多吧。姜荣荣还想说什么,潇雅已经清理好衣服,转身阻止了她再说下去,一句话都没说,拉着她便走开了。金恒已经等在检票处。好在上车潇雅和宋珊他们没坐在一个车厢,也没再遇到。
本来下午1点就能到家,因为堵车,潇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路上和岚靖通过电话,他晚上得加班,孩子在早教中心,吃过晚饭去接就可以。不过她开门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门居然没有上锁。但是推门进去,家里确实没有人,可能是岚靖走的时候有点太急忘记了吧。打算把行李放进卧室,就去早教中心 接孩子,刚推开卧室的门就愣住了。天花板上挂着很多彩色的气球,一个用玫瑰花铺成的心静静的躺在床上,旁边的衣架上挂着一件婚纱,她缓缓地走过去,婚纱是她喜欢的鱼尾款。脑子里有些乱,这是岚靖准备的?他们结婚很简单,只是领个证而已,自己对婚礼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并不在乎,不过现在看到这婚纱却突然很渴望能挽着心爱的人走一遭红毯。她轻轻抚摸着婚纱,思绪万千。
痞子混古代 阿真淺淺
岚靖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了卧室,潇雅并没注意到他已经进来。他走过去,从身后抱住潇雅,问着,喜欢么。潇雅转过身,想问他,却又不知道怎么问,“老婆,我欠你一个婚礼,我一直都记得。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筹备这个,要给你一个惊喜。日子我已经定好了,就等你点头。”岚靖的声音像一股清泉,缓缓的淌进了潇雅的心。岚靖虽说不是个很浪漫的人,但却很细心体贴。她没想过他会有这个想法。刚开始确实想要有个盛大隆重的婚礼,后来两个人过日子好就可以了,形式上的东西真的不是那么重要。这下,他倒是真的给了她大大的惊喜了。他轻抚着她的头发,继续说着,“你什么都不用管,我都会安排好,你只要开开心心的做最漂亮的新娘就好。”潇雅微微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谢谢你,老公。
——————————————————————————————
錯入洞房:愛妃,寵爆你!
薛蓝接到潇雅递来的请柬,已经不那么惊讶了,想来两个人孩子都有了,唯独婚礼没办,现在补办个婚礼也是情理之中的。“小雅,记得我们刚上大学那会儿,总是憧憬着将来能找个能和自己志同道合的爱人。后来,你爱上了高振楠,爱的那么辛苦……可是现在你遇到了你的真命天子,这么幸福,我真替你开心。”薛蓝说着,紧了紧握着潇雅的手。潇雅淡淡的笑开,“我也没想到我会遇到靖,不过,高振楠真的已经忘了——你呢,你和总监怎么样了?”薛蓝收好潇雅的请柬,说道,“我和他,就那样吧,现在这样的状态也挺好,你知道的,他前妻才走没多久,我们不可能……总之,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吧。”这边说着,薛蓝的手机响了,她才注意到已经6点多,电话是荣琛打过来的,说是前一个路口堵车挺严重的,可能会迟点到。挂完电话,潇雅看了她半晌,说道,“其实看的出来,总监挺在乎你的。”
薛蓝没有接她的话。也许吧,他对她的好,她当然能感觉的到。起初她觉得自己是他生命中的一个错误,这个错误不会延续下去,谁知造化弄人,也许一切都是命。话说回来,如果都是命,那她何不笑着去接受?一切顺其自然,又何必庸人自扰。
————————————————————————————————————————————
潇雅和岚靖的婚礼隆重却又简单,洁白的婚纱穿在潇雅的身上,衬托的她整个人都粉嫩粉嫩的。欣喜的不只是她,岚靖更是对这样的潇雅爱不释手,眼神一直没离开过她身上。婚礼请的宾客并不太多,仪式也很简短。敬酒的时候,朋友们问起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时候,潇雅说道,“他是上天派来解救我的男神。”